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封神演義 - 7 / 298
古典小說類 / 陳仲琳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崇應彪見父親敗走,意急心忙,慌了手;不提防被全忠當心一戟刺來,應彪急閃時,早中左臂,血淋袍甲,几乎落馬。眾將急上前架住,救得性命,望前逃走。全忠欲要追趕,又恐黑夜之間,不當穩便,只得收了人馬進城。此時天色漸明,兩邊來報蘇護。

護令長子到殿前問曰:「可曾拿了那賊?」全忠答曰:「奉父親將令,在五間鎮埋伏,至半夜敗兵方至。孩兒奮勇刺死孫子羽,挑崇侯虎護心甲,傷崇應彪左臂,几乎落馬,被眾將救逃。奈黑夜不敢造次追趕,故此回兵。」蘇護曰:「好了這老賊!我兒且自安息。」不題。不知崇侯虎往何處借丘?且看下回分解。

第叄回 姬昌解圍進妲己

崇侯奉敕伐諸侯,智淺謀庸枉怨尤;白晝調兵輸戰策,黃昏劫寨失前籌。從來女色多亡國,自古權奸不到頭;豈是紂王求妲己,應知天意屬東周。

話說崇侯虎父子帶傷,奔走一夜,不勝睏乏。急收聚敗殘人馬,十停止存一停,俱是滯着重傷。侯虎一見眾軍,不勝感傷。黃濟元轉上前曰:「君侯何故感嘆?勝敗軍家常事,昨日偶未提防,誤中奸計;君侯且將殘兵暫行札住,可發一道催軍文書,往西岐催西伯速調兵馬前來,以便截戰。

一則添兵相助,二則可復今日之恨耳。不知君侯意下若何?」侯虎聞言沉吟曰:「姬昌按兵不舉,坐觀成敗,我今又去催他,反便宜了他一個違逆聖旨罪名。」正遲疑間,只聽前邊人馬大隊而來;崇侯虎不知何處人馬,駭得魂不附體,魄繞空中。急自上馬,望前看時;只見兩桿開處,見一將面如鍋底,海下赤髯,兩道白眉,眼如金鈴,帶九雲烈焰飛獸冠,身穿鎖子連環甲,大紅袍,腰繫白玉帶,騎火眼金睛獸,用兩柄湛金斧。

此人乃崇侯虎兄弟崇黑虎也,官拜曹州侯。侯虎一見是親弟黑虎,其心方安。黑虎曰:「聞長兄兵敗,特來相助;不意此地相逢,實為萬幸!」崇應彪馬上亦欠身稱謝叔父:「有勞遠涉。」黑虎曰:「小弟此來與長兄合兵,復往冀州,弟自有處。」彼時大家合兵一處,崇黑虎只有叄千飛虎兵在先,隨後二萬有餘人馬,復到冀州城下安營。曹州兵在先,吶喊叫戰。

冀州報馬飛報蘇護:「今有曹州崇黑虎兵至城下,請爺軍令定奪。」蘇護聞報,低頭默默無語,半響乃言曰:「黑虎武藝精通,曉暢玄理;滿城諸將,皆非對手,如之奈何?」左右諸將聽護之言,不知詳細。只見長子全忠上前日:「兵來將當,水來土掩,諒一崇黑虎,有何懼哉?」護曰:「汝少年不諳事體,自負英雄;不知黑虎曾遇異人,傳授道術,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中之物,不可輕視。」全忠大叫曰:「父親長他人鋭氣,滅自己威風,孩兒此去,不生擒黑虎,誓不回來見父親之面!」護曰:「汝自取敗,勿生後悔。」全忠那裡肯住,翻身上馬,開放城門,一騎當先,厲聲高叫:「探馬的,與我報進中軍:」叫崇黑虎與我打話!「」藍忙報與二位主帥得知:「外有蘇全忠討戰。」黑虎暗喜曰:「吾此來:一則為長兄兵敗,二則為蘇護解圍,以全吾友誼交情。」令左右備坐騎,即翻身來至軍前,見全忠耀武揚威。黑虎曰:「全忠賢侄!你可回去,請你父親出來,我自有話說。」全忠乃幼年之人,不諳事體;又聽父親說黑虎梟勇,焉肯善回?乃大言曰:「崇黑虎!我與你勢成敵國;我父親又與你論甚交情?速倒戈收軍,饒你生命。不然,悔之晚矣!」黑虎大怒曰:「小畜生!焉敢無禮。」舉湛金斧劈面砍來,全忠將手中戟急架相迎,獸馬相交,一場惡戰。怎見得?

二將陣前尋鬥賭,兩下交鋒誰敢阻?這個似搖頭獅子下山岡,那個如擺尾狻猊尋猛虎;這一個真心要定錦乾坤,那一個實意欲把江山補。從來惡戰幾千番,不似將軍真英武。

二將大戰冀州城下,蘇全忠不知崇黑虎幼拜截教真人為師。秘授一個葫蘆,背伏在脊骨上,有無限神通。全忠只倚平生勇猛,又見黑虎用的是短斧,不把黑虎放在心上,眼底無人,自逞己能,欲要擒獲黑虎,把平日所習武藝,盡行使出。戟有尖有枝,九九八十一進步,七十二開門,騰,挪,閃,讓,遲,連,收,放,怎見好戟?

能工巧匠費經營,老君爐裹煉成兵;造出一根銀尖戟,安邦定國乾坤。黃展,叄軍害怕;豹尾動,戰將心驚。沖行營,猶如大蟒;踏大寨,虎蕩羊群。休言鬼哭與神嚎,多少兒郎輕喪命;全憑此寶安天下,晝戟長定太平。

蘇全忠使盡平生精力,把崇黑虎殺了一身冷汗。黑虎嘆曰:「蘇護有子如此,可謂佳兒!真是將門有種。」黑虎把斧一晃,撥馬便走;就把蘇全忠在馬上笑了一個腰軟骨酸:「若聽俺父親之言,竟為所誤;誓拿此人,以滅我父之口!」放馬趕來,那裹肯舍?緊走緊趕,慢走慢追;全忠定要成功,往前趕有多路。黑虎聞腦後金鈴響處,回頭見全忠趕來不捨;忙把脊樑上紅葫蘆頂揭去,唸唸有詞。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