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太平廣記 二 - 6 / 471
中國古代史類 / 李昉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傑公曾經跟儒生們談到周圍四方的地理情況道:「東方到扶桑。扶桑的蠶有七八尺長,七寸粗,金黃色,一年四季不死。五月八日吐黃色絲,蠶絲分佈在枝條上,而不結繭。蠶絲像帽子上的裝飾物那樣脆弱,用扶桑木燃燒後的灰和在水裡煮過後,蠶絲就變得堅韌了,用四根細絲辮成的細繩,足能提動一鈞重的東西。蠶的卵像燕省卵那樣大,產在扶桑樹下面。把這樣的蠶卵帶到句麗國去,生出的蠶就變小了,就像中國的蠶那麼大。扶桑國的王宮裡有座水晶城,方圓一里,天不亮水晶城就像白天一樣明亮,如果水晶城偶爾不見了,就會出現月蝕。向西而至西海,海中有島,方圓二百里,上面有大片的樹林,樹林裡生長的全是寶貴的樹木。島上住着萬餘戶人家,那裡的人都很手巧,能夠製造寶器,這就是所說的拂林國。海島的西北部有個大坑,大坑曲曲彎彎地有一千多尺深,扔下一塊肉去,就有鳥銜着寶石飛出來,大的寶石有五斤重,那個地方的人說這是色界天王的寶藏。四(應是西)海的西北方,大約一萬里處,有個女兒國,女人把蛇當做丈夫,男人則是蛇,不咬人,住在洞穴裡。女人在這個國家當官為臣,住在宮殿裡。這裡的習俗是沒有文書契約,而是相信詛咒,坦率正直的人沒有什麼,不忠誠不公正的人立即就死。神道立下的教誨,誰也不敢違犯。南方至火洲之南。在炎崑山上,當地人吃蝑蟹與髯蛇來預防熱毒。在火洲之中有火樹,樹皮可以做布,炎丘有火老鼠,鼠毛可以做衣服,這樣的布與衣服都是用火燒不焦,玷污之後用火來洗滌。北方至黑谷以北,那裡的山特別高大,頂到了天,一年四季都是冰雪覆蓋,意思是用冰雪的光亮來照亮龍居住的地方。白天沒有太陽,北面更比南面更亮。夜間在正上方能看到北斗星。西邊有酒泉,泉水的味道像酒一樣,喝了能使人醉;北邊有漆海,毛髮與羽毛在海水裡染過後都成為黑色;西(應是南)邊有乳海,海水白色滑膩就像乳汁一樣。在這三個海之間方圓七百里的地方,水土肥沃,大鴨子生駿馬,大鳥生人;鳥生的人男的都死女的能活,鳥銜着它生的女人在飛翔中喂養,銜不動了就用背馱着,女人能走路了,則被首領養育着。女人都是美女,相貌美麗而壽命短,給人作妻妾,不到三十歲就死了。有兔大如馬,兔毛潔白,毛長一尺多,有貂大如狼,毛色純黑,毛長也是一尺多長。毛皮穿在身上能禦寒。」滿朝文武及在座的儒生聽了他這番議論,都拍着巴掌直笑,以為他這是信口雌黃,說這純屬「鄒衍九州與王嘉拾遺一類的談論而已」。司徒左長史王筠提出質疑道:「在《漢書》與《左傳》中記載着,女兒國的東面,蠶崖以西,狗國以南,有羌夷族的一個分支,那裡由一個女人作君主,但沒有把蛇作丈夫的道理,與您說的根本不同,這是為什麼呢?」傑公說:「根據現在所知道的情況,女兒國有六個。哪六個呢?北海東面與方夷北面有一個女兒國;天女下凡作她們的君主,國內有男有女,生活習俗與其他國家一樣;西南少數民族聚居的板楯以西有個女兒國,那裡的女人悍勇而男人恭順,女人為國君,把尊貴的男人作為丈夫,宮中蓄養男人當做侍妾嬪妃,多的時候有上百人,少的時候只有自己匹配的丈夫;昆明之南的邊境以外有個女兒國,女人以猿為丈夫,生下男孩像父親,生下來之後就進入山谷;晝伏夜出,生下的女孩則住在草窩裡和洞穴裡;南海的東南面有個女兒國,整個國家的女人都以鬼為丈夫,丈夫捕到禽獸作飲食供養她們;勃律山的西面有個女兒國,方圓一百里,山裡流出一條台虺河,女人在河水裡洗浴之後就懷孕,全國的女人都沒有丈夫;加上原先說的那個以蛇為丈夫的女兒國,總共是六個。從前狗國以南那個女兒國,在漢章帝時,國王死了,國王的妻子代替丈夫管理國家,歷時近百年,當時稱為女兒國,後來國王的子孫又重新做了君主。諸如以狗為丈夫、以猿為丈夫、以鬼為丈夫以及在河裡洗澡懷孕的這幾個女兒國,知識豐富的人都已經熟知,所以原先我便略而不論。」不久,扶桑國也緊接着派遣使臣來梁國貢獻地方物產,有黃絲三百斤,就是扶桑蠶吐出來後又用扶桑木灰加水煮過的那種蠶絲。武帝有一隻金香爐,重五十斤,將六根蠶絲辮在一起用來掛這只香爐,絲的承受能力綽綽有餘。扶桑使臣還貢獻了觀日玉,玉大如化妝鏡,方圓一尺多,明徹如琉璃,用它映着太陽觀看,太陽裡面的宮殿看得明白清楚。武帝令傑公與扶桑使臣談論他們的風俗地理物產,以及城鎮鄉村山脈河流等情況,並且問及他們歷史上的興亡變遷過程。使者提到自己的祖父叔叔大爺與兄弟時,傑公與武帝都認識,使者便感動得流着眼淚叩頭跪拜,一一介紹了本國的真實情況。隔了一年,南海的商人帶來三端(六丈為一端)火洗布,武帝以為他是帶的普通雜布來賣的。因為別的事情,武帝令傑公去召喚這位南海商人,傑公到了他經商的地方,遠遠地就認出來了,說:「這是火洗布,其中兩端是用樹皮織造的,一端是用鼠毛織造的。」走到跟前向商人一打聽,果然與傑公說的一樣。於是問他樹皮織的與鼠毛織的有什麼不同,傑公說:「樹皮織的質地堅硬,鼠毛織的質地柔軟,這就是它們的區別。如果用陽燧火山陰面的柘樹一燒,樹皮織的火洗布就會變形。」試驗了一下,果然如他所說。第二年冬天,扶南國的一艘大船從西天竺國駛來,出售玻璃鏡,鏡面一尺五寸,重四十斤,正反兩面都皎潔透亮,把五色物體放在鏡子上面,天亮時一看,鏡子上的東西就看不見了。有人問這面鏡子要多少價錢,那人說要一百萬貫錢左右,武帝令有關人員核算了一下,府庫裡的所有錢都拿出來也不夠這面鏡子的價錢。那位商人說,這面鏡子是色界天王做了功德方面的事,天降大雨。眾寶如山,天王便收存起來放在山上的庫府裡面,別人很難拿出來,用大塊的獸肉扔到庫府之中,肉腐爛後沾住寶物,一隻大鳥銜着飛了出來,銜出來的就是這面寶鏡,舉國上下都不認識這面寶鏡,無人能夠拿得出這個價錢的。把這面鏡子拿給傑公看,傑公說:「這是天上的寶物,確實不假。從前波羅尼斯國王有大功德,能夠得到兩面寶鏡,鏡的亮光照到的距離,大鏡是三十里,小鏡是十里。到了他的玄孫功德盡了,天火焚燒了宮殿,大寶鏡的光明能夠抵禦火災,不至于被焚燒;小寶鏡的光明微弱,被火燒了,雖然光彩黯淡了,仍能在方圓一百步之內,抵禦毒物的侵害,那面小寶鏡就是這面鏡子。當時國王賣得金兩千餘斤,寶鏡便到了商人手裡,後來國王功德極少,大寶鏡失去了、便把這面小寶鏡收奪了回去,又藏在王宮裡。這位國王的第十世孫子無道,國內眾人要殺害他,這面寶鏡又出了王宮,大概被大臣得到了,那就會進入商人的手裡。它的價值是千兩黃金,把全部府庫的儲存拿出來也不夠。」武帝便命傑公與這位商人談論這面鏡子的出處、特點等,商人由此非常信服。傑公又問商人:「此乃稀世國寶,國王如果同意出賣,就應該是大秦的波羅奈國失掉給的羅國的大國王與大臣所有,你乃一位別國的客人,怎麼能夠有這面寶鏡呢?一定是盜竊到這裡來的吧。」這位商人半天也回答不上來,不久,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