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亞全集 《亨利八世》 - 1 / 28
亨利八世

劇中人物 亨利八世

伍爾習紅衣主教 亨利王的首相

坎丕阿斯紅衣主教 羅馬教廷使臣

凱普切斯 神聖羅馬皇帝理查五世的大使

克蘭默 坎特伯雷大主教

諾福克公爵 

薩福克公爵 

勃金漢公爵 

薩立伯爵 勃金漢公爵之婿

首相 即大法官

宮內大臣 

噶登納 溫徹斯特主教

林肯主教 

阿伯根尼勛爵 勃金漢公爵之婿

山茲勛爵 

托馬斯·洛弗爾爵士 

亨利·吉爾福德爵士 

安東尼·丹尼爵士 

尼古拉斯·浮士爵士 

伍爾習的秘書 

克倫威爾 伍爾習的親信

葛利菲斯 凱瑟琳王後的男司儀

三紳士 

國王侍衛 

勃茨醫生 國王禦醫

勃金漢公爵總管 

勃蘭頓 實即薩福克公爵查理·勃蘭頓

樞密會議室司閽 

王宮門官及其僕人 

噶登納的侍童 

唱名官 

凱瑟琳王後 亨利八世妻,後被廢

安·波琳 凱瑟琳王後侍女,後立為後

老婦人 安·波琳的親信朋友

忍耐 凱瑟琳王後的女仆

貴族、貴婦、主教、法官、紳士、牧師;倫敦市長、倫敦市參議;寺院司儀、書吏、衛士、侍役、僕人、平民;凱瑟琳王後女仆;夢景中的六精靈 

地點 

主要在倫敦和威司敏斯特;一場在倫敦北面的金莫頓 

開場白

今天我出場不是來引眾位發笑; 

這次演唱的戲文,又嚴肅、又重要, 

莊嚴、崇高、動人、煊赫、沉痛, 

一派尊貴景象,管叫你淚水縱橫。 

哪位有惻隱的心腸,看罷了戲, 

仔細想,何妨掏一把同情之淚, 

這戲文值得一哭。哪位花了錢 

想看一回真人真事上演, 

這戲裡全是信史。哪位來此 

只圖看個場面,請少安,莫焦急, 

讓戲演下去,看上短短兩小時, 

我擔保你那個先令花得值。 

只有那等聽客,來到我們 

戲院只想聽浪蕩快活戲文 

和耍槍弄棒的聲音,只想看身穿 

鑲著黃邊的彩袍的醜角,才定然 

會感到失望。列位尊貴的聽客, 

若把我們精選的信史和那醜角、 

廝殺場面,混為一談,這不僅等於 

我們白費了腦筋,白白企圖 

給列位演一回確鑿的實事真情, 

而且你們永遠也算不得是知音。 

看上天的面上,列位都是本城 

有名的、頭等的、最為內行的聽戲人, 

請安靜、請嚴肅,這才是我們的意圖。 

請把這出高貴的故事裡的人物 

當做真人看待;你看他們 

身居顯位,從者如雲,友朋 

聯肩接踵,然而,頃刻之間, 

山頽木壞,墮入悲慘的深淵。 

列位看過這戲,如果還覺快活, 

那麼洞房花燭之夜,也不妨痛哭。 


第一幕


第一場 倫敦。王宮中一間前廳

諾福克公爵從一門上,勃金漢公爵和阿伯根尼勛爵自另一門上。 

勃金漢 早安。久違了,自從我們在法國會面以後,您的情況如何?

諾福克 謝謝公爵大人,我身體很好。自從回來以後,我對在法國所見的一切,總是歎賞不止。

勃金漢 不幸我當時正害寒熱病,像囚犯一樣被困在房內,未能躬逢兩位國王在安德倫穀會盟的盛事,那真是兩輪紅日,人間的兩盞明燈啊。1

諾福克 是的,會盟是在吉恩和阿爾德之間舉行的,我當時在場,親眼看到他們騎在馬上相互施禮,又見他們下馬相互緊緊擁抱,好像長在了一起一樣,如果他們當真合而為一,我看四個帶冕的君主也敵他們不過。

勃金漢 我自始至終像個囚犯一樣被關在我的房間裡。

諾福克 人間的光榮您沒有能夠看到啊。在這以前,「豪華」只是個單身漢;而在這次的會上,「豪華」和比它更高貴的「豪華」結了婚。每一天都向前一天學習,最後一天更是集以前各日奇蹟之大成。今天法國人渾身披金,光采奪目,像東方的異教神,把英國人比得暗淡無光。明天,英國又變成了富饒的印度,每個人的穿戴就像一座金礦。那些矮小的侍童,就像天使一般,渾身金光閃閃;還有尊貴的婦女們,她們不習慣重勞動,一身華貴的衣裝壓得她們幾乎冒出汗來,累得她們臉上竟像擦了胭脂一般。頭一天的歌舞劇被人人誇為舉世無雙的,到了第二天晚上,就顯得低級、寒傖了。兩位國王顯得同樣光輝,但到會的人們卻一會兒說這個好,一會兒說那個強,哪個出現,他們就贊哪個,兩位同時出現,據說,人們就說他們只看到一位國王,誰也不敢信口判斷哪位國王更光輝。當這兩輪紅日——人們就這樣稱呼他們——命令傳令官叫騎士們比武,他們的表演之精采簡直使人難以想像,就像往日的傳奇變成了現實,從此人們就相信貝維斯2是確有其事的了。

勃金漢 您說得過分了。

諾福克 我有我的身分,榮譽要求我熱愛真理,當日發生的一切,讓最有口才的人來報導,也會失真,惟有當日的行動本身才是真實的。一切都合乎帝王的身分,沒有一件事情是安排得違反規定的,一切都井井有條,看來十分醒目,官員們出色地、充分地完成了他們的任務。

勃金漢 是誰調度的?據您看,是誰給這次盛大的集會調配得如此肢體勻稱呢?

諾福克 這個人一向倒並不以辦這種事情見長。

勃金漢 請問大人此人是誰?

諾福克 這一切都是由明智的約克紅衣主教大人安排的。

勃金漢 願魔鬼保佑他!野心不小,什麼人的事他都要染指。這種帶有強烈世俗性的玩藝兒和他有什麼關係?我看這卷肥睹油就憑他的塊頭就能把仁慈的太陽的光芒全部占去,讓大地一點也得不到恩澤。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只因一股太陽般的熱情,我不斷開發優質新內容滿足每一個朋友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