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札克中短篇小說選 - 1 / 95

被遺棄的女人

奧諾雷·德·巴爾扎克(17991850),法國最偉大的小說家之一。對他有小說界的拿破崙之美稱,這不僅因為他常用軍事術語描寫自己創作想象力的奔突馳騁,大約也有他以宏大的小說陣容征服世界的原因。

巴爾扎克的志向是以小說繪製法國社會各個方面為一幅巨大畫卷。他一身中寫作了94部長篇、中篇和短篇小說,並受但丁《神曲》(又譯《神聖喜劇》)的啟發,把所有這些小說構成的巨著稱作《人間喜劇》,冠以《人間喜劇》的總名。他自稱為「法國歷史的書記員」,把當時的事件事無鉅細記錄下來,《人間喜劇》正好體現了這一思想。

《被遺棄的女人》是巴爾扎克最有影響的長篇小說《高老頭》的續篇,被收入《人間喜劇》第二卷《私人生活場景》。它描述了巴黎貴婦鮑賽昂侯爵夫人遭人遺棄,離開巴黎到諾曼底隱居後,因受到一年輕男爵的追求,再次陷入情網,演出了新的一輪令人震驚的愛情悲劇。

獻給達布朗泰公爵夫人

她的忠誠的僕人

奧諾雷·巴爾扎克。

巴黎,一八三五年,八月。

一八二二年春初,巴黎的大夫們把一個病後複原的青年送到下諾曼底來,他害的是炎症,原因是用功過度,或者是生活放蕩,漫沒節制。他的康復要求絶對休息,飲食清淡,周圍有寒冷空氣和完全避免過度的感宮刺激。貝森的肥沃的田野和外省死氣沉沉的生活,似乎最有利於他的恢復健康。於是他就到貝葉城住進他的一個表姐家;貝葉是一個美麗的城市,離海只有八公里1,他的表姐過慣了隱居的生活,有一個親戚或者朋友到來就喜不自勝,對他表示了特別熱烈的歡迎。

除了少數特殊習俗。所有小城市都是相似的。這位名叫加斯東·德·尼埃耶男爵先生的巴黎青年,在他表姐聖瑟韋爾夫人家裡,或者在她的一夥朋友家裡,參加了幾個晚會以後。不久就認識了這個僻靜社會視為全城頭面人物的人們。加斯東·德·尼埃耶把這些人視為永久不變的人物,任何一個觀察家在從前組成法蘭西的無數封建藩侯的首府裡,都可以發現這些人物。

這些人物中的頭一個屬於一個貴族家庭,這個家族的世系在二百公里以外就無人知曉,可是在這個省裡卻被認為是無可爭辯的最源遠流長的閥閲門第。他們是小型的王室,沒有人懷疑他們通過婚親關係搭上了納瓦蘭家族、格朗利厄家族,又同卡迪央家族沾上親,和布拉蒙肖弗裡家族也有瓜葛1。這個望族的領袖通常總是一個果敢的獵手。他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經常用姓氏的優越壓倒一切人;他容忍縣長的存在,如同他忍受捐稅的繳納一樣;他不承認十九世紀創立的新貴,並且指出如果首相不是貴族,乃是政治上極端可怕的事。他的妻子說話的口氣斬釘截鐵,聲音極高,擁有幾個崇拜她的人,可是她規行矩步,經常在復活節前後半個月內領聖體;她教養女兒們教養得很不好,總認她們有了貴族姓氏就永遠富有。妻子和丈夫對於現代的奢侈豪華一無所知,他們還保持着戲台上穿的服裝,古色古香的銀餐具、傢具和馬車,如同他們保持着古老的生活習慣和語言一樣。這種老式排場同外省的經濟條件倒也相當適應。總之,他們是過去時代的遺老,只不過缺少徵收土地移轉稅的權利,缺少一群群豬犬和鑲着飾帶的制服罷了;他們在自己人中間是充滿榮譽感的,他們全都對離他們十分遙遠的親王們忠心耿耿。這個歷史上的家族名聲不揚,卻像一幅古老的立紀掛毯那樣保持着古怪特點。這個家簇必然會孳生出來一個叔伯兄弟,當上了少將,佩帶紅綬帶,出入宮廷,曾經追隨過黎希留元帥入侵漢諾威1,你會發現他在家族裡宛如路易十五時代一本舊書上面散落下來的一頁紙。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