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與海 - 6 / 24
絲上繫著一段鐵絲導線和一隻中號釣鉤,他拿一條沙丁魚掛在上面.他把釣絲從船舷放下水去,將上端緊系在船梢一隻拳頭螺栓上.跟着他在另一根釣絲上安上了魚餌,把它盤繞着擱在船頭的陰影裡.他又划起船來,注視着那只此刻正在水面上低低地飛掠的長翅膀黑鳥.他看著看著,那鳥兒又朝下衝,為了俯衝,把翅膀朝後掠,然後猛地展開,追蹤着飛魚,可是沒有成效. 老人看見那些大鯕鰍跟在那脫逃的魚後面,把海面弄得微微隆起.鯕鰍在飛掠的魚下面破水而行,只等飛魚一掉下,就飛快地鑽進水裡. 這群鯕鰍真大啊,他想.它們分佈得很廣,飛魚很少脫逃的機會.那只鳥可沒有成功的機會.飛魚對它來說個頭太大了,而且又飛得太快.他看著飛魚一再地從海裡冒出來,看著那只鳥兒的一無效果的行動. 那群魚從我附近逃走啦,他想. 它們逃得太快,游得太遠啦.不過說不定我能逮住一條掉隊的,說不定我想望的大魚就在它們周圍轉游着. 我的大魚總該在某處地方啊.陸地上空的雲塊這時象山崗般聳立着,海岸只剩下一長條綠色的綫,背後是些灰青色的小山. 海水此刻呈深藍色,深得簡直髮紫了.他仔細俯視着海水,只見深藍色的水中穿梭地閃出點點紅色的浮游生物,陽光這時在水中變幻出奇異的光彩.他注視着那幾根釣索,看見它們一直朝下沒入水中看不見的地方,他很高興看到這麼多浮游生物,因為這說明有魚. 太陽此刻升得更高了,陽光在水中變幻出奇異的光彩,說明天氣晴朗,陸地上空的雲塊的形狀也說明了這一點.可是那只鳥兒這時几乎看不見了,水面上沒什麼東西,只有幾攤被太陽曬得

發白的黃色馬尾藻和一隻緊靠着船舷浮動的僧帽水母,它那膠質的浮囊呈紫色,具有一定的外形,閃現出彩虹般的顏色.它倒向一邊,然後又豎直了身子.它象個大氣泡般高高興興地浮動着,那些厲害的紫色長觸鬚在水中拖在身後,長達一碼.「Aguamala①,」

老人說.「你這婊子養的.」

他從坐著輕輕蕩槳的地方低頭朝水中望去,看見一些顏色跟那些拖在水中的觸鬚一樣的小魚,它們在觸鬚和觸鬚之間以及浮囊在浮動時所投下的一小攤陰影中游着. 它們對它的毒素是不受影響的.可是人就不同了,當老人把一條魚拉回船來時,有些觸鬚會纏在釣絲上,紫色的黏液附在上面,他的胳臂和手上就會出現傷痕和瘡腫,就象被毒漆樹或櫟葉毒漆樹感染時一樣.但是這水母的毒素髮作得更快,痛得象挨鞭子抽一般.這些閃着彩虹般顏色的大氣泡很美. 然而它們正是海裡最欺詐成性的生物,所以老人樂意看到大海龜把它們吃掉.海龜發現了它們,就從正面向它們進逼,然後閉上了眼睛,這樣,從頭到尾完全被龜背所保護着,把它們連同觸鬚一併吃掉.老人喜歡觀看海龜把它們吃掉,喜歡在風暴過後在海灘上遇上它們,喜歡聽到自己用長着老繭的硬腳掌踩在上面時它們啪地爆裂的聲音.他喜歡綠色的海龜和玳瑁,它們形態優美,游水迅速,價值很高,他還對那又大又笨的衟龜抱著不懷惡意的輕蔑,它們

①西班牙語,意為「被敗壞了的海水」

,因為水母的觸鬚上有帶有毒性的黏液,見下文.

的甲殼是黃色的,做愛的方式是奇特的,高高興興地吞食僧帽水母時閉上了眼睛.他對海龜並不抱著神秘的看法,儘管他曾多年乘小船去捕海龜. 他替所有的海龜傷心,甚至包括那些跟小船一樣長、重達一噸的大梭龜.人們大都對海龜殘酷無情,因為一隻海龜給剖開、殺死之後,它的心臟還要跳動好幾個鐘點. 然而老人想,我也有這樣一顆心臟,我的手腳也跟它們的一樣. 他吃白色的海龜蛋,為了使身子長力氣.他在五月份連吃了整整一個月,使自己到九、十月份能身強力壯,去逮地道的人魚.他每天還從不少漁夫存放家什的棚屋中一隻大圓桶裡舀一杯鯊魚肝油喝.這桶就放在那兒,想喝的漁夫都可以去.大多數漁夫厭惡這種油的味道. 但是也並不比摸黑早起更叫人難受,而且它對防治一切傷風流感都非常有效,對眼睛也有好處.老人此刻抬眼望去,看見那只鳥兒又在盤旋了.「它找到魚啦,」

他說出聲來,這時沒有一條飛魚衝出海面,也沒有小魚紛紛四處逃竄. 然而老人望着望着,只見一條小金槍魚躍到空中,一個轉身,頭朝下掉進水裡. 這條金槍魚在陽光中閃出銀白色的光,等它回到了水裡,又有些金槍魚一條接着一條躍出水面,它們是朝四面八方跳的,攪得海水翻騰起來,跳得很遠地捕食小魚.它們正繞着小魚轉,驅趕着小魚.要不是它們游得這麼快,我可以趕到它們中間去的,老人想,他注視着這群魚把水攪得泛出白色的水沫,還注視着那鳥兒這時正俯衝下來,扎進在驚慌中被迫浮上海面的小魚群中.「這只鳥真是個大幫手,」

老人說. 就在這當兒,船梢的那

根細釣絲在他腳下繃緊了,原來他在腳上繞了一圈,於是他放下雙槳,緊緊抓住細釣絲,動手往回拉,感到那小金槍魚在顫悠悠地拉著,有點兒份量.他越往回拉,釣絲就越是顫悠,他看見水裡藍色的魚背和金色的兩側,然後把釣絲呼的一甩,使魚越過船舷,掉在船中.魚躺在船梢的陽光裡,身子結實,形狀象顆子彈,一雙痴獃的大眼睛直瞪着,動作乾淨利落的尾巴敏捷、發抖地拍打着船板,砰砰有聲,逐漸耗盡了力氣.老人出於好意,猛擊了一下它的頭,一腳把它那還在抖動的身子踢到船梢背陰的地方.「長鰭金槍魚,」

他說出聲來.「拿來釣大魚倒滿好. 它有十磅重.」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