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吳子兵法 - 2 / 9
其他類 / 吳起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5、吳子曰;「凡兵之所起者有五:一曰爭名,二曰利,三曰積惡,四曰內亂,五曰因饑。其名又有五:一曰義兵,二曰強兵,三曰剛兵,四曰暴兵,五曰逆兵。禁暴亂曰義,恃眾以伐曰強,因怒興師曰剛,棄禮貪利曰暴,亂人疲,舉事動眾日逆。五者之服,各有其道,義必以禮服,強必以謙服,剛必以辭服,暴必以詐服,逆必以服。」

[譯文]

吳子說:「戰爭的起因有五種:一是爭名,二是爭利,三是積仇,四是內亂,五是饑荒。用兵的性質也有五種:一是義兵,二是強兵,三是剛兵,四是暴兵,五是逆兵。禁暴除亂,拯救危難的叫義兵,仗恃兵多,征伐別國的叫強兵,因怒興兵的叫剛兵,背理貪利的叫暴兵,不顧國亂氏疲,興師動眾的叫逆兵。對付這五種不同性質的用兵,各有不同的方法,對義兵必須用道理折服它,對強兵必須用謙讓悅服它,對剛兵必須用言辭說服它,對暴兵必須用計謀制服它,對逆兵必須用威力壓服它。」

6、武候問曰:「願聞治兵、料人、固國之道。」

起對曰:「古之明王,必謹君臣之禮,飾上下之儀,安集吏民順俗而教,簡募良材,以備不虞。昔齊桓募士五萬,以霸諸侯,晉文召為前行四萬,以獲其志。秦繆置陷陳三萬,以服鄰改。故強國之君,必料其民。民有膽勇氣力者,聚為一卒。樂以進戰效力,以顯其忠勇者,聚為一卒。能踰高超遠、輕足善走者,聚為一卒。王臣失位而欲見功于上者,聚為一卒。棄城去守、欲除其醜者,聚為一卒。此五者,軍之練鋭也。有此三千人,內出可以決圍,外入可以屠城矣。」

[譯文]

武侯對吳起說「我想知道關於治理軍隊、統計人口、鞏固國家的方法。」

吳起回答說:「古時賢明的國君,必嚴守君臣間的禮節,講究上下間的法度,使吏民各得其所,按習俗進行教育,選募能幹的人,以防不測。從前齊桓公招募勇士五萬,賴以稱霸諸侯。晉文公招集勇士四萬作為前鋒,以得志于天下,泰穆公建立衝鋒陷陣的部隊三萬,用以制服鄰近的敵國。所以,發備圖強的君主,必須查清人口,把勇敢強壯的人,編為一隊。把樂意效命顯示忠勇的人,編為一隊。把能攀高跳遠、輕快善走的人,編為一隊。把因罪罷官而想立功報效的人,編為一隊。把曾棄守城邑而想洗刷恥辱的人,編為一隊。這五種編隊都是軍隊中的精鋭部隊。如果有這樣三十人,由內出擊可以突破敵人的包圍,由外進攻,可以摧毀敵人的城邑。」

7、武侯問曰:「願聞陳必定、守必固、戰必勝之道。」起對曰:「立見且可,豈直聞乎!君能使賢者居上,不肖者處下,則陳已定矣。民安其田宅,親具有司,則守已固矣。百姓皆是吾君而非鄰國,則戰已勝矣。」

[譯文]

武侯說:「我想知道如何能使陣必定、守必固、戰必勝的方法。」

吳起答:「立即看到成效都可以,豈只是知道而已!您能將有才德的人加以重用,沒有才德的人不予重用,那末陣就已穩定了。民眾安居樂業,親敬官吏,那末守備就已鞏固了。百姓都擁護自己的國君,而反對敵國。那末戰爭就已勝利了。」

8、武候嘗謀事,群臣莫能及,罷朝而有喜色。起進口:「昔楚莊王嘗謀事,群臣莫能及,退朝而有憂色。申公問曰:『君有憂色,何也‧』曰:『寡人聞之,世不絶聖,國不乏賢,能得其師者王,得其友者霸。今寡人不才,而群臣莫及者,楚國其殆矣!』此楚莊王之所憂,而君說之,臣竊懼矣。」於是武侯有慚色。

[譯文]

武侯曾經和群臣商議國事,群臣的見解都不如他,他退朝以後面有喜色。吳起進諫說:「從前楚莊王曾經和群臣商議國事,群臣都不及他,他退朝後面有憂色。申公問他:『您為什麼面有憂色呢‧』楚莊王說:『我聽說世上不會沒有聖人,國家不會缺少賢人,能得到他們做老師的,可以稱王,得到他們做朋友的,可以稱霸。現在我沒有才能,而群臣還不如我,楚國真危險了。』這是楚莊王所憂慮的事,您卻反而喜悅,我私下深感憂懼。」於是武侯表示很慚愧。

《吳子·料敵第二》白話譯文



作者:[吳起] 來源:[] 瀏覽:[570] 2006-05-07

料敵,即判斷敵情。全篇六節,主要是分析六國形勢,治軍、選士以及判斷敵情和因敵致勝的方法。第91011節,本是武侯與吳起一次談話的內容。為便于閲讀,仍按《匯解》分段註譯。

9、武侯謂吳起曰:「今泰脅吾西,楚帶吾南,趙衝否北,齊臨吾東,燕絶吾後,韓據吾前,六同之兵四守,勢甚不便,憂此奈何?」

起對曰:「夫安國家之道,先戒為寶。今君已戒,禍其遠矣。臣請論六國之俗,夫齊陳重而不堅,秦陳散而自鬥,楚陳整而不久,燕陳守而不走,三晉陳治而不用。」

[譯文]

武侯對吳起說:「今秦國威脅着我西部,楚國圍繞着我南部,趙國面對著我北部,齊國緊逼着我東部,燕國阻絶着我的後面,韓國據守在我的前面,六國軍隊四麵包圍着我們,形勢非常不利,我對此很憂慮,該怎麼辦呢?」

吳起答:「保障國家安全的方法,先有戒備是最重要的。現在您已經有了戒備,離禍患就遠了。請允許我分析一下六國軍陣的情況,齊國陣勢龐大但不堅固,泰國陣勢分散但能各自為戰,楚國陣勢嚴整但不能持久,燕國陣勢長於防守但不善於機動,韓、趙陣勢整齊但不頂用。」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