金史 - 1 / 384
金史>本紀第一

本紀第一

      世紀

金之先,出靺鞨氏。靺鞨本號勿吉。勿吉,古肅慎地也。元魏時,勿吉有七部:曰粟末部、曰伯咄部、曰安車骨部、曰拂涅部、曰號室部、曰黑水部、曰白山部。隋稱靺鞨,而七部並同。唐初, 有黑水靺鞨、慄末靺鞨,其五部無聞。粟末靺鞨始附高麗,姓大氏。李績破高麗,粟末靺鞨保東牟山。後為渤海,稱王,傳十餘世。有文字、禮樂、官府、制度。有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黑水靺鞨居肅慎地,東瀕海,南接高麗,亦附於高麗。嘗以兵十五萬眾助高麗拒唐太宗,敗於安市。開元中,來朝,置黑水府,以部長為都督、刺史,置長史監之。賜都督姓李氏,名獻誠,領黑水經略使。其後渤海盛強,黑水役屬之,朝貢遂絶。五代時,契丹盡取渤海地,而黑水靺鞨附屬於契丹。其在南者籍契丹,號熟女直;其在北者不在契丹籍,號生女直。生女直地有混同江、長白山,混同江亦號黑龍江,所謂「白山黑水」是也。

金之始祖諱函普,初從高麗來,年已六十餘矣。兄阿古乃好佛,留高麗不肯從,曰:「後世子孫必有能相聚者,吾不能去也。」獨與弟保活裡俱。始祖居完顏部仆干水之涯,保活裡居耶懶。其後胡十門以曷蘇館歸太祖,自言其祖兄弟三人相別而去,蓋自謂阿古乃之後。石土門、迪古乃,保活裡之裔也。及太祖敗遼兵于境上,獲耶律謝十,乃使梁福、斡荅刺招諭渤海人曰:「女直、渤海本同一家。」蓋其初皆勿吉之七部也。始祖至完顏部,居久之,其部人嘗殺它族之人,由是兩族交惡,哄鬥不能解。完顏部人謂始祖曰:「若能為部人解此怨,使兩族不相殺,部有賢女,年六十而未嫁,當以相配,仍為同部。」始祖曰:「諾。」乃自往諭之曰:「殺一人而鬥不解,損傷益多。曷若止誅首亂者一人,部內以物納償汝,可以無鬥,而且獲利焉。」怨家從之。乃為約曰:「凡有殺傷人者,征其家人口一、馬十偶、牸牛十、黃金六兩,與所殺傷之家,即兩解,不得私鬥。」曰:「謹如約。」女直之俗,殺人償馬牛三十,自此始。既備償如約,部眾信服之,謝以青牛一,並許歸六十之婦。始祖乃以青牛為聘禮而納之,並得其貲產。後生二男,長曰烏魯,次曰斡魯,一女曰注思板,遂為完顏部人。天會十四年,追諡景元皇帝,廟號始祖。皇統四年,號其藏曰光陵。五年,增謚始祖懿憲景元皇帝。

子德帝,諱烏魯。天會十四年,追諡德皇帝。皇統四年,號其藏曰熙陵。五年,增謚淵穆玄德皇帝。

子安帝,諱跋海。天會十四年,追諡安皇帝。皇統四年,號其藏建陵。五年,增謚和靖慶安皇帝。

子獻祖,諱綏可。黑水舊俗無室廬,負山水坎地,梁木其上,覆以土,夏則出隨水草以居,冬則入處其中,遷徙不常。獻祖乃徙居海古水,耕墾樹藝,始築室,有棟宇之制,人呼其地為納葛裡。納葛裡者,漢語居室也。自此遂定居于安出虎水之側矣。天會十四年,追諡定昭皇帝,廟號獻祖。皇統四年,號其藏曰輝陵。五年,增謚獻祖純烈定昭皇帝。

子昭祖,諱石魯,剛毅質直。生女直無書契,無約束,不可檢制。昭祖欲稍立條教,諸父、部人皆不悅,欲坑殺之。已被執,叔父謝裡忽知部眾將殺昭祖,曰:「吾兄子,賢人也,必能承家,安輯部眾,此輩奈何輒欲坑殺之!」亟往,彎弓注矢射于眾中,劫執者皆散走,昭祖乃得免。昭祖稍以條教為治,部落浸強。遼以惕隱官之。諸部猶以舊俗,不肯用條教。昭祖耀武至于青嶺、白山,順者撫之,不從者討伐之,入于蘇濱、耶懶之地,所至克捷,還經仆燕水。仆燕,漢語惡瘡也。昭祖惡其地名,雖已困憊,不肯止。行至姑裡甸,得疾。迨夜,寢于村舍。有盜至,遂中夜啟行,至逼剌紀村止焉。是夕,卒。載柩而行,遇賊于路,奪柩去。部眾追賊與戰,復得柩。加古部人蒲虎復來襲之,垂及,蒲虎問諸路人曰:「石魯柩去此幾何?」其人曰:「遠矣,追之不及也。」蒲虎遂止。於是乃得歸葬焉。生女直之俗,至昭祖時稍用條教,民頗聽從,尚未有文字,無官府,不知歲月晦朔,是以年壽修短莫得而考焉。天會十五年,追諡成襄皇帝,廟號昭祖。皇統四年,藏號安陵。五年,增謚昭祖武惠成襄皇帝。

子景祖,諱烏古乃。遼太平元年辛酉歲生。自始祖至此,已六世矣。景祖稍役屬諸部,自白山、耶悔、統門、耶懶、土骨論之屬,以至五國之長,皆聽命。是時,遼之邊民有逃而歸者。及遼以兵徙鐵勒、烏惹之民,鐵勒、烏惹多不肯徙,亦逃而來歸。遼使曷魯林牙將兵來索逋逃之民。景祖恐遼兵深入,盡得山川道路險易,或將圖之,乃以計止之曰:「兵若深入,諸部必驚擾,變生不測,逋戶亦不可得,非計也。」曷魯以為然,遂止其軍,與曷魯自行索之。是時,鄰部雖稍從,孩懶水烏林答部石顯尚拒阻不服。攻之,不克。景祖以計告于遼主,遼主遣使責讓石顯。石顯乃遣其子婆諸刊入朝,遼主厚賜遣還。其後石顯與婆諸刊入見遼主于春蒐。遼主乃留石顯于邊地,而遣婆諸刊還所部。景祖之謀也。既而五國蒲聶部節度使拔乙門叛遼,鷹路不通。遼人將討之,先遣同干來諭旨。景祖曰:「可以計取。若用兵,彼將走保險阻,非歲月可平也。」遼人從之。蓋景祖終畏遼兵之入其境也,故自以為功。於是景祖陽與拔乙門為好,而以妻子為質,襲而擒之,獻於遼主。遼主召見于寢殿,燕賜加等,以為生女直部族節度使。遼人呼節度使為太師,金人稱都太師者自此始。遼主將刻印與之,景祖不肯系遼籍,辭曰:「請俟他日。」遼主終欲與之,遣使來。景祖詭使部人揚言曰:「主公若受印系籍,部人必殺之!」用是以拒之,遼使乃還。既為節度使,有官屬,紀綱漸立矣。生女直舊無鐵,鄰國有以甲冑來鬻者,傾貲厚賈以與貿易,亦令昆弟族人皆售之。得鐵既多,因之以修弓矢,備器械,兵勢稍振,前後願附者眾。斡泯水蒲察部、泰神忒保水完顏部、統門水溫迪痕部、神隱水完顏部,皆相繼來附。

景祖為人寬恕,能容物,平生不見喜慍。推財與人,分食解衣,無所吝惜。人或忤之,亦不念。先時,有叛去者,遣人諭誘之。叛者曰:「汝主,活羅也。活羅,吾能獲之,吾豈能為活羅屈哉!」活羅,漢語慈烏也。北方有之,狀如大鷄,善啄物,見馬牛橐駝脊間有瘡,啄其脊間食之,馬牛輒死,若饑不得食,雖砂石亦食之。景祖嗜酒好色,飲啖過人,時人呼曰活羅,故彼以此訕之,亦不以介意。其後訕者力屈來降,厚賜遣還。曷懶水有率眾降者,錄其歲月姓名,即遣去,俾復其故。人以此益信服之。遼咸雍八年,五國沒拈部謝野勃堇叛遼,鷹路不通。景祖伐之,謝野來禦。景祖被重鎧,率眾力戰。謝野兵敗,走拔裡邁濼。時方十月,冰忽解,謝野不能軍,眾皆潰去,乃旋師。道中遇逋亡,要遮險阻,晝夜拒戰,比至部已憊。即往見遼邊將達魯骨,自陳敗謝野功。行次來流水,未見達魯骨,疾作而復,卒於家,年五十四。天會十四年,追諡惠桓皇帝,廟號景祖。皇統四年,藏號定陵。五年,增謚景祖英烈惠桓皇帝。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只因一股太陽般的熱情,我不斷開發優質新內容滿足每一個朋友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