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亞全集 《亨利四世》 - 1 / 57
亨利四世上篇

劇中人物 亨利四世

亨利·威爾士親王

約翰·蘭開斯特 亨利王之子

威斯摩蘭伯爵 

華特·勃倫特爵士 

托馬斯·潘西 華斯特伯爵

亨利·潘西 諾森伯蘭伯爵

亨利·潘西·霍茨波 諾森伯蘭之子

愛德蒙·摩提默 馬契伯爵

理查·斯克魯普 約克大主教

阿契包爾德 道格拉斯伯爵

奧溫·葛蘭道厄 

理查·凡農爵士 

約翰·福斯塔夫爵士 

邁克爾道長 約克大主教之友

波因斯 

蓋茲希爾 

皮多 

巴道夫 

潘西夫人 霍茨波之妻,摩提默之妹

摩提默夫人 葛蘭道厄之女,摩提默之妻

快嘴桂嫂 開設於依斯特溪泊之野豬頭酒店主婦

群臣、軍官、郡吏、酒店主、掌櫃、酒保、二腳伕、旅客及侍從等 

地點 

英國 


第一幕


第一場 倫敦。王宮

亨利王、威斯摩蘭及餘人等上。 

亨利王 在這風雨飄搖、國家多故的時候,我們驚魂初定,喘息未復,又要用我們斷續的語音,宣告在遼遠的海外行將開始新的爭戰。我們決不讓我們的國土用她自己子女的血塗染她的嘴唇;我們決不讓戰壕毀壞她的田野,決不讓戰馬的鐵蹄蹂躪她的花草。那些像擾亂天庭的流星般的敵對的眼睛,本來都是同種同源,雖然最近曾經演成鬩牆的慘變,今後將要敵愾同仇,步伐一致,不再蹈同室操戈的覆轍;我們決不再讓戰爭的鋒刃像一柄插在破鞘裡的刀子一般,傷害它自己的主人。所以,朋友們,我將要立即徵集一支純粹英格蘭土著的軍隊,開往基督的聖陵;在他那神聖的十字架之下,我是立誓為他作戰的兵士,我們英國人生來的使命就是要用武器把那些異教徒從那曾經被教主的寶足所踐踏的聖地上驅逐出去,在一千四百年以前,他為了我們的緣故,曾經被釘在痛苦的十字架上。可是這是一年前就已定下的計劃,無須再向你們申述我出征的決心,所以這並不是我們今天集會的目的。威斯摩蘭賢卿,請你報告在昨晚的會議上,對於我們進行這次意義重大的戰役有些什麼決定。

威斯摩蘭 陛下,我們昨晚正在熱烈討論著這個問題,並且已就各方面的指揮作出部署,不料出人意外地從威爾士來了一個急使,帶來許多不幸的消息;其中最壞的消息是,那位尊貴的摩提默率領著海瑞福德郡的民眾向那亂法狂悖的葛蘭道厄作戰,已經被那殘暴的威爾士人捉去,他手下的一千兵士,都已盡遭屠戮,他們的屍體被那些威爾士婦女們用慘無人道的手段橫加淩辱,那種獸行簡直叫人無法說出口來。

亨利王 這樣看來,我們遠徵聖地的壯舉,又要被這方面的亂事耽擱下來了。

威斯摩蘭 不但如此,陛下,從北方傳來了更嚴重的消息:在聖十字架日1那一天,少年英武的哈利·潘西·霍茨波和勇猛的阿契包爾德,那以善戰知名的蘇格蘭人,在霍美敦交鋒,進行一場非常慘烈的血戰;傳報這消息的人,就在他們爭鬥得最緊張的時候飛騎南下,還不知道究竟誰勝誰敗。

亨利王 這兒有一位忠勤的朋友,華特·勃倫特爵士,新近從霍美敦一路到此,征鞍甫卸,他的衣衫上還染著各地的灰塵;他給我們帶來了可喜的消息。道格拉斯伯爵已經戰敗了;華特爵士親眼看見一萬個勇敢的蘇格蘭人和二十二個騎士倒斃在霍美敦戰場上,他們的屍體堆積在他們自己的血泊之中。被霍茨波擒獲的俘虜有法輔伯爵摩代克,他就是戰敗的道格拉斯的長子,還有亞索爾伯爵、茂雷伯爵、安格斯伯爵和曼梯斯伯爵。這不是赫赫的戰果嗎?哈,賢卿,你說是不是?

威斯摩蘭 真的,這是一次值得一位君王誇耀的勝利。

亨利王 嗯,提起這件事,就使我又是傷心,又是妒嫉,妒嫉我的諾森伯蘭伯爵居然會有這麼一個好兒子,他的聲名流傳眾口,就像眾木叢中一株最挺秀卓異的佳樹,他是命運的驕兒和愛寵。當我聽見人家對他的讚美的時候,我就看見放蕩和恥辱在我那小兒哈利的額上留下的烙印。啊!要是可以證明哪一個夜遊的神仙在繈褓之中交換了我們的嬰孩,使我的兒子稱為潘西,他的兒子稱為普蘭塔琪納特,那麼我就可以得到他的哈利,讓他把我的兒子領了去。可是讓我不要再想起他了吧。賢卿,你覺得這個年輕的潘西是不是驕傲得太過分了?他把這次戰役中捉到的俘虜一起由他自己扣留下來,卻寄信給我說,除了法輔伯爵摩代克以外,其餘的他都不准備交給我。

威斯摩蘭 他的叔父華斯特在各方面都對您懷著惡意,他這回一定是受了他的教唆才會鼓起他的少年的意氣,幹犯陛下的威嚴。

亨利王 可是我已經召喚他來解釋他這一次的用意了;為了這件事情,我們只好暫時擱置我們遠征耶路撒冷的計劃。賢卿,下星期三我將要在溫莎舉行會議,你去向眾大臣通知一聲,然後趕快回來見我,因為我在一時憤怒之中,有許多應當說的話沒說、應當作的事沒作哩。

威斯摩蘭 我就去就來,陛下。(各下。)


第二場 同前。親王所居一室

親王及福斯塔夫上。 

福斯塔夫 哈爾,現在什麼時候啦,孩子?

親王 你只知道喝好酒,吃飽了晚餐把鈕扣鬆開,一過中午就躺在長椅子上打鼾;你讓油脂矇住了心,所以才會忘記什麼是你應該問的問題。見什麼鬼你要問起時候來?除非每一點鐘是一杯白葡萄酒,每一分鐘是一隻閹鷄,時鐘是鴇婦們的舌頭,日晷是妓院前的招牌,那光明的太陽自己是一個穿著火焰色軟緞的風流熱情的姑娘,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會這樣多事,問起現在是什麼時候來。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