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際花盛衰記 - 1 / 244


譯序

奧諾雷·德·巴爾扎克是十九世紀法國批判現實主義代表作家,在世界文學史上佔有崇高的地位。

巴爾扎克出生在圖爾城的一個資產階級家庭。小學和中學時代一直過寄宿生活,未能享受家庭的溫暖。一八一四年全家遷居巴黎。一八一六至一八一九年巴爾扎克攻讀法律,並先後在訴訟代理人和公證人事務所當見習生,接觸到形形色色的案件和社會的醜惡內幕。與此同時,他去巴黎大學文科聽課,獲文學士稱號。從一八一九年起,巴爾扎克開始從事文學創作,在這一領域進行了十年探索。

在這期間,巴爾扎克寫過悲劇和神怪小說,成就不大。為了擺脫經濟拮据,他曾投身商業,開辦過印刷廠,出版過古典著作,最後負債纍纍,以賠本告終。隨後他又重新轉向文學事業,于一八二九年發表《人間喜劇》的第一部作品《舒昂黨人》,初步奠定了作者在文學界的地位。

巴爾扎克通過這一階段的經歷,以及對哲學、經濟學、歷史、自然科學、神學等的廣泛研究,思想發生了深刻變化。他堅持正統的保王觀念,對貴族的衰落充滿同情,但反對日益得勢的金融資產階級;他同情下層人民的困苦生活,但堅決維護私有制度。總的來說,在思想上巴爾扎克代表中小資產階級。與此同時,他的創作藝術日趨成熟,走上了批判現實主義道路,把注意力投向當代社會風俗,寫出了被稱作「社會百科全書」的《人間喜劇》。

一八二九到一八四八年是巴爾扎克創作《人間喜劇》的時期,也是他文學事業的鼎盛時期。他工作極其勤奮,每日伏案一般都在十小時以上,有時夜以繼日,廢寢忘食。他以驚人的智慧和毅力在不到二十年的時間內,創作小說九十一部,平均每年產生作品四、五部之多。

《人間喜劇》是一座巍峨的文學里程碑,再現了一七八九到一八四八年間法國錯綜複雜的政治社會生活,寫出了舒昂黨人的活動,資產階級革命的疾風暴雨,拿破崙帝國的盛況,復辟時代貴族的愚鈍和頑固,金融資本勢力的崛起,資產階級的上台,七月革命對社會各階級的強烈震動。全部作品分為三大部分:《風俗研究》、《哲理研究》和《分析研究》。《風俗研究》的內容最為豐富,是《人間喜劇》的主體部分,它又分為私人生活、外省生活、巴黎生活、政治生活、軍旅生活和鄉村生活六個場景。《交際花盛衰記》是《巴黎生活場景》中的一個長篇,是作者在《人間喜劇》中寫作時間最長的一部,一八三五年動筆,三年後發表第一個片斷,一八四七年全書完稿,前後歷時十二年。這部小說是《高老頭》和《幻滅》的續篇,是巴爾扎克後期創作中的一部重要作品。

《交際花盛衰記》敘述風塵女艾絲苔與青年詩人呂西安秘密相愛,在一次假面舞會上,她被人認出,便想以自殺掩蓋自己的身世。扮成西班牙教士的越獄苦役犯伏脫冷救了她,將她控制在自己手中。伏脫冷也因救過呂西安的命而成為呂西安的主宰,並企圖通過他向統治者報仇。為了有足夠的錢扶持呂西安進入統治階層,他逼迫艾絲苔重操舊業,充當金融家紐沁根的情婦。艾絲苔含恨自殺。呂西安和伏脫冷受牽連而被捕入獄。不久,呂西安也在獄中自盡,伏脫冷在精神上受到巨大打擊。他在獄中與當權人物作了一番激烈搏鬥後,終於歸順官府,當了巴黎警察局保安處處長。

艾絲苔美麗單純,原是風月場中名媛,遇上呂西安後,「愛情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她對呂西安一往情深,渴望過幸福貞潔的生活。然而,煙花女的身世和地位使她與沉浮在上流社會的呂西安隔着一條無法踰越的社會天塹。呂西安是個花花公子,沉頑于放蕩和逸樂,他本性懦怯,卻又懷着勃勃野心,嚮往在高層出人頭地,於是他把自己出賣給了「魔鬼」伏脫冷,不僅害了艾絲苔,也使自己連同他的野心一起葬送在牢房之中。艾絲苔與呂西安的愛情只能藏藏匿匿,與世隔絶,一旦遇上冷酷無情的社會現實,必然帶來悲劇性後果,正如艾絲苔悲嘆的那樣:「這個世界永遠不會接受我們,」它「屈膝于金錢和名氣,卻不肯對幸福和美德讓步!」他們的愛情,連同他們本人,僅僅是社會(包括上流社會和黑社會)統治勢力相互鬥爭所需要的工具。「艾絲苔就像一隻風箏,呂西安猶如伊卡洛斯,」1愛情一旦破滅,他們就會從空中墜下,摔得粉碎。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