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吉爾傳 - 7 / 76
直到他進了軍事學校,還跑回阿斯科特來同老仇人算賬,只是這時學校主人已死,學校也已關閉。

194110月,當英國處于抗擊希特拉的險惡境地時,丘吉爾向小學生發表演說,高呼:「決不屈服!決不屈服!」全身快速奔流的熱血中,也激蕩着當年反抗聖詹姆斯學校殘酷體罰學生的勇氣。

在這裡唸書兩年多,學業沒多少長進,身體卻日益虛弱多病。1884年放暑假回來,「愛姆」發現「溫尼」身上的鞭痕,並喊他媽媽看了。家庭醫生給他檢查了身體,讓他在家休養和治療一段時間後,建議他轉學到海邊度假勝地布賴頓去邊學習邊療養。

1885年,丘吉爾來到英國南部海濱城市布賴頓,進了湯姆遜兩姐妹辦的一所學校。

在布賴頓學校就讀的三年,儘管丘吉爾還是那樣不守紀律和執拗,但是這裡不再有體罰,教學方法也不那麼苛嚴。丘吉爾感到愉快多了,努力學習他喜歡的英語、法語和歷史,背誦詩歌,開始寫文章,成績有了進步。還學會了騎馬、跳舞和游泳,開始集郵。11歲時因感冒轉成嚴重的肺炎,但由於這裡空氣清新,環境幽靜,很快就恢復了健康。

4特長突出的頑劣學生12歲生日到來時,丘吉爾參加了中學入學考試。

父親和祖父都是伊頓公學出身。按照家族傳統,丘吉爾本該進入一流學校中最好的伊頓公學。不過丘吉爾的成績實在差勁,而位於倫敦西北近郊山上的哈囉公學,比地勢較低的伊頓公學空氣清新,對患過肺炎的丘吉爾身體更為有利,於是決定送他進稍遜一籌的哈囉。

新上任的哈囉公學年輕校長威爾登,無意拒收身份顯赫的倫道夫勛爵之子,入學考試不過是走走形式。可是丘吉爾事先並不知道這一點,還是認真地準備了拉丁文和數學。數學成績不佳,考拉丁文作文時,他在考場上坐了兩個小時,只在試捲上寫了一個字,還用括號把它括起來,然後濃濃地塗上墨,再打上幾個黑點。這科交了白卷,在返回布賴頓的火車上就病倒了,然而第二天丘吉爾就喜出望外地收到了錄取通知書。

威爾登校長的好意和熱情並未就此終止。也許他的教育事業心和教學法探索,很想找一個變劣為優的成功試驗品。儘管他很忙,但是仍然抽出晚禱前的15分鐘,每週三次為丘吉爾個別輔導拉丁文。除了高材生以外,他從不對別人進行個別輔導,這種特別的鍾愛,連丘吉爾也感到奇怪莫解。

然而喜好熱衷的東西容易學,不感興趣的事物學不進,大概是教與學的一條鐵律。

一見拉丁文就頭痛,丘吉爾的拉丁文作文仍然沒有多少長進,辜負了校長的一番盛情與努力。直到20多年後,丘吉爾在議會發表演說,引用拉丁文警句時,他還發現阿斯奎斯首相由於聽不懂,臉上出現痛苦惶惑的表情。

丘吉爾固執偏科,桀驁不馴,甚至挑揀自己願意求教的老師,而對他不喜歡的老師則不予理睬。各項校規、公約、學生守則,他常常違反和破壞,他愛過一種自由自在、不受拘束、我行我素、獨立不覊的生活。為此,校長不得不給他警告處分。一次,他遇見校長迎面走來,想迴避已經來不及了。

校長非常嚴肅地對他說:「丘吉爾,我有很充分的理由對你表示不滿。」丘吉爾回答道:「而我,先生,也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對您表示不滿。」校長聽了十分惱火,正準備對這個冥頑不化的學生嚴加教訓一番,眨眼之間,丘吉爾已經溜之大吉。

長大以後,丘吉爾為自己對威爾登校長的態度感到十分內疚。要不是威爾登破格錄取他這個劣等生,要不是這位校長重視他的某些特長,沒有把他當作不可救藥的學生加以開除或勒令退學,哪有他丘吉爾日後的成才成名,飛黃騰達。回憶起哈囉公學的經歷,他心中對威爾登升起感恩和敬重之情,特地請已是主教的這位校長為自己主持婚禮。

哈囉的點名方式不同於伊頓。伊頓公學點名時,全體學生起立,老師點到誰的名字,誰就舉起帽子答禮。哈囉公學則讓全體學生按姓氏字母次序排好隊伍,老師點名時,一個個回答後,跟着從點名老師身邊經過往前走。丘吉爾的雙姓是Spencer—Churchill,由於字母S的位置靠後,點名時他排在全校倒數第三名,加上他成績差,讀了一年後被留級,於是成了全校被人恥笑的倒數第三名。

後來姓氏排在他後面的兩個同學因病退學,丘吉爾就成了長長的學生隊列中最後一名。他對此十分羞惱,很不甘心,便心生一計,決定將姓氏改寫為S·Churchill。將斯潘塞僅用一個字母代替,姓氏便由字母C打頭,位置當然就大大提前了。可是學校當局不理他這一套,仍然按Spencer-Churchi的雙姓來點名。

丘吉爾的父親倫道夫,利用黨內建黨進行派別鬥爭和蠱惑人心地討好工人階級的手腕,謀取了保守黨領導人之一的地位。保守黨在議會選舉中獲勝,索爾茲伯裡組織政府,倫道夫擔任地位僅次於首相的財政大臣,並當上了下院領袖。他野心勃勃,求成心切,不滿足於坐第二把交椅,急於登上首相寶座。當他縮減軍費開支的主張遭到拒絶後,竟以辭職要挾索爾茲伯裡,沒料到首相居然同意他辭職,從此結束了他的政治生涯。

這時,他才想到要關心和瞭解一下兒子的學習情況。一次,他同許多家長一道參觀哈囉公學,正值學校點名,學生長隊緩緩走過,看到兒子排在最後面,彷彿聽到竊竊私語,心中湧起父子同是淪落人的想法,臉上流露出無可奈何的傷感表情。

詹妮不像倫道夫那樣對兒子冷漠嚴厲,丘吉爾對母親懷有親切的感情。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