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史 - 1 / 163
第一卷  本紀第一

太祖耶律阿保機上

太祖大聖大明神烈天皇帝,姓耶律氏,諱億,字阿保機,小字啜裡只,契丹迭剌部霞瀨益石烈鄉耶律弭裡人。<一>德祖皇帝長子,母曰宣簡皇后蕭氏。唐咸通十三年生。初,母夢日墮懷中,有娠。及生,室有神光異香,體如三歲兒,即能匍匐。祖母簡獻皇后異之,鞠為己子。常匿於別幕,涂其面,不令他人見。三月能行;而能言,知未然事。自謂左右若有神人翼衛。雖齠齔,言必及世務。時伯父當國,疑輒咨焉。既長,身長九尺,豐上鋭下,目光射人,關弓三百斤。為撻馬沙裡。時小黃室韋不附,太祖以計降之。伐越兀及烏古、六奚、比沙諸部,克之。國人號阿主沙裡。

唐天復元年,歲辛酉,痕德可汗立,以太祖為本部夷離,專征討,連破室韋、于厥及奚帥轄剌哥,俘獲甚眾。冬十月,授大迭烈府夷離。

明年秋七月,以兵四十萬伐河東代北,<二>攻下九郡,獲生口九萬五千,駝、馬、牛、羊不可勝紀。九月,城龍化州于潢河之南,始建開教寺。

明年春,伐女直,下之,獲其戶三百。九月,復攻下河東懷遠等軍。冬十月,引軍略至薊北,俘獲以還。先是德祖俘奚七千戶,徙饒樂之清河,至是創為奚迭剌部,分十三縣。遂拜太祖于越、總知軍國事。

明年歲甲子,三月,廣龍化州之東城。九月,討黑車子室韋,唐盧龍軍節度使劉仁恭發兵數萬,遣養子趙霸來拒。霸至武州,太祖諜知之,伏勁兵桃山下。遣室韋人牟裡詐稱其酋長所遣,約霸兵會平原。既至,四面伏發,擒霸,殲其眾,乘勝大破室韋。

明年七月,復討黑車子室韋。唐河東節度使李克用遣通事康令德乞盟。冬十月,太祖以騎兵七萬會克用於雲州,宴酣,克用借兵以報劉仁恭木瓜澗之役,太祖許之。易袍馬,約為兄弟。及進兵擊仁恭,撥數州,盡徙其民以歸。

明年二月,復擊劉仁恭。還,襲山北奚,破之。汴州朱全忠遣人浮海奉書幣、衣帶、珍玩來聘。十一月,遣偏師討奚、諸部及東北女直之未附者,悉破降之。十二月,痕德可汗殂,群臣奉遺命請立太祖。曷魯等勸進。太祖三讓,從之。

元年春正月庚寅,命有司設壇于如迂王集會堝,<三>燔柴告天,即皇帝位。尊母蕭氏為皇太后,立皇后蕭氏。北宰相蕭轄剌、南宰相耶律歐裡思率群臣上尊號曰天皇帝,後曰地皇后。庚子,詔皇族承遙輦氏九帳為第十帳。

二月戊午,以從弟迭慄底為迭烈府夷離。是月,征黑車子室韋,降其八部。

夏四月丁未朔,唐梁王朱全忠廢其主,尋弒之,<四>自立為帝,國號梁,遣使來告。劉仁恭子守光囚其父,自稱幽州盧龍軍節度使。

秋七月乙酉,其兄平州刺史守奇率其眾數千人來降,命置之平盧城。

冬十月乙巳,討黑車子室韋,破之。

二年春正月癸酉朔,禦正殿受百官及諸國使朝。辛巳,始置惕隱,典族屬,以皇弟撒剌為之。河東李克用卒,<五>子存襲,遣使弔慰。

夏五月癸酉,詔撒剌討烏丸、黑車子室韋。

秋八月壬子,幽州進合歡瓜。

冬十月己亥朔,建明王樓。築長城於鎮東海口。遣輕兵取吐渾叛入室韋者。

三年春正月,幸遼東。

二月丁酉朔,梁遣郎公遠來聘。

三月,滄州節度使劉守文為弟守光所攻,遣人來乞兵討之。命皇弟舍利素、夷離蕭敵魯以兵會守文於北淖口。進至橫海軍近澱,一鼓破之,守光潰去。因名北淖口為會盟口。

夏四月乙卯,詔左仆射韓知古建碑龍化州大廣寺以紀功德。

五月甲申,置羊城于炭山之北以通市易。

冬十月己巳,遣鷹軍討黑車子室韋,破之。西北娘改部族進輓車人。

四年秋七月戊子朔,以後兄蕭敵魯為北府宰相。後族為相自此始。

冬十月,烏馬山奚庫支及查剌底、鋤勃德等叛,討平之。

五年春正月丙戌朔,日有食之。丙申,上親征西部奚。奚阻險,叛服不常,數招諭弗聽。是役所向輒下,遂分兵討東部奚,亦平之。於是盡有奚、之地。東際海,南暨白檀,西松漠,北抵潢水,凡五部,咸入版籍。

三月,次灤河,刻石紀功。復略地薊州。

夏四月壬申,遣人使梁。

五月,皇弟剌葛、迭剌、寅底石、安端謀反。安端妻粘睦姑知之,以告,得實。上不忍加誅,乃與諸弟登山刑牲,告天地為誓而赦其罪。出剌葛為迭剌部夷離,封粘睦姑為晉國夫人。

秋七月壬午朔,斜離底及諸蕃使來貢。

八月甲子,劉守光僭號幽州,稱燕。

冬十月戊午,置鐵冶。

十一月壬午,遣人使梁。

六年春正月,以化葛為惕隱。

二月戊午,親征劉守光。

三月,至自幽州。

夏四月,梁郢王友弒父自立。

秋七月丙午,親征術不姑,降之,俘獲以數萬計。命弟剌葛分兵攻平州。

八月壬辰,上次恩德山。皇子李胡生。

冬十月戊寅,剌葛破平州,還,復與迭剌、寅底石、安端等反。甲申,遣人使梁致祭。壬辰,還次北阿魯山,聞諸弟以兵阻道,引軍南趨十七濼。是日燔柴。翼日,次七渡河,諸弟各遣人謝罪。上猶矜憐,許以自新。

是歲,以兵討兩冶,以所獲僧崇文等五十人歸西樓,建天雄寺以居之,以示天助雄武。

七年春正月甲辰朔,以用兵免朝。晉王李存撥幽州,擒劉守光。甲寅,王師次赤水城,弟剌葛等乞降。上素服,乘赭白馬,以將軍耶律樂姑、轄剌僅阿鉢為禦,解兵器、肅侍衛以受之,因加慰諭。剌葛等引退,上複數遣使撫慰。

二月甲戌朔,梁均王友貞討殺其兄友,嗣立。

三月癸丑,次蘆水,弟迭剌哥圖為奚王,與安端擁千餘騎而至,紿稱入覲。上怒曰:「爾曹始謀逆亂,朕特恕之,使改過自新,尚爾反覆,將不利於朕!」遂拘之。以所部分隷諸軍。而剌葛引其眾至乙室堇澱,具天子旗鼓,將自立,皇太后陰遣人諭令避去。會弭姑乃、懷裡陽言車駕且至,其眾驚潰,掠居民北走,上以兵追之。剌葛遣其黨寅底石引兵徑趨行宮,焚其輜重、廬帳,縱兵大殺。皇后急遣蜀古魯救之,<六>僅得天子旗鼓而已。其黨神速姑復劫西樓,焚明王樓。上至土河,秣馬休兵,若不為意。諸將請急追之,上曰:「俟其遠遁,人各懷土。懷土既切,其心必離,我軍乘之,破之必矣!」盡以先所獲資畜分賜將士,留夷離畢直裡姑總政務。

夏四月戊寅,北追剌葛。己卯,次弭裡,問諸弟面木葉山射鬼箭厭禳,<七>乃執叛人解裡向彼,亦以其法厭之。至達裡澱,選輕騎追及培只河,盡獲其黨輜重、生口。先遣室韋及吐渾酋長撥剌、迪裡姑等五人分兵伏其前路,命北宰相迪裡古為先鋒進擊之。剌葛率兵逆戰,迪裡古以輕兵薄之。其弟遏古只臨陣,射數十人斃,眾莫敢前。相拒至晡,眾乃潰。追至柴河,遂自焚其車乘廬帳而去。前遇撥剌、迪裡姑等伏發,合擊,遂大敗之。剌葛奔潰,遺其所奪神帳於路,上見而拜奠之。所獲生口盡縱歸本土。其黨庫古只、磨朵皆面縛請罪。師次札堵河,大雨暴漲。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