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吉爾傳 - 76 / 76
議會大廈的英國國旗降了半旗,教堂都鳴響着弔喪的鐘聲。倫敦上空的空氣似乎都凝結不動了。只有丘吉爾家門口人來車往,絡繹不絶,前來弔唁的行人和車輛,把路都快堵塞了。

「溫斯頓·丘吉爾閣下親手創造並譜寫了歷史。」威爾遜首相在靈前喃喃地說。歷史和人心全面地記載着傑出人物的功績和過失,但當偉人辭世的時刻,人們本能地只想起他的優良品質和卓越貢獻。

1947年,丘吉爾當着醫生的面告訴他的妻子,他希望像軍人那樣安葬他。現在他如願以償。

127日,他的靈柩安放在議會大廈威斯敏斯特大廳,用紅色地毯鋪蓋的四層台階的中央高台上,人民前來向他告別。台階四角站着四名海軍軍官,他們身穿海軍服,手持軍刀,垂首而立。靈柩前方兩名女軍官,身穿軍服,頭戴軍帽,一動不動地靜立着。議長和三個政黨領袖們以及四名參謀長三軍參謀長加上 1964年任命的國防參謀長都先後替換軍人輪流守靈。

32萬公民前來瞻仰遺容,向他表達最後的敬意。

七年前,女王建議,麥克米倫內閣決定,為丘吉爾舉行國葬。非國家元首而舉行國葬,英國歷史上只有兩次,1853年為打敗拿破崙的惠靈頓將軍,1898年為大政治家格萊斯頓首相。

130日,丘吉爾國葬日。倫敦上空籠罩着一片陰雲,寒風刺骨。只為英王葬儀使用過的一輛炮車,載着覆蓋英國國旗和壓着嘉德勛章的靈柩。長達1.6公里的3500人的送葬隊伍以1分鐘65步的速度緩緩前進。

三軍樂隊輪流吹奏貝多芬和蕭邦的送葬曲。一分鐘發射一發的弔喪禮炮響徹冬日的天空。

靈車從威斯敏斯特大廳出發,穿過議會廣場,經過白金漢宮,沿斯特拉斯街上蘆加特山,來到聖保羅大教堂,伊麗莎白女王和各國元首、首腦等貴賓等候在這裡。隆重的儀式由合唱聖詩和奏哀樂開始,接着大主教做祈禱,大家垂首默哀,以唱丘吉爾喜歡的《共和戰歌》結束。

午後,靈柩又裝上炮車,來到倫敦塔旁的棧橋,再抬上遊艇。遊艇離開碼頭,鳴禮炮19響,空軍噴氣式飛機以分列式掠空而過。遊艇沿泰晤士河逆流而上,在滑鐵盧車站登岸。靈柩被送上由「不列顛戰役」號改裝的「溫斯頓·丘吉爾」號特別列車,載運到布倫海姆宮附近的車站,安葬在故鄉伍德斯托克旁邊的布賴頓教堂墓地,同他的父母和弟弟長眠在一起。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