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女神的沉淪 - 2 / 58
世界名著類 / 都德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雕刻家高達雖已是五十五歲了,又有許多研究會的獎章,但卻扮成輕騎兵,打着赤膊,二頭肌如大力士一般發達,一個當作扁皮袋掛在腰間的調色板靠着他的長腿搖擺着,他正在跳着大肖梅爾時代的四對舞中的男子單舞,與他對舞的是音樂家德玻特,他打扮成縱情玩樂的穆安津,頭巾歪斜,扭着肚皮舞,嘴裡還不停地發出「安拉,安拉」的尖叫。

在這些快樂的名人周圍擺了一大圈椅子供跳舞的人休息用,此刻,在第1排椅子上坐著這座宅邸的主人德蘇勒特,擠皺着他的小眼睛,有着卡爾梅克式的鼻子和斑白的鬍鬚,其他人的快樂令他感到幸福,他玩得痛快極了,表面上卻又裝作不是那樣。
德蘇勒特工程師在十一二年前是巴黎有名的藝術家,脾氣很好,很有錢,有藝術趣味,他那安然自得的態度和對於公眾意見的蔑視使他過着漂蕩的獨身生活。那時他正負責托裡至泰埃朗的鐵路工程,每年為了從十個月的辛勤工作、風餐露宿、馳騁奔波在沙漠和沼澤中恢復過來,他回到巴黎,在他在羅馬大街上的這座宅邸裡度過炎炎盛夏,在這座根據他的匠心建造起來的,裝潢得像夏宮的房子裡,他邀集風趣幽默的男人和美麗的女子,向文明社會索要幾禮拜它辛香芬芳的精華。

「德蘇勒特回來了,」一看見那些掩在玻璃前廊上的大紗幔子像劇院的幕布一樣升起,藝術家圈子裡便傳開了消息。這意味着節日開始了,意味着在這個適于旅遊和洗海水浴的季節裡,這一地區將從死寂沉悶中醒來,人們將能享受兩個月的音樂、盛宴、舞會以及美味。

在家中通宵達旦的喧閙沸騰中,德蘇勒特就好像一個局外人,這個不知疲倦的花花公子在尋歡作樂時既瘋狂又冷靜,他目光迷離,面帶笑容,好像已神魂顛倒,實際卻保持着絶對的冷靜和清醒。這是一位極其慷慨大方的朋友,對女人有着一種東方男人對女人常有的那種輕視,那些被他的豐厚財產和快樂的交際圈吸引來的女人們,沒有一個能吹噓說自己作他情婦的時間超過了一天。

「不管怎麼說,他確實是個好人……」在為葛辛作了這些介紹後,埃及女人又補充道。突然,她停了下來:

「你想見的詩人來了……」

「在哪兒?」

「在你面前……穿著鄉村新郎衣服的那個……」

年輕人不禁發出一聲失望的輕呼「噢!」詩人!就是這個滿頭大汗、油光發亮、戴着尖尖的假領、穿著繡花背心、矯揉造作的胖男人嗎?《愛情詩章》中那絶望的吶喊又在他的耳邊響起,每次讀起這首詩他都感到激動不已,這時他又不由自主地低聲吟誦起來:

為了溫暖你驕傲的大理石身軀,

噢,薩芙,我奉獻了自己全部的熱血

她猛地轉過頭來,頭上粗野的飾物叮噹作響:

「你說什麼?」

是拉古諾裡的詩句,他很驚訝她居然不知道。

「我不喜歡詩歌……」她回答道。她筆直地站在那裡,眉頭緊皺,一邊看著跳舞的人,一邊神經質地揉搓那垂在她面前的美麗的丁香花串。過了一會兒,她彷彿是痛下了決心,低聲說了一句:「晚安……」然後便迅速消失了。

可憐的風笛演奏師目瞪口獃。「她是怎麼回事?我對她說什麼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心想還是去睡覺的好。他很憂鬱地拾起他的風笛,回到舞室裡,想到他必須穿過所有跳舞的人才能走到門口,這比埃及女人的離去更令他感到心煩意亂。
那種在許多大人物中感到自己渺小的感覺使他更加畏縮。這會兒剛跳完一曲,只有這兒那兒很少的幾對兒,還在一首漸漸消失的華爾茲舞曲的最後幾個音符中起勁地旋轉,其中就有高達,英俊魁梧,頭直昂着,紅棕色的兩臂托着一個頭髮蓬亂、身材嬌小的紡織女工在飛舞。
從後面敞開的大窗中,擁進了一陣陣的曉風,帶著白色的曙光,使棕樹的葉子沙沙作響,把蠟燭的光焰吹得就像要把它們刮滅似的。一個紙燈籠燒着了,一些燭台的托盤炸裂了,僕人們在房間的四周擺放下一些小圓桌,就像咖啡館的露天座一樣。德蘇勒特家的客人們吃飯常是這樣,每到這時趣味相投的人就三三兩兩地聚到了一塊兒。
到處是尖叫、扯着脖子的呼喚,郊區口音的「菲……路易」和東方女子們刺耳的「呦——呦——呦——呦」的答應聲;還有低語的談笑聲,和女人們被人親吻後發出的淫浪的笑聲。

正當葛辛想乘這雜亂的機會溜出門的時候,他的大學生朋友截住了他,他滿頭大汗,眼睛像球一樣,每隻胳膊下各夾着一瓶酒:「你到哪兒去了‧……我到處找你……我找了一張桌子,有幾個姑娘,小巴蘇萊裡……穿得像日本女人,你知道的……她叫我來找你。快來……」說完他就跑開了。

風笛演奏師很焦躁;而舞會的狂野的興奮又在誘惑着他,再說嬌小玲瓏的女演員的小臉蛋遠遠地在示意他。但有一個甜柔的聲音在他耳畔輕輕地說:

「別去……」

是剛纔那個女人,她緊緊地貼著他,領着他往外走,而他毫不遲疑地跟着她。為什麼‧並不是因為這個女人富有姿色,他几乎沒有仔細看過她,而那邊那個頭髮上立着鋼針招呼他過去的女人更討他喜歡。但他服從了一個超越於他自己的意志的意志,一種強烈的無法抗拒的慾望。

別去!……

一轉眼他們倆站在了羅馬大街的人行道上。幾輛出租馬車在蒼白色的晨光中候着。一些馬路清潔工和走在上班路上的工人看著這喧囂聲洋溢街上的盛會,這對穿著奇裝異服的男女,這盛夏中的一個封齋前的禮拜二。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