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封神演義 - 2 / 298
古典小說類 / 陳仲琳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駕出朝歌南門,家家焚香設案,戶戶結綵鋪氈;叄千鐵騎,八百禦林,武成王黃飛虎保駕,滿朝文武隨行。前至女媧宮,天子離輦上殿,香焚爐中,文武隨班拜賀畢。紂王觀看殿中華麗,怎見得?

殿前華麗,五彩金;金童對對執幢,玉女雙雙捧如意。玉鈎斜掛,半輪新月懸空;寶帳婆娑,萬對綵鸞朝鬥。碧落床邊,俱是舞鶴翔鸞;沉香寶座,造就走龍飛鳳。飄飄奇彩異尋常,金爐瑞靄:裊裊禎祥騰紫霧,銀燭輝煌。

君王正看行宮景,一陣狂風透膽寒。

紂王正看此宮,殿宇齊整,樓閣豐隆;忽一陣狂風,捲起帳幔,現出女媧聖像,容貌瑞麗,瑞彩翩□國色天姿,宛然如蕊宮仙子臨凡,月殿嫦娥下世。古語云:「國之將興,必有禎祥;國之將亡,必有妖孽。」紂王一見,神魂飄蕩,陡起淫心,自思:「朕貴為天子,富有四海,縱有六院,叄宮,並無有此艷色。」遂命取文房四寶,侍駕官忙將取來,獻與紂王。

天子深潤紫毫,,在行宮粉壁之上,作詩一首:

「鳳鸞寶帳景非常,儘是泥金巧樣妝,曲曲遠山飛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梨花帶雨爭嬌艷,芍藥籠煙騁媚妝,但得妖嬈能舉動,取回長樂侍君王。」

天子作畢,只見首相商容啟奏曰:「女媧乃上古之正神,朝歌之福主。老臣請駕拈香,祈求福德,使萬民樂業,雨調風順,兵火寧息。今陛下作詩,褻渭聖明,毫無虔敬之誠;是獲罪於神聖,非天子巡幸祈請之禮。願主公以水洗之,恐天下百姓觀見,傳言聖上無德政耳!」王曰:「朕看女媧之容,有絶世之姿,因作詩以讚美之,豈有他意,卿無多言!況孤乃萬乘之尊,留與百姓觀之,可見娘娘美貌絶世,亦是孤之遺筆耳。」言罷同朝。文武百官,默默點首,莫敢誰何,俱箝口而回。有請為證:

「鳳輦龍駒出帝京,拈香祝女中英;只知祈福黎民樂,孰料吟詩萬姓驚?目下狐狸為太后,眼前豺虎盡簪纓;上天垂象皆如此,徒令英雄嘆不平!」

天子駕回,升龍德殿,百姓朝賀而散。時逢望辰,叄宮妃後朝君,中宮姜後、西宮黃妃、馨慶宮楊妃,朝畢而退,按下不表。且說女媧娘娘降誕,叄月十五日,往火雲宮朝賀伏羲炎帝軒轅叄聖而回。下得青鸞,坐於寶殿,玉女金童朝禮畢。

娘娘猛頭,看見粉壁上詩句,大怒罵曰:「殷受無道昏君!不想修身立德,以保天下;今反不畏上天,吟詩褻我,甚是可惡!我想成湯伐桀而王天下,享國六百餘年,氣數己盡;若不與他個報應,不見我的靈感。」即喚碧霞童子,駕青雲往朝歌一回不題。那說二位殿下殷郊、殷洪來參謁父王。那殷郊後來是封神榜上值年太歲,殷洪是五穀神,皆有名將神。

正行禮間,頂上兩道紅光衝天。

娘娘正行時,被此氣擋住雲路。因望下一看,如紂王尚有二十八年氣運,不可造次,暫行回

宮,心中不悅。喚彩雲童兒把後宮中金葫蘆取來,放在丹墀之下,揭起葫蘆蓋,用手一指;葫蘆中有一道白光,其大如椽,高四五丈有餘。白光之上,懸出一面來,光分五彩,瑞映千條,名曰:「招妖。」不一時,悲風颯颯,慘霧迷迷,陰雲四合,風過數陣,天下群妖俱到行宮,聽候法旨。

娘娘吩咐彩雲,着各處妖魔且退,只留軒轅墳中叄妖伺候。叄妖進宮參謁,口稱:「娘娘聖壽無疆。」這叄妖一個是千年狐狸精,一個是九頭雉鷄精,一個是玉石琵琶精,俯伏丹墀。娘娘曰:「叄妖聽吾密旨!成湯氣運黯然,當失天下;鳳鳴岐山,西周已生聖主。

天意已定,氣數使然。你叄妖可隱其妖形,託身宮院,惑亂君心;俟武王伐紂以助成功,不可殘害眾生。事成之後,使你等亦成正果。」娘娘吩咐已畢,叄妖叩頭謝恩,化清風而去。

正是:「狐狸聽旨施妖術,斷送成湯六百年。」有請為證:

「叄月中旬駕進香,吟詩一首起飛殃;只知把筆施才學,不曉今番社稷亡。」

按下女媧娘娘吩咐叄妖不題。且言紂王只因進香之後,看見女媧美貌,朝暮思想,寒暑盡忘,寢食俱廢;每見六院,叄宮,真如土飯塵羹,不堪諦視;終朝將此事不放心懷,鬱鬱不樂。一日,駕升顯慶殿,時有常隨在惻。紂王忽然猛省,着奉禦宣中諫大夫費仲,乃紂王之幸臣。

近因大師聞仲奉敕平北海,大兵遠征,戌外立功,因此上就寵費仲、尤渾二人。此二人朝朝蠱惑聖聰,讒言獻媚,紂王無有不從。大抵天下將危,佞臣當道。不一時費仲朝見。

王曰:「朕因女媧宮進香,偶見其容貌麗,絶世無雙,叄宮六院,無當朕意,將如之何?卿有何策,以慰朕懷?」費仲奏曰:「陛下乃萬乘之尊,富有四海,德配堯舜;天下之所有,皆陛下之所有,何患不得,這有何難?陛下明日傳一旨,頒行四路諸侯,每一鎮選美女百名,以充王庭,何憂天下絶色,不入王選乎?」紂王大悅:「卿所奏甚合朕意,明日早朝發旨,卿且暫回。」隨即命駕還宮。畢竟不知此後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賞州侯蘇護反商

丞相金鑾直諫君,忠肝義膽孰能群?早知侯伯來朝覲,空費傾葵紙上文。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