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散文大鑒 - 1 / 328
愛的沉思碧蕨國語屑

生活是一部精深的書,而愛情則是其中最精彩而又最艱澀的一頁,別人的註疏不了自我的理解。

「不即不離,若即若離」是藝術的最高境界,也是愛情的最高境界。

人在寂寞的時候接近異性,便會很容易地發生愛情。儘管眼前人還不是意中人,但也因心中事而昇華為意中人,因此不能一概目之為尋求解脫或尋找刺激。

當經過你身旁的姑娘都望你一眼的時候,請不要自鳴得意,那不是對你的高談闊論的傾倒或讚許,而是有禮貌地表示她們的輕蔑和厭惡。

用愛情的標尺去測度,機智是最佳性格;用事業的砝碼去衡量,穩重是最優品質。我們應該兩棲,既能漫遊于愛情之海,又能高攀於事業之峰。

愛情的河流都是沒有航標的,生活的道路都是沒有界碑的。

引起感官的騷動是性慾,引起心靈的振盪是愛情。

諒解是一種美德,它催化友誼,也淨化愛情。

愛情的自私是崇高的,自私的愛情是卑鄙的。

只帶來生理快感的夫婦生活,是愛情的墳墓。

愛情都是心照不宣的,我們應該追求含蓄、深沉的風格。因為形式的直露、淺率,易顯出內容的貧弱、蒼白。

愛情意味着權利,婚姻意味着義務。 愛的故事《情人世界》阿盛

人間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可以使愚人變為智者,可以使懦夫變為勇士,能使浪子變成大丈夫。

爸在二十歲以前,從沒幹過一件正經事。根據祖母的說法,在當年,几乎全鎮的人都認為他這一生不會有什麼出息,而且他會成為職業流氓,簡直就像太陽會升落一樣肯定。但是根據爸自己的解釋,這純粹是祖母言過其辭。不過,祖母連爸七歲那年偷了什麼水果、被什麼人追回家,都記得絲毫不亂,從不顛倒,所以,我當然是相信祖母的話。

爸到二伯公家裡玩,空着手從大門進去,然後背着一書包的棗子從後門溜走。

二伯公在家裡找他吃中飯找得滿頭大汗的時候,他正在學校門口賣棗子給同學。那時候,爸九歲。

爸和猴山叔抓了十多隻大田鼠和十多隻蟾蜍,裝在鐵絲籠裡,帶到新營菜市場放生;結果,經過一場大混亂之後,總共有三個菜攤子被推垮,有一家雜貨店被擠破了三個玻璃瓶,另外,肉案的老闆娘弄壞了一把切肉刀,因為她拿刀丟地上的田鼠。那天,祖父和祖母沒下田,整天都在家裡招呼客人,講了一天的好話,又和猴山叔家商量賠款,我家那幢祖厝這才沒有被掀掉屋瓦拆掉牆。這是爸十一歲那個冬至前一天的事。

爸有天生的好歌喉,唱歌比賽經常是第一,他又能學許多種動物的叫聲,如果不面對著看,根本分不清真假。他在小學畢業典禮那天,上台唱了一首日本民謡,唱得連鐵石心腸的阪井校長都流淚,師生們哭成一團。爸看看效果不錯,於是自作主張,把這首歌重複唱了一遍,大家哭得更傷心。典禮結束後,他跑到校長背後,學狼狗叫,嚇得校長太太摔了一跤,為了這,爸差一點沒有拿到畢業證書。

畢業後,爸在糖廠當助理文書員,兩年後調去一個工人小組當副領班。每個星期有一個晚上要輪班巡視蔗園,以防有人偷甘蔗。第一次出這差,爸帶著銅鑼躲在蔗園裡,一直睡到陽光普照,才被領班叫醒,身邊的甘蔗渣跟他的體重相差不了多少。他只好答應過幾天去領班家免費修理竹籬笆。

台灣光復那一年,爸二十歲,由於分派在他手下的工人剛好都是「全台灣最懶惰的人」,所以他還在干副領班。沒事的時候,他騎着腳踏車在街上逛。到處找人抬杠,惹是生非。就為了這,跟一個人吵,一直吵到那人家門口,爸罵那人說話沒信用,是龜兒子,那人氣得大叫:「我是你舅子!」根據後來的事實證明,上天明鑒,那人果然成了我大舅。

事情說來很簡單,爸和大舅在屋外吵得不可開交,媽出來了,就這麼著。

沒有人能說明愛情到底是什麼形態,怎麼來的;也沒有人知道愛情的力量會大到什麼地步,因為人類感情本身就奧妙無窮。爸變了,他的改變,許多人都認定那是鎮史上罕見的奇事。他不再惡作劇,不再打架,連鬥蟋蟀都不玩了,努力工作,拚命加班,他手下的工人也都變成全台灣最勤勞的人。

沒多久,爸升為領班,並且開始巴結大舅,他一到外祖父家,馬上分派糖果給每一個小孩,和每一個大人聊天,稱讚外祖父家裡的每一樣東西,包括貓狗在內。

他寫信給媽,媽認的字不多,不過,怪的是,爸的信她總有辦法全看懂了,至于怎麼看懂的,媽自己也交代不清,反正爸如果約她下午六點在中山公園見面,她不會在七點跑去上帝廟就是了。事實上,媽從來沒將爸的信拿給任何人看,她當年之所以全看得懂,我們只能說,女人對於愛情以及有關愛情的物事,有着超乎人類的本能的領悟力,那是上天賜給女人的獨特能力。

爸和媽當年的前三次約會,說了些什麼,因為史無明文,無從考證,不過如今可以確定的是,一直到第四次,爸和媽才談到一個事實,爸二十歲,媽二十二歲,這下子,問題來了,媽好傷心,對爸說此生無緣,回家以後,再不赴約會了,整整一個月,不和爸聯絡,在那一個月裡,爸手下的那些工人又回覆了老樣子。

爸把問題提出來,祖母說:女大男小不太好;祖父說:八字合就行;大叔說:無所謂;大姑說:怕什麼?去去去!爸是去了,硬把媽叫出來,那一次,到底他有沒有以草代香指天誓地,由於年代久遠,很難肯定,我們後生也不敢多問,不過,媽被說動了倒是鐵證如山,因為約會又繼續了。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