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爾王 - 1 / 30
劇中人物

李爾:不列顛國王

法蘭西國王

勃艮第公爵

康華爾公爵

奧本尼公爵

肯特伯爵

葛羅斯特伯爵

愛德伽:葛羅斯特之子

愛德蒙:葛羅斯特之庶子

克倫:朝士

奧斯華德:高納里爾的管家

老人:葛羅斯特的佃戶

醫生

弄人

愛德蒙屬下一軍官

考狄利婭一侍臣

傳令官

康華爾的眾仆

高納里爾





考狄利婭:李爾之女

扈從李爾之騎士、軍官、使者、兵士及侍從等

地點

不列顛

第一幕

第一場 李爾王宮中大廳

肯特,葛羅斯特及愛德蒙上。

肯特:我想王上對於奧本尼公爵,比對於康華爾公爵更有好感。

葛羅斯特:我們一向都覺得是這樣;可是這次劃分國土的時候,卻看不出來他對這兩位公爵有什麼偏心;因為他分配得那麼平均,無論他們怎樣斤斤較量,都不能說對方比自己占了便宜。

肯特:大人,這位是您的令郎嗎?

葛羅斯特:他是在我手里長大的;我常常不好意思承認他,可是現在慣了,也就不以為意啦。

肯特:我不懂您的意思。

葛羅斯特:伯爵,這個小子的母親可心裡明白,因此,不瞞您說,她還沒有嫁人就大了肚子生下兒子來。您想這應該不應該?

肯特:能夠生下這樣一個好兒子來,即使一時錯誤,也是可以原諒的。

葛羅斯特:我還有一個合法的兒子,年紀比他大一歲,然而我還是喜歡他。這畜生雖然不等我的召喚,就自己莽莽撞撞來到這世上,可是他的母親是個迷人的東西,我們在製造他的時候,曾經有過一場銷魂的遊戲,這孽種我不能不承認他。愛德蒙,你認識這位貴人嗎?

愛德蒙:不認識,父親。

葛羅斯特:肯特伯爵;從此以後,你該記着他是我的尊貴的朋友。

愛德蒙:大人,我願意為您效勞。

肯特:我一定喜歡你,希望我們以後能夠常常見面。

愛德蒙:大人,我一定儘力報答您的垂愛。

葛羅斯特:他已經在國外九年,不久還是要出去的。王上來了。

喇叭奏花腔。李爾、康華爾、奧本尼、高納里爾、里根、考狄利婭及侍從等上。

李爾:葛羅斯特,你去招待招待法蘭西國王和勃艮第公爵。

葛羅斯特:是,陛下。(葛羅斯特、愛德蒙同下。)

李爾:現在我要向你們說明我的心事。把那地圖給我。告訴你們吧,我已經把我的國土劃成三部;我因為自己年紀老了,決心擺脫一切世務的牽縈,把責任交卸給年輕力壯之人,讓自己鬆一鬆肩,好安安心心地等死。康華爾賢婿,還有同樣是我心愛的奧本尼賢婿,為了預防他日的爭執,我想還是趁現在把我的幾個女兒的嫁奩當眾分配清楚。法蘭西和勃艮第兩位君主正在競爭我的小女兒的愛情,他們為了求婚而住在我們宮廷裡,也已經有好多時候了,現在他們就可以得到答覆。孩子們,在我還沒有把我的政權、領土和國事的重任全部放棄以前,告訴我,你們中間哪一個人最愛我?我要看看誰最有孝心,最有賢德,我就給她最大的恩惠。高納里爾,我的大女兒,你先說。

高納里爾:父親,我對您的愛,不是言語所能表達的;我愛您勝過自己的眼睛、整個的空間和廣大的自由;超越一切可以估價的貴重稀有的事物;不亞於賦有淑德、健康、美貌和榮譽的生命;不曾有一個兒女這樣愛過他的父親,也不曾有一個父親這樣被他的兒女所愛;這一種愛可以使唇舌無能為力,辯才失去效用;我愛您是不可以數量計算的。

考狄利婭:(旁白)考狄利婭應該怎麼好呢?默默地愛着吧。

李爾:在這些疆界以內,從這一條界線起,直到這一條界線為止,所有一切濃密的森林、膏腴的平原、富庶的河流、廣大的牧場,都要奉你為它們的女主人;這一塊土地永遠為你和奧本尼的子孫所保有。我的二女兒,最親愛的里根,康華爾的夫人,你怎麼說?

里根:我跟姊姊具有同樣的品質,您憑着她就可以判斷我。在我的真心之中,我覺得她剛纔所說的話,正是我愛您的實際的情形,可是她還不能充分說明我的心理:我厭棄一切凡是敏鋭的知覺所能感受到的快樂,只有愛您才是我的無上的幸福。

考狄利婭:(旁白)那麼,考狄利婭,你只好自安於貧窮了!可是我並不貧窮,因為我深信我的愛心比我的口才更富有。

李爾:這一塊從我們這美好的王國中劃分出來的三分之一的沃壤,是你和你的子孫永遠世襲的產業,和高納里爾所得到的一份同樣廣大、同樣富庶,也同樣佳美。現在,我的寶貝,雖然是最後的一個,卻並非最不在我的心頭;法蘭西的葡萄和勃艮第的乳酪都在競爭你的青春之愛;你有些什麼話,可以換到一份比你的兩個姊姊更富庶的土地?說吧。

考狄利婭:父親,我沒有話說。

李爾:沒有?

考狄利婭:沒有。

李爾:沒有只能換到沒有;重新說過。

考狄利婭:我是個笨拙的人,不會把我的心湧上我的嘴裡;我愛您只是按照我的名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李爾:怎麼,考狄利婭!把你的話修正修正,否則你要毀壞你自己的命運了。

考狄利婭:父親,您生下我來,把我教養成人,愛惜我、厚待我;我受到您這樣的恩德,只有恪盡我的責任,服從您、愛您、敬重您。我的姊姊們要是用她們整個的心來愛您,那麼她們為什麼要嫁人呢?要是我有一天出嫁了,那接受我的忠誠的誓約的丈夫,將要得到我的一半的愛、我的一半的關心和責任;假如我只愛我的父親,我一定不會像我的兩個姊姊一樣再去嫁人的。

李爾:你這些話果然是從心裡說出來的嗎?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