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悍記 - 1 / 45
馴悍記

劇中人物 貴族

克利斯朵夫·斯賴 補鍋匠 序幕中的人物

酒店主婦、小童、伶人、獵奴、從仆等 

巴普提斯塔 帕度亞的富翁

文森修 披薩的老紳士

路森修 文森修的兒子,愛戀比恩卡者

彼特魯喬 維洛那的紳士,凱瑟麗娜的求婚者

葛萊米奧

霍坦西奧 比恩卡的求婚者

特拉尼奧

比昂台羅 路森修的僕人

葛魯米奧

寇提斯 彼特魯喬的僕人

老學究 假扮文森修者

凱瑟麗娜 悍婦

比恩卡 巴普提斯塔的女兒

寡婦 

裁縫、帽匠及巴普提斯塔、彼特魯喬兩家的僕人 

地點 

帕度亞;有時在彼特魯喬的鄉間住宅 

序幕


第一場 荒村酒店門前

女店主及斯賴上。 

斯賴 我揍你!

女店主 把你上了枷、帶了銬,你才知道厲害,你這流氓!

斯賴 你是個爛汙貨!你去打聽打聽,俺斯賴家從來不曾出過流氓,咱們的老祖宗是跟著理查萬歲爺一塊兒來的。給我閉住你的臭嘴;老子什麼都不管。

女店主 你打碎了的杯子不肯賠我嗎?

斯賴 不,一個子兒也不給你。騷貨,你還是鑽進你那冰冷的被窩裡去吧。

女店主 我知道怎樣對付你這種傢夥;我去叫官差來抓你。(下。)

斯賴 隨他來吧,我沒有犯法,看他能把我怎樣。是好漢決不逃走,讓他來吧。(躺在地上睡去。)

號角聲。獵罷歸來的貴族率獵奴及從仆等上。 

貴族 獵奴,你好好照料我的獵犬。可憐的茂裡曼,它跑得嘴唇邊流滿了白沫!把克勞德和那大嘴巴的母狗放在一起。你沒看見錫爾佛在那籬笆角上,居然會把那失去了蹤跡的畜生找到嗎?人家就是給我二十鎊,我也不肯把它轉讓出去。

獵奴甲 老爺,培爾曼也不出它差呢;它聞到一點點臭味就會叫起來,今天它已經兩次發現獵物的蹤跡。我覺得還是它好。

貴族 你知道什麼!愛柯要是腳步快一些,可以抵得過二十條這樣的狗哩。可是你得好好喂飼它們,留心照料它們。明天我還要出來打獵。

獵奴甲 是,老爺。

貴族 (見斯賴)這是什麼?是個死人,還是喝醉了?瞧他有氣沒有?

獵奴乙 老爺,他在呼吸。他要不是喝醉了酒,不會在這麼冷的地上睡得這麼熟的。

貴族 瞧這蠢東西!他躺在那兒多麼像一頭豬!一個人死了以後,那樣子也不過這樣難看!我要把這醉漢作弄一番。讓我們把他抬回去放在床上,給他穿上好看的衣服,在他的手指上套上許多戒指,床邊擺好一桌豐盛的酒食,穿得齊齊整整的僕人侍候著他,等他醒來的時候,這叫化子不是會把他自己也忘記了嗎?

獵奴甲 老爺,我想他一定想不起來他自己是個什麼人。

獵奴乙 他醒來以後,一定會大吃一驚。

貴族 就像置身在一場美夢或空虛的幻想中一樣。你們現在就把他抬起來,輕輕地把他抬到我的最好的一間屋子裡,四周的牆壁上掛滿了我那些風流的圖畫,用溫暖的香水給他洗頭,房間裡熏起芳香的栴檀,還要把樂器預備好,等他醒來的時候,便彈奏起美妙的仙曲來。他要是說什麼話,就立刻恭恭敬敬地低聲問他,「老爺有什麼吩咐?」一個僕人捧著銀盆,裡面盛著浸滿花瓣的薔薇水,還有一個人捧著水壺,第三個人拿著手巾,說,「請老爺淨手。」那時另外一個人就拿著一身華貴的衣服,問他喜歡穿哪一件;還有一個人向他報告他的獵犬和馬匹的情形,並且對他說他的夫人見他害病,心裡非常難過。讓他相信他自己曾經瘋了;要是他說他自己是個什麼人,就對他說他是在做夢,因為他是一個做大官的貴人。你們這樣用心串演下去,不要閙得太過分,一定是一場絶妙的消遣。

獵奴甲 老爺,我們一定用心扮演,讓他看見我們不敢怠慢的樣子,相信他自己真的是一個貴人。

貴族 把他輕輕抬起來,讓他在床上安息一會兒,等他醒來的時候,各人都按著各自的職分好好做去。(眾抬斯賴下;號角聲)來人,去瞧瞧那吹號角的是什麼人。(一僕人下)也許有什麼過路的貴人,要在這兒暫時歇腳。

僕人重上。 

貴族 啊,是誰?

僕人 啟稟老爺,是一班戲子要來侍候老爺。

貴族 叫他們過來。

眾伶人上。 

貴族 歡迎,列位!

眾伶 多謝大人。

貴族 你們今晚想在我這裡耽擱一夜嗎?

伶甲 大人要是不嫌棄的話,我們願意侍候大人。

貴族 很好。這一個人很面熟,我記得他曾經扮過一個農夫的長子,向一位小姐求愛,演得很不錯。你的名字我忘了,可是那個角色你演來恰如其份,一點不做作。

伶甲 您大概說的是蘇多吧。

貴族 對了,你扮得很好。你們來得很湊巧,因為我正要串演一幕戲文,你們可以給我不少幫助。今晚有一位貴人要來聽你們的戲,他生平沒有聽過戲,我很擔心你們看見他那傻頭傻腦的樣子,會忍不住笑起來,那就要把他氣壞了;我告訴你們,他只要看見人家微微一笑,就會發起脾氣來的。

伶甲 大人,您放心好了。就算他是世上最古怪的人,我們也會控制我們自己。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