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詞 - 3 / 132
公子眼花亂髮,老夫鼻觀先通。領巾飄下瑞香風。驚起謫仙春夢。

后土祠中玉蕊,蓬萊殿後鞓紅。此花清絶更纖穠。把酒何人心動。

西江月(坐客見和複次韻)

小院朱闌幾曲,重城畫鼓三通。更看微月轉光風。歸去香雲入夢。

翠袖爭浮大白,皂羅半插斜紅。燈花零落酒花穠。妙語一時飛動。

西江月(再用前韻戲曹子方)

怪此花枝怨泣,托君詩句名通。憑將草木記吳風。繼取相如雲夢。

點筆袖沾醉墨,謗花面有慚紅。知君卻是為情穠。怕見此花撩動。

西江月

聞道雙銜鳳帶,不妨單著鮫綃。夜香知與阿誰燒。悵望水沈煙裊。

雲鬢風前綠卷,玉顏醉裡紅潮。莫教空度可憐宵。月與佳人共僚。

西江月(重九)

點點樓頭細雨。重重江外平湖。當年戲馬會東徐。今日淒涼南浦。

莫恨黃花未吐。且教紅粉相扶。酒闌不必看茱萸。俯仰人間今古。

西江月(茶詞)

龍焙今年絶品,谷簾自古珍泉。雪芽雙井散神仙。苗裔來從北苑。

湯發雲腴釅白,盞浮花乳輕圓。人間誰敢更爭妍。鬥取紅窗粉面。

西江月

別夢已隨流水,淚巾猶裛香泉。相如依舊是臞仙。人在瑤台閬苑。

花霧縈風縹緲,歌珠滴水清圓。蛾眉新作十分妍。走馬歸來便面。

西江月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淒然北望。

西江月(送錢待制)

莫嘆平原落落,且應去魯遲遲。與君各記少年時。須信人生如寄。

白髮千莖相送,深杯百罰休辭。拍浮何用酒為池。我已為君德醉。

西江月(梅花)

玉骨那愁瘴霧,冰姿自有仙風。海仙時遣探芳叢。倒掛綠毛麼鳳。

素麵翻嫌粉涴,洗妝不褪唇紅。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

西江月

曲肱醉臥少休。及覺,已曉。亂山蔥蘢,流水鏘然,疑非塵世也。書此語橋柱上。

照野瀰瀰淺浪,橫空曖曖微霄。障泥未解玉驄驕。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明月,莫教踏破瓊瑤。解鞍欹枕綠楊橋。杜宇一聲春曉。

西江月(平山堂)

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

欲弔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

西江月(送別)

昨夜扁舟京口,今朝馬首長安。舊官何物與新官。只有湖山公案。

此景百年幾變,個中下語千難。使君才氣卷波瀾。與把新詩判斷。

臨江仙

以為異人。後十年,築室黃岡之北,號靜安居士。作此記之。

細馬遠馱雙侍女,青巾玉帶紅靴。溪山好處便為家。誰知巴峽路,卻見洛城花。

面旋落英飛玉蕊,人間春日初斜。十年不見紫雲車。龍丘新洞府,鉛鼎養丹砂。

臨江仙(贈送)

詩句端來磨我鈍,鈍錐不解生芒。歡顏為我解冰霜。酒闌清夢覺,春草滿地塘。

應念雪堂坡下老,昔年共采蕓香。功成名遂早還鄉。回車來過我,喬木擁千章。

臨江仙(辛未離杭至潤,別張弼秉道)

我勸髯張歸去好,從來自己忘情。塵心消盡道心平。江南與塞北,何處不堪行。

俎豆庚桑真過矣,憑君說與南榮。願聞吳越報豐登。君王如有問,結襪賴王生。

臨江仙(冬日即事)

自古相從休務日,何妨低唱微吟。天垂雲重作春陰。坐中人半醉,簾外雪將深。

聞道分司狂御史,紫雲無路追尋。淒風寒雨是駸駸。問囚長損氣,見鶴忽驚心。

臨江仙(送王緘)

忘卻成都來十載,因君未免思量。憑將清淚灑江陽。故山知好在,孤客自悲涼。

坐上別愁君未見,歸來欲斷無腸。慇勤且更盡離觴。此身如傳舍,何處是吾鄉。

臨江仙

尊酒何人懷李白,草堂遙指江東。珠簾十里卷香風。花開又花謝,離恨幾千重。

輕舸渡江連夜到,一時驚笑衰容。語音猶自帶吳儂。夜闌對酒處,依舊夢魂中。

臨江仙

九十日春都過了,貪忙何處追游。三分春色一分愁。雨翻榆莢陣,風轉柳花球。

閬苑先生須自責,蟠桃動是千秋。不知人世苦厭求。東皇不拘束,肯為使君留。

臨江仙(風水洞作)

四大從來都遍滿,此間風水何疑。故應為我發新詩。幽花香澗谷,寒藻舞淪漪。

借與玉川生兩腋,天仙未必相思。還憑流水送人歸。層巔余落日,草露已沾衣。

臨江仙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依然一笑作春溫。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尊前不用翠眉顰。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臨江仙(疾愈登望湖樓贈項長官)

多病休文都瘦損,不堪金帶垂腰。望湖樓上暗香飄。和風春弄袖,明月夜聞簫。

酒醒夢迴清漏永,隱床無限更潮。佳人不見董嬌饒。徘徊花上月,空度可憐宵。

臨江仙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臨江仙

冬夜夜寒冰合井,畫堂明月侵幃。青缸明滅照悲啼。青缸挑欲盡,粉淚裛還垂。

未盡一尊先掩淚,歌聲半帶清悲。情聲兩盡莫相違。欲知腸斷處,樑上暗塵飛。

漁家傲(金陵賞心亭送王勝之龍圖。王守金陵,視事一日移南郡)

千古龍蟠並虎踞。從公一弔興亡處。渺渺斜風吹細雨。芳草渡。

江南父老留公住。

公駕飛車凌彩霧。紅鸞驂乘青鸞馭。卻訝此洲名白鷺。非吾侶。

翩然欲下還飛去。

漁家傲(送台守江郎中)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