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詞 - 5 / 132
還將舊曲,重賡新韻,須信吾儕天放。人生何處不兒嬉,看乞巧、朱樓彩舫。

望江南(暮春)

春已老,春服幾時成。曲水浪低蕉葉穩,舞雩風軟紵羅輕。酣詠樂昇平。

微雨過,何處不催耕。百舌無言桃李盡,柘林深處鵓鴣鳴。春色屬蕪菁。

望江南(超然台作)

春未老,風細柳斜斜。試上超然台上望,半壕春水一城花。煙雨暗千家。

寒食後,酒醒卻咨嗟。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卜算子(感舊)

蜀客到江南,長憶吳山好。吳蜀風流自古同,歸去應須早。

還與去年人,共藉西湖草。莫惜尊前仔細看,應是容顏老。

卜算子

似非吃煙火食人語。非胸中有萬卷書,筆下無一點塵俗氣,孰能至是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時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楓落吳江冷。

瑞鷓鴣(觀潮)

碧山影裡小紅旗。儂是江南踏浪兒。拍手欲嘲山簡醉,齊聲爭唱浪婆詞。

西興渡口帆初落、漁浦山頭日未欹。儂欲送潮歌底曲,尊前還唱使君詩。

十拍子(暮秋)

白酒新開九醖,黃花已過重陽。身外徜來都似夢,醉裡無何即是鄉。東坡日月長。

玉粉旋烹茶乳,金薤新搗橙香。強染霜髭扶翠袖。莫道狂夫不解狂。狂夫老更狂。

清平樂(秋詞)

清淮濁汴。更在江西岸。紅旆到時黃葉亂。霜入梁王故苑。

秋原何處攜壺。停驂訪古踟躕。雙廟遺風尚在,漆園傲吏應無。

昭君怨(送別)

誰作桓伊三弄。驚破綠窗幽夢。新月與愁煙。滿江天。

欲去又還不去。明日落花飛絮。飛絮送行舟。水東流。

戚氏(此詞始終指意,言周穆王賓于西王母事)

玉龜山。東皇靈媲統群山。絳闕岧嶢,翠房深迥,倚霏煙。幽閒。

志蕭然。金城千里鎖嬋娟。當時穆滿巡狩,翠華曾到海西邊。風露明霽,鯨波極目,勢浮輿蓋方圓。

正迢迢麗日,玄圃清寂,瓊草芊綿。爭解綉勒香韉。鸞輅駐蹕,八馬戲芝田。瑤池近、畫樓隱隱,翠鳥翩翩。

肆華筵。間作脆管鳴弦。宛若帝所鈞天。稚顏皓齒,綠發方瞳,圓極恬淡高妍。

盡倒瓊壺酒,獻金鼎藥,固大椿年。縹緲飛瓊妙舞,命雙成、奏曲醉留連。雲璈韻響瀉寒泉。浩歌暢飲,斜月低河漢。

漸漸綺霞、天際紅深淺。動歸思、迴首塵寰。爛漫遊、玉輦東還。杏花風、數裡響鳴鞭。

望長安路,依稀柳色,翠點春妍。

醉蓬萊(重九上君猷)

笑勞生一夢,覊旅三年,又還重九。華髮蕭蕭,對荒園搔首。賴有多情,好飲無事,似古人賢守。歲歲登高,年年落帽,物華依舊。

此會應須爛醉,仍把紫菊茱萸,細看重嗅。搖落霜風,有手栽雙柳。來歲今朝,為我西顧,酹羽觴江口。會與州人,飲公遺愛,一江醇酎。

賀新郎(夏景)

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手弄生綃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漸困倚、孤眠清熟。

簾外誰來推繡戶,枉教人、夢斷瑤台曲。又卻是,風敲竹。

石榴半吐紅巾蹙。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穠艷一枝細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秋風驚綠。

若待得君來向此,花前對酒不忍觸。共粉淚,兩簌簌。

洞仙歌(詠柳)

江南臘盡,早梅花開後。分付新春與垂柳。細腰肢、自有入格風流,仍更是、骨體清英雅秀。

永豐坊那畔,盡日無人,惟見金絲弄晴晝。斷腸是,飛絮時,綠葉成陰,無個事、一成消瘦。又莫是、東風逐君來,便吹散眉間,一點春皺。

洞仙歌

入蜀主孟昶宮中。一日大熱,蜀主與花蕊夫人夜起避暑摩訶池上,作一詞。朱具能記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人無知此詞者。

但記其首兩句,暇日尋味,豈洞仙歌令乎,乃為足之

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綉簾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橫鬢亂。

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但屈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

八聲甘州(寄參寥子)

有情風、萬裡卷潮來,無情送潮歸。問錢塘江上,西興浦口,幾度斜暉。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誰似東坡老,白首忘機。

記取西湖西畔,正暮山好處,空翠煙霏。算詩人相得,如我與君稀。約他年、東還海道,願謝公、雅志莫相違。西州路,不應迴首,為我沾衣。

三部樂(情景)

美人如月。乍見掩暮雲,更增妍絶。算應無恨,安用陰晴圓缺。嬌甚空只成愁,待下床又懶,未語先咽。

數日不來,落盡一庭紅葉。

今朝置酒強起,問為誰減動,一分香雪。何事散花卻病,維摩無疾。卻低眉、慘然不答。唱金縷、一聲怨切。

堪折便折。且惜取、少年花發。

阮郎歸(初夏)

綠槐高柳咽新蟬。薰風初入弦。碧紗窗下水沈煙。棋聲驚晝眠。

微雨過,小荷翻。榴花開欲然。玉盆纖手弄清泉。瓊珠碎卻圓。

阮郎歸(梅詞)

暗香浮動月黃昏。堂前一樹春。東風何事入西鄰。兒家常閉門。

雪肌冷,玉容真。香腮粉未勻。折花欲寄嶺頭人。江南日暮雲。

阮郎歸(蘇州席上作)

一年三度過蘇台。清尊長是開。佳人相問苦相猜。這回來下來。

情未盡,老先催。人生真可咍。他年桃李阿誰栽。劉郎雙鬢衰。

江神子

乃作斜川詩,至今使人想見其處。元豐壬戍之春,余躬耕于東坡,築雪堂居之。南挹四望亭之後丘,西控北山之微泉,慨然而嘆,此亦斜川之遊也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