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全集 - 2 / 73
開花無數黃金錢。涼風蕭蕭吹汝急,恐汝後時難獨立。

堂上書生空白頭,臨風三嗅馨香泣。

闌風長雨秋紛紛,四海八荒同一雲。去馬來牛不復辨,

濁涇清渭何當分。禾頭生耳黍穗黑,農夫田婦無消息。

城中鬥米換衾裯,相許寧論兩相直。

長安布衣誰比數,反鎖衡門守環堵。老夫不出長蓬蒿,

稚子無憂走風雨。雨聲颼颼催早寒,胡雁翅濕高飛難。

秋來未曾見白日,泥污后土何時干。

216_16「嘆庭前甘菊花」--杜甫

檐前甘菊移時晚,青蕊重陽不堪摘。明日蕭條醉盡醒,

殘花爛熳開何益。籬邊野外多眾芳,採擷細瑣升中堂。

念茲空長大枝葉,結根失所纏風霜。

216_17「醉時歌贈廣文館博士鄭虔」--杜甫

諸公袞袞登台省,廣文先生官獨冷。甲第紛紛厭粱肉,

廣文先生飯不足。先生有道出羲皇,先生有才過屈宋。

德尊一代常轗軻,名垂萬古知何用。杜陵野客人更嗤,

被褐短窄鬢如絲。日糴太倉五升米,時赴鄭老同襟期。

得錢即相覓,沽酒不復疑。忘形到爾汝,痛飲真吾師。

清夜沈沈動春酌,燈前細雨檐花落。但覺高歌有鬼神,

焉知餓死填溝壑。相如逸才親滌器,子云識字終投閣。

先生早賦歸去來,石田茅屋荒蒼苔。儒術於我何有哉,

孔丘盜跖俱塵埃。不須聞此意慘愴,生前相遇且銜杯。

216_18「醉歌行」--杜甫

陸機二十作文賦,汝更小年能綴文。總角草書又神速,

世上兒子徒紛紛。驊騮作駒已汗血,鷙鳥舉翮連青雲。

詞源倒流三峽水,筆陣獨掃千人軍。只今年才十六七,

射策君門期第一。舊穿楊葉真自知,暫蹶霜蹄未為失。

偶然擢秀非難取,會是排風有毛質。汝身已見唾成珠,

汝伯何由發如漆。春光澹沱秦東亭,渚蒲牙白水荇青。

風吹客衣日杲杲,樹攪離思花冥冥。酒盡沙頭雙玉瓶,

眾賓皆醉我獨醒。乃知貧賤別更苦,吞聲躑躅涕淚零。

216_19「贈衛八處士」--杜甫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

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乃未已,兒女羅酒漿。

夜雨翦春韭,新炊間黃粱。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

216_20「苦雨奉寄隴西公兼呈王征士」--杜甫

今秋乃淫雨,仲月來寒風。群木水光下,萬象雲氣中。

所思礙行潦,九里信不通。悄悄素滻路,迢迢天漢東。

願騰六尺馬,背若孤征鴻。劃見公子面,超然歡笑同。

奮飛既胡越,侷促傷樊籠。一飯四五起,憑軒心力窮。

嘉蔬沒混濁,時菊碎榛叢。鷹隼亦屈猛,烏鳶何所蒙。

式瞻北鄰居,取適南巷翁。掛席釣川漲,焉知清興終。

216_21「同諸公登慈恩寺塔」--杜甫

高標跨蒼天,烈風無時休。自非曠士懷,登茲翻百憂。

方知象教力,足可追冥搜。仰穿龍蛇窟,始出枝撐幽。

七星在北戶,河漢聲西流。羲和鞭白日,少昊行清秋。

秦山忽破碎,涇渭不可求。俯視但一氣,焉能辨皇州。

迴首叫虞舜,蒼梧雲正愁。惜哉瑤池飲,日晏崑崙丘。

黃鵠去不息,哀鳴何所投。君看隨陽雁,各有稻粱謀。

216_22「示從孫濟濟字應物,官給事中、京兆尹」--杜甫

平明跨驢出,未知適誰門。權門多噂eR,且復尋諸孫。

諸孫貧無事,宅舍如荒村。堂前自生竹,堂後自生萱。

萱草秋已死,竹枝霜不蕃。淘米少汲水,汲多井水渾。

刈葵莫放手,放手傷葵根。阿翁懶惰久,覺兒行步奔。

所來為宗族,亦不為盤飧。小人利口實,薄俗難可論。

勿受外嫌猜,同姓古所敦。

216_23「九日寄岑參參,南陽人」--杜甫

出門復入門,兩腳但如舊。所向泥活活,思君令人瘦。

沉吟坐西軒,飲食錯昏晝。寸步曲江頭,難為一相就。

吁嗟呼蒼生,稼穡不可救。安得誅雲師,疇能補天漏。

大明韜日月,曠野號禽獸。君子強逶迤,小人困馳驟。

維南有崇山,恐與川浸溜。是節東籬菊,紛披為誰秀。

岑生多新詩,性亦嗜醇酎。采采黃金花,何由滿衣袖。

216_24「送孔巢父謝病歸游江東,兼呈李白」--杜甫

巢父掉頭不肯住,東將入海隨煙霧。詩卷長留天地間,

釣竿欲拂珊瑚樹。深山大澤龍蛇遠,春寒野陰風景暮。

蓬萊織女回雲車,指點虛無是征路。自是君身有仙骨,

世人那得知其故。惜君只欲苦死留,富貴何如草頭露。

蔡侯靜者意有餘,清夜置酒臨前除。罷琴惆悵月照席,

幾歲寄我空中書。南尋禹穴見李白,道甫問信今何如。

216_25「飲中八仙歌」--杜甫

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陽三斗始朝天,

道逢麹車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興費萬錢,

飲如長鯨吸百川,銜杯樂聖稱世賢。宗之瀟灑美少年,

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蘇晉長齋綉佛前,

醉中往往愛逃禪。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

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張旭三杯草聖傳,

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雲煙。焦遂五斗方卓然,

高談雄辨驚四筵。

216_26「曲江三章,章五句」--杜甫

曲江蕭條秋氣高,菱荷枯折隨風濤,遊子空嗟垂二毛。

白石素沙亦相蕩,哀鴻獨叫求其曹。

即事非今亦非古,長歌激越梢林莽,比屋豪華固難數。

吾人甘作心似灰,弟侄何傷淚如雨。

自斷此生休問天,杜曲幸有桑麻田,故將移住南山邊。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