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廂記 - 1 / 23
第一本:張君瑞閙道場雜劇

楔子

[外扮老夫人上開]老身姓鄭,夫主姓崔,官拜前朝相國,不幸因病告殂。只生得個小女,小字鶯鶯,年一十九歲,針指女工,詩詞書算,無不能者。老相公在日,曾許下老身之侄乃鄭尚書之長子鄭恆為妻。因俺孩兒父喪未滿,未得成合。又有個小妮子,是自幼伏侍孩兒的,喚做紅娘。一個小廝兒,喚做歡郎。先夫棄世之後,老身與女孩兒扶柩至博陵安葬;因路途有阻,不能得去。來到河中府,將這靈柩寄在普救寺內。這寺是先夫相國修造的,是則天娘娘香火院,況兼法本長老又是俺相公剃度的和尚;因此俺就這西廂下一座宅子安下。一壁寫書附京師去,喚鄭恆來相扶回博陵去。我想先夫在日,食前方丈,從者數百,今日至親則這三四口兒,好生傷感人也呵!

[仙呂][賞花時]夫主京師祿命終,子母孤孀途路窮;因此上旅櫬在梵王宮。盼不到博陵舊家,血淚灑杜鵑紅。

今日暮春天氣,好生困人,不免喚紅娘出來分付他。紅娘何在?[旦(亻來)扮紅見科][夫人云]你看佛殿上沒人燒香呵,和小姐散心耍一回去來。[紅雲]謹依嚴命。[夫人下][紅雲]小姐有請。[正旦扮鶯鶯上][紅雲]夫人着俺和姐姐佛殿上閒耍一回去來。[旦唱]

[么篇]可正是人值殘春蒲郡東,門掩重關蕭寺中;花落水流紅,閒愁萬種,無語怨東風。[並下]

第一折

[正末扮張生騎馬引仆上開]小生姓張,名珙,字君瑞,本貫西洛人也,先人拜禮部尚書,不幸五旬之上,因病身亡。後一年喪母。小生書劍飄零,功名未遂,游於四方。即今貞元十七年二月上旬,唐德宗即位,欲往上朝取應,路經河中府過。蒲關上有一故人,姓杜名確,字君實,與小生同郡同學,當初為八拜之交。後棄文就武,遂得武舉狀元,官拜征西大元帥,統領十萬大軍,鎮守着蒲關。小生就望哥哥一遭,卻往京師求進。暗想小生螢窗雪案,刮垢磨光,學成滿腹文章,尚在湖海飄零,何日得遂大志也呵!萬金寶劍藏秋水,滿馬春愁壓綉鞍。

[仙呂][點絳唇]遊藝中原,腳跟無線、如蓬轉。望眼連天,日近長安遠。

[混江龍]向《詩》《書》經傳,蠹魚似不出費鑽研。將棘圍守暖,把鐵硯磨穿。投至得雲路鵬程九萬里,先受了雪窗螢火二十年。才高難入俗人機,時乖不遂男兒願。空彫蟲篆刻,綴斷簡殘編。

行路之間,早到蒲津。這黃河有九曲,此正古河內之地,你看好形勢也呵!

[油葫蘆]九曲風濤何處顯,則除是此地偏。這河帶齊梁,分秦晉,隘幽燕;雪浪拍長空,天際秋雲卷;竹索纜浮橋,水上蒼龍偃;東西潰九州,南北串百川。歸舟緊不緊如何見?卻便似駑箭乍離弦。

[天下樂]只疑是銀河落九天;淵泉、雲外懸,入東洋不離此徑穿。滋洛陽千種花,潤梁園萬頃田,也曾泛浮槎到日月邊。

話說間早到城中。這裡一座店兒,琴童接下馬者!店小二哥那裡?[小二上雲]自家是這狀元店裡小二哥。

官人要下呵,俺這裡有乾淨店房。[末雲]頭房裡下,先撒和那馬者!小二哥,你來,我問你:這裡有甚麼閒散心處?名山勝境,福地寶坊皆可。[小二雲]俺這裡有座寺,名日普救寺,是則天皇后香火院,蓋造非俗:琉璃殿相近青霄,舍利塔直侵雲漢。南來北往,三教九流,過者無不瞻仰;則除那裡可以君子遊玩。[末雲]琴童料持下響午飯!俺到那裡走一遭便回來也。[仆雲]安排下飯,撒和了馬,等哥哥回家。

[下][法聰上]小僧法聰,是這普救寺法本長老座下弟子。今日師父赴齋去了,着我在寺中,但有探長老的,便記着,待師父回來報知。山門下立地,看有甚麼人來。[末上雲]卻早來到也。[見聰了,聰問雲]客官從何來?[末雲]小生西洛至此,聞上剎幽雅清爽,一來瞻仰佛像,二來拜謁長老。敢問長老在麼?[聰雲]俺師父不在寺中,貧僧弟子法聰的便是,請先生方丈拜茶。[末雲]即然長老不在呵,不必吃茶;敢煩和尚相引,瞻仰一遭,幸甚![聰雲]小僧取鑰匙,開了佛殿、鐘樓、羅漢堂、香積廚、盤桓一會,師父敢待回來。[做看科][末雲]是蓋造得好也呵!

[村裡迓鼓]隨喜了上方佛殿,早來到下方僧院。行過廚房近西,法堂此,鐘樓前面。游了洞房,登了寶塔,將迴廊繞遍。數了羅漢,參了菩薩,拜了聖賢。[鶯鶯引紅娘拈花枝上雲]紅娘,俺去佛殿上耍去來。[末做見科]呀!正撞着五百年前風流業冤。

[元和令]顛不刺的見了萬千,似這般可喜娘的龐兒罕曾見。則着人眼花撩亂口難言,魂靈兒飛在半天。他那裡盡人調戲(身單)着香肩,只將花笑拈。

[上馬嬌]這的是兜率宮,休猜做了離恨天。呀,誰想著寺裡遇神仙!我見他宜嗔宜喜春風面,偏、宜貼翠花鈿。

[勝葫蘆]則見他宮樣眉兒新月偃,斜侵入鬢邊。[旦雲]紅娘,你覷:寂寂僧房人不到,滿階苔襯落花紅.[末雲]我死也!未語前先靦腆,櫻桃紅綻,玉粳白露,半晌恰方言。

[么篇]恰便似嚦嚦鶯聲花外囀,行一步可人憐。解舞腰肢嬌又軟,千般裊娜,萬般旖旎,似垂柳晚風前。

[紅雲]那壁有人,咱家去來。[旦回顧覷末下][末雲]和尚,恰怎麼觀音現來?[聰雲]休胡說,這是河中府崔相國的小姐。[末雲]世間有這等女子,豈非天姿國色乎?休說那模樣兒,則那一對小腳兒,價值百鎰之金。[聰雲]偌遠地,他在那壁,你在這壁,繫著長裙兒,你便怎知他腳兒?[末雲]法聰,來,來,來,你問我怎便知,你覷: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