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詞 - 2 / 132
公曰:此詩最奇麗,然非聽琴,乃聽琵琶也。余深然之。建安章質夫家善琵琶者,乞為歌詞。余久不作,特取退之詞,稍加概括,使就聲律,以遺之雲

昵昵兒女語,燈火夜微明。恩冤爾汝來去,彈指淚和聲。忽變軒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氣,千里不留行。迴首暮雲遠,飛絮攪青冥。

眾禽裡,真綵鳳,獨不鳴。躋攀寸步千險,一落百尋輕。煩子指間風雨。置我腸中冰炭,起坐不能平。

推手從歸去,無淚與君傾。

滿江紅

遇東坡于齊安。怪其豐暇自得。余問之,曰:吾再娶柳氏,三日而去官。吾固不慼慼,而憂柳氏不能忘情於進退也。

已而欣然同憂患,如處富貴,吾是以益安焉。命其侍兒歌其所作滿江紅。嗟嘆之不足,乃次其韻

憂喜相尋,風雨過、一江春綠。巫峽夢、至今空有,亂山屏簇。何似伯鸞攜德耀,簞瓢未足清歡足。漸粲然、光彩照階庭,生蘭玉。

幽夢裡,傳心曲。腸斷處,憑他續。文君婿知否,笑君卑辱。君不見周南歌漢廣,天教夫子休喬木。

便相將、左手抱琴舊,雲間宿。

滿江紅

江漢西來,高樓下、蒲萄深碧。猶自帶、岷峨雲浪,錦江春色。君是南山遺愛守,我為劍外思歸客。對此間、風物豈無情,慇勤說。

江表傳,君休讀。狂處士,真堪惜。空洲對鸚鵡,葦花蕭瑟。不獨笑書生爭底事,曹公黃祖俱飄忽。

願使君、還賦謫仙詩,追黃鶴。

滿江紅(東武會流懷亭)

東武南城,新堤固、漣漪初溢。隱隱遍、長林高阜,臥紅堆碧。枝上殘花吹盡也,與君更向江頭覓。問向前、猶有幾多春,三之一。

官裡事,何時畢。風雨外,無多日。相將泛曲水,滿城爭出。君不見蘭亭修禊事,當時坐上皆豪逸。

到如今、修竹滿山陰,空陳跡。

滿江紅(懷子由作)

清潁東流,愁目斷、孤帆明滅。宦遊處、青山白浪、萬重千疊。孤負當年林下意,對床夜雨聽蕭瑟。恨此生、長向別離中,添華髮。

一尊酒,黃河側。無限事,從頭說。相看恍如昨,許多年月。衣上舊痕余苦淚,眉間喜氣添黃色。

便與君、池上覓殘春,花如雪。

滿江紅(正月十三日送文安國還朝)

天豈無情,天也解、多情留客。春向暖、朝來底事,尚飄輕雪。君過春來紆組綬,我應歸去耽泉石。恐異時、懷酒忽相思,雲山隔。

浮世事,俱難必。人縱健,頭應白。何辭更一醉,此歡難覓。欲向佳人訴離恨,淚珠先已凝雙睫。

但莫遣、新燕卻來時,音書絶。

歸朝歡

「我夢扁舟浮震澤。雪浪橫江千頃白。覺來滿眼是廬山,倚天無數開青壁。”蓋實夢也。

然公詩復云:“扁舟震澤定何時,滿眼廬山覺又非。」

我夢扁舟浮震澤。雪浪搖空千頃白。覺來滿眼是廬山,倚天無數開青壁。此生長接淅。

與君同是江南客。夢中游,覺來清賞,同作飛梭擲。

明日西風還掛席。唱我新詞淚沾臆。靈均去後楚山空,灃陽蘭芷無顏色。君才如夢得。

武陵更在西南極。竹枝詞,莫搖新唱,誰謂古今隔。

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雨中花

賞。至九月,忽開千葉一朵。雨中特為置酒,遂作。

今歲花時深院,盡日東風,蕩揚茶煙。但有綠苔芳草,柳絮榆錢。聞道城西,長廊古寺,甲第名園。有國艷帶酒。

天香染袂,為我留連。

清明過了,殘紅無處,對此淚灑尊前。秋向晚,一枝何事,向我依然。高會聊追短景,清商不暇余妍。不如留取,十分春態,付與明年。

沁園春

孤館燈青,野店鷄號,旅枕夢殘。漸月華收練,晨霜耿耿,雲山摛錦,朝露漙漙。世路無窮,勞生有限,似此區區長鮮歡。微吟罷,憑征鞍無語,往事千端。

當時共客長安。似二陸初來俱少年。有筆頭千字,胸中萬卷,致君堯舜,此事何難。用舍由時,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閒處看。

身長健,但優遊卒歲,且鬥尊前。

勸金船(和元素韻自撰腔命名)

無情流水多情客。勸我如曾識。杯行到手休辭卻。這公道難得。

曲水池上,小字更書年月。還對茂林修竹,似永和節。

纖纖素手如霜雪。笑把秋花插。尊前莫怪歌聲咽。又還是輕別。

此去翱翔,遍賞玉堂金闕。欲問再來何歲,應有華髮。

一叢花

今年春淺臘侵年。冰雪破春妍。東風有信無人見,露微意、柳際花邊。寒夜縱長,孤衾易暖,鐘鼓漸清圓。

朝來初日半含山。樓閣淡疏煙。遊人便作尋芳計,小桃杏、應已爭先。衰病少情,疏慵自放,惟愛日高眠。

木蘭花令(次歐公西湖韻)

霜余已失長淮闊。空聽潺潺清潁咽。佳人猶唱醉翁詞,四十三年如電抹。

草頭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還二八。與余同是識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木蘭花令(次馬中玉韻)

知君仙骨無寒暑。千載相逢猶旦暮。故將別語惱佳人,要看梨花枝上雨。

落花已逐迴風去。花本無心鶯自訴。明朝歸路下塘西,不見鶯啼花落處。

木蘭花令(宿造口聞夜雨寄子由、才叔)

梧桐葉上三更雨。驚破夢魂無覓處。夜涼枕簟已知秋,更聽寒蛩促機杼。

夢中歷歷來時路。猶在江亭醉歌舞。尊前必有問君人,為道別來心與緒。

西江月(真覺賞瑞香二首)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