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詞 - 6 / 132
夢中了了醉中醒。只淵明。是前生。走遍人間,依舊卻躬耕。

昨夜東坡春雨足,烏鵲喜,報新晴。

雪堂西畔暗泉鳴。北山傾。小溪橫。南望亭丘,孤秀聳曾城。

都是斜川當日境,吾老矣,寄余齡。

江神子(孤山竹閣送述古)

翠蛾羞黛怯人看。掩霜紈。淚偷彈。且盡一尊,收淚唱陽關。

漫道帝城天樣遠,天易見,見君難。

畫堂新構近孤山。曲闌干。為誰安。飛絮落花,春色屬明年。

欲棹小舟尋舊事,無處問,水連天。

江神子(江景)

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

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念情。遣誰聽。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

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峰青。

江神子(獵詞)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

會輓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江神子(恨別)

天涯流落思無窮。既相逢。卻匆匆。摧手佳人,和淚折殘紅。

為問東風余幾許,春縱在,與誰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背歸鴻。去吳中。迴首彭城,清泗與淮通。

寄我相思千點淚,流不到,楚江東。

江神子(冬景)

相逢不覺又初寒。對尊前。惜流年。風緊離亭,冰結淚珠圓。

雪意留君君不住,從此去,少清歡。轉頭山下轉頭看。路漫漫。玉花翻。

銀海光寬,何處是超然。知道故人相念否,攜翠袖,倚朱闌。

江神子(大雪有懷朱康叔使君,亦知使君之念我也,作江神子寄之)

黃昏猶是雨纖纖。曉開簾。欲平檐。江闊天低,無處認青簾。

孤坐凍吟誰伴我,揩病目,捻衰髯。

使君留客醉厭厭。水晶鹽。為誰甜。手把梅花,東望憶陶潛。

雪似故人人似雪,雖可愛,有人嫌。

江神子

曲,余嘗作數絶以紀其事矣。

玉人家在鳳凰山。水雲間。掩門關。門外行人,立馬看弓彎。

十里春風誰指似,斜日映,綉簾斑。

多情好事與君還。閔新鰥。拭余潸。明月空江,香霧著雲鬟。

陌上花開春盡也,聞舊曲,破朱顏。

江神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蝶戀花(春景)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裡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裡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蝶戀花(佳人)

一顆櫻桃樊素口。不愛黃金,只愛人長久。學畫鴉兒猶未就。眉尖已作傷春皺。

撲蝶西園隨伴走。花落花開,漸解相思瘦。破鏡重圓人在否。章台折盡青青柳。

蝶戀花(送春)

雨後春容清更麗。只有離人,幽恨終難洗。北固山前三面水。碧瓊梳擁青螺髻。

一紙鄉書來萬裡。問我何年,真個成歸計。白首送春拚一醉。東風吹破千行淚。

蝶戀花(暮春別李公擇)

簌簌無風花自嚲。寂寞園林,柳老櫻桃過。落日多情還照坐。山青一點橫雲破。

路盡河回千轉柁。繫纜漁村,月暗孤燈火。憑仗飛魂招楚些。我思君處君思我。

蝶戀花(密州上元)

燈火錢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見人如畫。帳底吹笙香吐麝。此般風味應無價。

寂寞山城人老也。擊鼓吹簫,乍入農桑社。火冷燈稀霜露下。昏昏雪意雲垂野。

蝶戀花(密州冬夜文安國席上作)

簾外東風交雨霰。簾裡佳人,笑語如鶯燕。深惜今年正月暖。燈光酒色搖金盞。

摻鼓漁陽撾未遍。舞褪瓊釵,汗濕香羅軟。今夜何人吟古怨。清詩未就冰生硯。

蝶戀花(過漣水軍贈趙晦之)

自古漣漪佳絶地。繞郭荷花,欲把吳興比。倦客塵埃何處洗。真君堂下寒泉水。

左海門前酤酒市。夜半潮來,月下孤舟起。傾蓋相逢拚一醉。雙鳧飛去人千里。

蝶戀花(述懷)

雲水縈迴溪上路。疊疊青山,環繞溪東注。月白沙汀翹宿鷺。更無一點塵來處。

溪叟相看私自語。底事區區,苦要為官去。尊酒不空田百畝。歸來分得閒中趣。

採桑子(潤州多景樓與孫巨源相遇)

多情多感仍多病,多景樓中。尊酒相逢。樂事回頭一笑空。

停杯且聽琵琶語,細捻輕攏。醉臉春融。斜照江天一抹紅。

千秋歲(湖州暫來徐州重陽作)

淺霜侵綠。發少仍新沐。冠直縫,巾橫幅。美人憐我老,玉手簪黃菊。

秋露重,真珠落袖沾余馥。

坐上人如玉。花映花奴肉。蜂蝶亂,飛相逐。明年人縱健,此會應難復。

須細看,晚來月上和銀燭。

蘇幕遮(詠選仙圖)

暑籠晴,風解慍。雨後余清,暗襲衣裾潤。一局選仙逃暑困。笑指尊前、誰向青霄近。

整金盆,輪玉筍。鳳駕鸞車,誰敢爭先進。重五休言升最緊。縱有碧油,到了輸堂印。

永遇樂

。至夢州乃別。余以十一月十五日至海州,與太守會于景疏樓上,作此詞以寄巨源

長憶別時,景疏樓上,明月如水。美酒清歌,留連不住,月隨人千里。別來三度,孤光又滿,冷落共誰同醉。卷珠簾,淒然顧影,共伊到明無寐。

今朝有客,來從淮上,能道使君深意。憑仗清淮,分明到海,中有相思淚。而今何在,西垣清禁,夜永露華侵被。此時看,迴廊曉月,也應暗記。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