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語 - 1 / 181
[源氏物語 / 紫式部 著 ]

墨香書屋裡極涼爽呢。公子說:「這樣甚好。我正心中煩悶,懶得多走,最好是牛車能到之處....」其實,要迴避中神,是夜可去的地方尚多,許多情人家皆可去。只恐葵姬生疑:你久不來此,一來便是個迴避中神的日子。馬上轉赴地處,這倒確實有些對她不起。便與紀伊守說知,要到他家去避凶。紀伊守當下從命;但他有些擔心,退下來對身旁的人道:「我父親伊藤介家裡最近舉行齋戒,女眷都寄居在我家,屋裡狹窄嘈雜,怕是會委屈公子呢。」源氏公子聽到此話,卻道:「人多的地方最好呢,在沒有女人的屋子裡宿夜,心裡倒覺有些虛,哪怕帷屏後面也好啊」大家都笑道:‘那麼,這地方便是再好不過了。隨即派人去通知紀伊守家裡先行準備。源氏公子私下動身,連左大臣那裡也沒有告辭,只帶了幾個親近的隨從。

紀伊守心中着急:「說來就來,太匆促了!」但事已至此,也只得收拾了正殿東面的房間,鋪陳相應的設備用物,供公子暫住停留。這裡的池塘景色秀麗,別有農家風味,周圍繞了一圈柴垣,各色各樣的庭院花木蔥翠青綠。池中吹來習習涼風,處處蟲聲悠揚宛轉,流螢亂飛,好一派良宵盛景!隨從們在廊下泉水旁席地而坐,相與飲酒說笑。可憐主人紀伊守來往奔走,張羅餚饌。源氏公子四下環顧,又憶起前日的雨夜品評來,心想道:「這左馬頭所謂中等之家,非此種人家莫屬了。」他以前曾聽人說起,這紀伊守的後母作姑娘時素以矜持自重著稱,因此極想一見,探得究竟,當下便凝神傾聽。西面房間果然傳來人聲,細細碎碎的腳步聲伴着嬌嫩的語氣,甚為悅耳動聽。大概因這邊有客之故,那談笑聲甚是細微。

紀伊守嫌她們不恭敬,怕被客人看見恥笑,便叫關上西面房間的格子窗。俄頃室內掌燈,紙隔窗上便映着女人們的倩影來。源氏公子欲看室內情形,但紙隔扇都糊得很牢實,無計可施,只得走上前去聳耳偷聽。但聽得屋內竊竊私語,聲音集中在靠近這邊的正屋。再聽時,她們正在談論他。一人道:「好一位端莊威嚴的公子!可惜早早娶定了一位不甚稱心的夫人。但聽說他另有心愛的情人,常常偷偷往來。」公子聽了這話,不禁心事滿懷。他想:「在這種場合,她們若再胡言亂語,漏出我和藤壺妃子之事,這可如何是好呢?」

所幸她們並沒有再談下去。源氏公子便快快離去。他曾經聽得她們評論起他送式部卿家的女兒牽牛花時所附的那些詩,不太合於事實。他揣測道:「這些女人在談話時無所顧忌,添油加醋,胡亂誦詩,簡直木成體統。恐怕與之面晤也無甚興味吧!」

紀伊守來後,加了燈籠,剔亮了燈燭,便擺出各式點心來。源氏公子此時用催馬樂,搭訕着逗樂道:「你家『翠幕張』可置辦好了麼?倘侍候得不周,你這主人的面子倒就沒了呢!」紀伊守笑回道:「真是『餚饌何所有?此事費商量』了。」樣子似甚緊張。源氏公子便在一旁歇下,其隨從者也都睡了。

這紀伊守家裡,倒有好幾個可愛的孩子。有幾個源氏公子覺得面熟的,在殿上作詩童;另有幾個是伊豫介的兒子。內中還有一個儀態特別優雅,年方十二三的男孩。源氏公子便問:「這孩子是誰家的廣紀伊守忙答道:“此乃已故衛門督的幼子,喚作小君。父親在世時十分得寵。只可惜父親早逝,便隨他姐姐來到此處。人倒聰明老實,想當殿上傳童,只因無人提拔吧。」源氏公子說:「很可憐的。那麼他的姐姐便是你後母了?」紀伊守回答正是。源氏公子於是說道:「你竟有這麼個後母,木太相稱呢。皇上也是知道的,他曾經問起:『衛門督曾有密奏,想把他女兒送入宮中。現在這個人究竟怎麼樣了?』沒想到終於嫁與了你父親。這真是前世姻緣!」說時放作老成。紀伊守忙道:「她嫁過來,也是意外之事。男女姻緣難測,女人的命運,尤其可憐啊!」源氏公子說:「聽說伊豫介甚是寵愛她,視若主人,可有此事片紀伊守說道:“這不用說?簡直把她當作幕後未來的主人呢。我們全家人見他如此好色,都不以為然,覺得這也過份了。」源氏公子笑道:「你父親雖年事已高,可正風流瀟灑。他不曾將這女子讓與你這般風華正盛的時髦小子,當然是有原因的。」又閒談中,源氏公子問道:「這女子現居何處?」紀伊守答道:「原本想把她們都遷居至後面小屋。但因時間倉粹,想必她還未遷走吧。」那些隨從的人喝醉了酒,都在廊上睡死了去。

源氏公子怎睡得着?這獨眠空夜實在是無味啊!他索性爬起來四下張望,尋思道:「這靠北的紙隔扇那邊燈影綽綽,嬌誤點點,分明有女人住着。剛纔說起的那個女子也許就在這裡面吧。可憫的人兒啊!」他心馳神往,一時興起,乾脆走到紙隔扇旁,側耳偷聽。似聽得略略沙音:「喂,你在哪裡?」是剛纔那小君在問。隨即一個女聲應道:「我在這裡呢。我以為和客人隔得太近,頗難為情的,其實隔得不算近。」語調隨意不拘,似躺在床上語之。這兩人聲音稍同,分明聽得出這是姐弟倆。細聲細氣的孩子說道:「客人睡在廂房裡呢。皆言源氏公子甚為漂亮,今日一睹,果是如此。」那姐姐回答道:「倘是白天,我也來偷看一下。」聲音輕淡不經,帶著睡意,彷彿躺在被窩裡的夢語。源氏公子見她竟未追問打探他的詳情,加之那漠不關心的「吃語」,心中甚感不快。那弟弟又道:「我睡的這邊暗得很哩。」聽得他挑燈的聲音。紙隔扇斜對面傳來那女人的聲音說道:「中將4哪裡去了?我這裡離得人遠,有些害怕呢。」在門外睡覺的侍女們回答道:「她到後面洗澡,即刻便到。」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