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溫泉 - 3 / 110
世界名著類 / 莫泊桑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所以一看方子,旁人總以為讀到了一篇這樣的東西:“案據某某先生身染某種慢性的無法治療勢必致命的病症,他應當服吃下列各種藥品:

“第一項——應當服些硫酸奎寧,這藥必然使他耳聾和失去記憶力;

“第二項——應當服些溴化鉀,這藥必然使他倒胃口,削減一切機能,多生包癤和鼻息發臭;

“第三項——應當服些碘化鉀,這藥必然使他身上的一切分泌腺,腦部的和其餘的全體乾枯,並且在不多的時間內,使他變成陽痿以外,還變成一個傻子;

“第四項——應當服些水楊酸鈉,這藥的治療功用還沒有證明,不過病人服用以後,彷彿會在閃電般的情形之下忽然身死。

「並且同時可以服點使人發痴的三綠乙醛,服點毀敗視官的顛茄;而一切使人敗壞血液,腐蝕器官,消耗骨骼的植物溶液和礦物調合劑,都可以多少服一點,使得不死於病的人必死於藥。」

醫生在那張紙的正面和反面寫了好久,隨後,如同一個法官簽署一件死刑判決書似地簽了名。

那個青年婦人坐在對面瞧著他,她几乎忍不住要大笑,她的嘴唇角兒已經有點兒動了。

他恭恭敬敬行過告別禮就走了,他一走,她就把那張寫黑了的紙揉成一團,隨後向着壁爐裡一扔,終於放聲大笑起來:「噢!父親,你在哪兒發現了這一件化石?他真完全像是一個估衣店的商人……噢!這是你做的好事,把一個法國大革命以前的醫生從土裡掘出來!……唉!他真是可笑極了……臟透了……對呀……臟透了……真是,我相信他把我的筆桿兒都弄髒了。」

門開了,父女倆聽見昂台爾馬的聲音正說:「請進去,醫生!」拉多恩醫生隨即出現了。這位從巴黎來的醫生身體筆鋌而瘦長,頗有禮貌,看不出年紀,身上穿著漂亮的短上衣,手裡拿着一頂絲光高型大禮帽——在倭韋爾尼各處溫泉站開業的醫生都戴這種禮帽——他滿臉光光地沒有一點鬍子,像是一個在鄉村歇夏的演員。

侯爺發獃了,既不知道怎樣說,也不知道怎樣做,這時候,他的女兒正用手帕掩在嘴上,假裝咳嗽的樣子,使自己不至于當着這個新進來的人狂笑。他用穩定態度打了招呼,依照青年婦人的一個手勢坐下。昂台爾馬跟在醫生後面,仔細向他說起他妻子的情形,她種種不舒服的狀態,以及巴黎的醫生們在診察後的見解,未後他又說起自己根據那些用專門術語說明的特殊理由而來的個人見解。

昂台爾馬還很年輕,是猶太人,以代替旁人經紀銀錢為專業。他在那種業務之中範圍做得很大,並且行行都精通:他隨機應變的本領,理解事物的迅速和判斷力的可靠真是令人驚奇。在身材的比例上,他是過于胖一點,因為他一點也不算高;滾圓的臉,光禿的頭,胖孩子的神氣,肥大的手,粗短的腿,他像是過于鮮潤而不十分結實,說起話來,口才非常地好。

他從前用狡猾手腕娶了洛佛內爾侯爺的女兒,目的是想把自己的投機事業擴張到一個本來不是屬於他固有的社會裡去。並且那位侯爺每年的息金收入約莫有三萬金法郎上下,而子女一共只有兩人,但是昂台爾馬先生的家財,在他三十歲結婚的時候已經達到了五六百萬;而他那時的投資又可以使它達到一千萬或者一千二百萬的數目。洛佛內爾先生是個優柔寡斷的,變動不定的意志薄弱的人,最初他憤怒地拒絶過旁人提議這種婚姻,想起親生的女兒要嫁給一個以色列人,心裡便很不以為然,隨後,經過半年的抵抗,他在累積的金錢壓力之下讓步了,唯一的條件,就是將來的孩子們必須在天主教的範圍之內受教養。

可是他們一直等着,而孩子們連一個都還沒有消息。侯爺醉心于昂華爾的溫泉已經兩年了,這時候他想起了盤恩非醫生的小冊子也曾肯定溫泉醫得好不懷妊的婦人。

所以他把他的女兒帶到昂華爾來了,為了替她安頓,他的女婿也陪着她來,並且根據巴黎的家庭醫生指導,把她託付給拉多恩醫生隨時診察。所以昂台爾馬一到昂華爾就去找拉多恩醫生;現在他向醫生說完了自己的見解之後,接連列舉了他妻子身上已經證明的種種病徵。最後他又說起自己因為生孩子的希望落空非常痛苦。

拉多恩醫生現在讓他一直說到底,隨後他轉過臉向着青年婦人問:

「您可有話要補充,夫人?」

她鄭重地回答:

「不,一點也沒有,先生。」

他接著說:

「那麼,我請您寬掉您的旅行外衣和腰甲①;只穿上一件簡單的白浴衣,全白的浴衣。」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