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詞 - 24 / 132
何勞弄澎湃,終夜搖窗扉。妻孥莫憂色,更有篋中衣。

【十月十六日記所見】

風高月暗水雲黃,淮陰夜發朝山陽。山陽曉霧如細雨,炯炯初日寒無光。雲收霧卷已亭午,有風北來寒欲僵。忽驚飛雹穿戶牖,迅駛不復容遮防。

市人顛沛百賈亂,疾雷一聲如頽牆。使君來呼晚置酒,坐定已復日照廊。怳疑所見皆夢寐,百種變怪旋消亡。共言蛟龍厭舊穴,魚鱉隨徙空陂塘。

愚儒無知守章句,論說黑白推何祥。惟有主人言可用,天寒欲雪飲此觴。

【廣陵會三同舍各以其字為韻仍邀同賦劉貢父】

去年送劉郎,醉語已驚眾。如今各漂泊,筆硯誰能弄。我命不在天,羿彀未必中。作詩聊遣意,老大慵譏諷。

夫子少年時,雄辯輕子貢。爾來再傷弓,戢翼念前痛。廣陵三日飲,相對怳如夢。況逢賢主人,白酒潑春瓮。

竹西已揮手,灣口猶屢送。羡子去安閒,吾邦正喧鬨。

【孫巨源】

三年客京輦,憔悴難具論。揮汗紅塵中,但隨馬蹄翻。人情貴往返,不報生禍根。坐令平生友,終歲不及門。

南來實清曠,但恨無與言。不謂廣陵城,得逢劉與孫。異趣不兩立,譬如王孫猿。吾儕久相聚,恐見疑排拫。

我褊類中散,子通真巨源。絶交固未敢,且復東南奔。

【劉莘老】

江陵昔相遇,幕府稱上賓。再見明光宮,峨冠挹搢紳。如今三見子,坎坷為逐臣。朝游雲霄間,欲分丞相茵。

暮落江湖上,遂與屈子鄰。了不見喜慍,子豈真可人。邂逅成一歡,醉語出天真。士方在田裡,自比渭與莘。

出試乃大謬,芻狗難重陳。歲晚多霜露,歸耕當及辰。

【游金山寺】

我家江水初發源,宦遊直送江入海。聞道潮頭一丈高,天寒尚有沙痕在。中泠南畔石盤陀,古來出沒隨濤波。試登絶頂望鄉國,江南江北青山多。

覊愁畏晚尋歸楫,山僧苦留看落日。微風萬頃靴文細,斷霞半空魚尾赤。是時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焰照山棲鳥驚。

悵然歸臥心莫識,非鬼非人竟何物。江山如此不歸山,江神見怪驚我頑。我謝江神豈得已,有田不歸如江水。(是夜所見如此。



【自金山放船至焦山】

金山樓觀何耽耽,撞鐘擊鼓聞淮南。焦山何有有修竹,採薪汲水僧兩三。雲霾浪打人跡絶,時有沙戶祈春蠶。我來金山更留宿,而此不到心懷慚。

同遊盡返決獨往,賦命窮薄輕江潭。清晨無風浪自湧,中流歌嘯倚半酣。老僧下山驚客至,迎笑喜作巴人談。自言久客忘鄉井,只有彌勒為同龕。

困眠得就紙帳暖,飽食未厭山蔬甘。山林饑臥古亦有,無田不退寧非貪。展禽雖未三見黜,叔夜自知七不堪。行當投劾謝簪組,為我佳處留茅庵。

(吳人謂水中可田者為沙。焦山長老,中江人也。)

【甘露寺】

江山豈不好,獨遊情易闌。但有相攜人,何必素所歡。我欲訪甘露,當途無閒官。二子舊不識,欣然肯聯鞍。

古郡山為城,層梯轉朱欄。樓台斷崖上,地窄天水寬。一覽吞數州,山長江漫漫。卻望大明寺,惟見煙中竿。

很石臥庭下,穹窿如伏羱。緬懷臥龍公,挾策事琱鑽。一談收猘子,再說走老瞞。名高有餘想,事往無留觀。

蕭翁古鐵鑊,相對空團團。陂陀受百斛,積雨生微瀾。泗水逸周鼎,渭城辭漢盤。山川失故態,怪此能獨完。

僧繇六化人,霓衣掛冰紈。隱見十二疊,觀者疑誇謾。破板陸生畫,青猊戲盤跚。上有二天人,揮手如翔鸞。

筆墨雖欲盡,典刑垂不刊。赫赫贊皇公,英姿凜以寒。古柏親手種,挺然誰敢幹。枝撐雲峰裂,根入石窟蟠。

薙草得斷碑,斬崖出金棺。瘞藏豈不牢,見伏理可嘆。四雄皆龍虎,遺蹟儼未刓。方其盛壯時,爭奪肯少安。

廢興屬造物,遷逝誰控摶。況彼妄庸子,而欲事所難。古今共一軌,後世徒辛酸。聊興廣武嘆,不待雍門彈。

【次韻子由柳湖感物】

憶昔子美在東屯,數間茅屋蒼山根。嘲吟草木調蠻獠,欲與猿鳥爭啾喧。子今憔悴眾所棄,驅馬獨出無往還。惟有柳湖萬株柳,清陰與子供朝昏。

胡為譏評不少借,生意凌挫難為繁。柳雖無言不解慍,世俗乍見應憮然。嬌姿共愛春濯濯,豈問空腹修蛇蟠。朝看濃翠傲炎赫,夜愛疏影搖清圓。

風翻雪陣春絮亂,蠹響啄木秋聲堅。四時盛衰各有態,搖落淒愴驚寒溫。南山孤松積雪底,抱凍不死誰復賢。

【送蔡冠卿知饒州】

吾觀蔡子與人遊,掀豗笑語無不可。平時倜儻不驚俗,臨事迂闊乃過我。橫前坑阱眾所畏,布路金珠誰不裹。爾來變化驚何速,昔號剛強今亦頗。

鄰君獨守廷尉法,晚歲卻理鄱陽柁。莫嗟天驥逐羸牛,欲試良玉須猛火。世事徐觀真夢寐,人生不信長轗軻。知君決獄有陰功,他日老人酬魏顆。

【次韻楊褒早春】

窮巷淒涼苦未和,君家庭院得春多。不辭瘦馬騎沖雪,來聽佳人暗踏莎。破恨徑須煩麹糵,增年誰復怨羲娥。良辰樂事古難並,白髮青衫我亦歌。

細雨郊園聊種菜,冷官門戶可張羅。放朝三日君恩重,睡美不知身在何。

【初到杭州寄子由二絶】

眼看時事力難勝,貪戀君恩退未能。遲鈍終須投劾去,使君何日換聾丞。

聖明寬大許全身,衰病摧頽自畏人。莫上岡頭苦相望,吾方祭灶請比鄰。

【次韻柳子玉二首·地爐】

細聲蚯蚓發銀瓶,擁褐橫眠天未明。衰鬢鑷殘欹雪領,壯心降盡倒風旌。自稱丹灶錙銖火,倦聽山城長短更。聞道床頭惟竹幾,夫人應不解卿卿。

(自謂竹幾為竹夫人。)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