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公案 - 6 / 100
這好漢舉目抬頭看,打量女子貌與容:愁鎖春山眉兩道,倒像有,千愁萬慮在心中。獨對銀燈時着枕,借燈光,杏眼更顯水靈靈。芙蓉面比丹霞嫩,鼻如懸膽一般同。櫻桃小口朱唇點,未開口,想必是糯米銀牙在口中。兩耳藏春桃環配,烏髮恰似墨染成。萬卷書,一支兒別住了頂,旁邊斜插一丈青。身穿一件藍布衫,蓋着腳,金蓮大小未看明。十指尖尖如蔥樣,手腕上,兩個鐲子黃澄澄。並無半點輕狂樣,那一宗,雅淡梳妝動人情。承差看罷多一會,女子開言叫一聲:說「青兒,銅盆兒在那一塊?我要淨手告神靈。」佳人言詞還未盡,東屋青兒把話云:說「姐姐,銅盆在桌子底下,你拿罷,困得我眼睛難睜。」佳人聞聽不怠慢,慌忙下炕站在流平。銅盆內,殘水兒洗了洗手,端起桌上那盞燈。這佳人,輕移蓮步往外走,原來是外間屋裡供奉漢末三分關壽亭。佳人將燈桌上放,一股高香手中擎。未曾上香先祝贊,慌忙跪倒地流平。櫻桃小口尊“神聖:保佑奴,在外的兒夫身體寧。再者還有一件事,神聖豈有不曉聞?奴家並非淫奔女,為什麼遭逢這事情!

供奉尊神為家主,就當護庇把弟子疼,反叫惡人行奸計,這不是,天地有恩神佛都不靈?瞧起來神靈都是假,從今後,誰還肯早晚燒香把禮行?”這女子越說越有氣,翻身站在地流平。手端銀燈將屋進,放在桌,坐在炕上自捶胸。

承差聽罷時多會,猜不透其中就裡情。心內說:「何不如此這般樣,但得實情就好行。」陳大勇想罷不怠慢,找了塊破瓦在手中。使着力氣往下撂,只聽「吧嗒」響一聲。

屋中女子嚇一跳,側耳留神往外聽。聽夠多時無動靜,高聲開言把話云。

佳人白翠蓮聽夠多時,說:「青兒,醒醒罷。院子裡像有人走動呢!」青兒這個丫頭,睡了個迷迷怔怔。聞聽他姐姐叫他,打東屋裡就跑過來,說:「姐姐,人在那裡呢?等着我找咱們頂門的那個杠子,我打這個柳展雄的!跑到我們家摸索來咧!」佳人說:「青兒,休要莽撞,待我再聽聽。」白氏說罷,側耳又聽,隱隱聽見院子內有腳步之聲。白翠蓮正言厲色向窗外開言,說:「外面的囚徒聽真着!你必是打聽我兒夫不在家中,半夜三更入宅,前來要行苟且之事。囚徒,你打錯了主意了。奴家並非淫奔之女。你把此心歇了罷。」說罷又聽,還是響聲不絶。佳人說:「是了,想必是賊人想來偷盜。依我說,你趕早往別處去罷,別要耽誤你的工夫。我天天度日尚且艱難,那有存下的銀錢?」說罷又聽,院子裡更響得厲害咧。女子說:“啊,原來是你。我知道了,你說你死得不明,前來纏繞於我。

狠心賊,你想誰是誰非?既然你前來,奴家豈怕一死?待等我夫主回家,見上一面,奴家就同你森羅殿上辯別個明白就是了。”

只聽那佳人怒沖沖,向外開言把話明。這佳人,用手一推開言罵:「該死囚徒要你聽:你的那,詭計奸謀人難測,奸賊呀,可你行來不可你行?思想起,恨不得吃盡你賊人身上肉,萬剮千刀下油烹!待等我,夫主回家見個面,同你去,森羅殿上辯個白明。細思量,奴家並無一線路,叫你囚徒把我坑。」屋中女子說的話,院子裡,承差聽了一個明。陳大勇外邊就裝鬼,「嗚嗚」大叫不絶聲。青兒嚇得渾身戰,體似篩糠一樣同,結結巴巴來講話,說道是:「姐姐留神在上聽:怪不的,白日老道說有鬼,果然那,羅鍋子的神卦靈。明日再要打這過,請進咱家別放行。叫他捉住這個鬼,貶他在,陰山背後去頂冰。」房中二人說的話,承差句句聽得明,說道是:「既然得了真消息,我也好,回稟大人叫劉墉。明早進衙把他去稟,我看他又閙什麼鬼吹燈?」陳大勇,復又留神聽更鼓,江寧府銅鑼打四更。說道是「天氣有限我也該走」,慌忙忙,奔到牆下不消停。一縱身形扒上走,咕咚跳在地流平。邁步慌忙朝前走,一路無詞到家中。按下承差且不表,再把清官明一明。

且說劉爺自從打發承差陳大勇去後,張祿擺上晚飯,大人用完撒去,獻上茶來,秉上燈燭。不多一時,天交二鼓。爺兒兩個打鋪安歇,一宿晚景不提。

霎時天光大亮,張祿起來,請起大人淨面更衣,獻上茶來,茶畢擱盞。忽見承差陳大勇一掀帘子進了書房,一條腿打千,這才回說:「小的奉大人之命,到了東街土地廟東邊那一家,照大人的言詞而行」就把那女子說的言詞,也向大人說了一遍。劉大人點頭,說:「記功一次,等明天辦事之後,再來領賞。」陳大勇叩謝而去。清官爺眼望張祿,開言說:「方纔陳大勇的言詞,你都聽見了。那女子還要本府去淨宅提鬼。罷罷,既為民情,少不得再去一趟,偵他的根底,好完這一案。」大人說罷,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又換了裝作老道家的打扮,依舊打後門而出,打背胡衕奔東街而走。

清官出衙不怠慢,劉大人,不辭辛苦為民情。今日又要去私訪,好完那人案一宗。怕的是,兇徒漏網屈良善,覆盆之下有冤情。我劉某,既在此處為知府,必須要把百姓疼。”劉大人,正然思想朝前走,猛抬頭,一座古廟面前存。山門上刻有幾個字,大人舉目看分明,原來是:伏魔星君聖王廟,前後共有五六層。猛聽裡面「嗡嗡」響,自顯鐘聲震耳鳴。大人聞聽殺住步,腹內說:「何不進去看分明?」清官想罷不怠慢,進了山門把虎目睜:鐘鼓二樓分左右,關王大殿正居中。廟內何曾有人影?不見住持道與僧。忠良瞧罷時多會,暗自思想把話云。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