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說唐後傳 - 2 / 154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只見有團營總兵官、游擊、千把總、參謀、百戶、都司、守備這一班武職們,也都是頂盔貫甲,跪接元帥。秦瓊吩咐站立兩旁,又見合教場大小三軍,齊齊跪下,送帥爺登了帳,點明隊伍,一共二十萬大隊人馬。點咬金帶一萬人馬為頭站先鋒:「須要逢山開路,遇水成橋。此去北番人馬甚是驍勇,一到邊關停住紮營,待本帥大兵到了,然後開鋒打仗。

若然私自開兵,本帥一到,就要取你首級。」先鋒一聲答應:「是,得令。」那魯國公程咬金,好不威風,頭戴烏金開口獬豸盔,身穿烏油黑鐵甲,內襯皂羅袍,左懸弓,右插箭,手提開山大斧,鬚髯多是花白的了。若講到掃北這一班公爺們,多有五六旬之外,儘是鬢髮蒼蒼年老的了。

這叫做:年老長擒年少將,英雄那怕少年郎。

只看程咬金有六旬外年紀,上馬還與天神相似,這般利害得狠。他領了精壯人馬一萬前去,逢山開路,遇水成橋,竟望河北幽州大路而行,我且慢表。

回言要講到朝廷龍駕,命左丞相魏徵料理國家大事,托殿下李治權掌朝綱。

貞觀天子同軍師徐茂公,出了午朝門,跨上日月催驌驦馬,一竟到教軍場來。

有秦瓊接到禦駕,遂命宰殺牛羊,奠旗纛神祇。皇上禦奠三杯,有元帥秦叔寶祭旗已畢,吩咐發炮起營。那一時哄嚨嚨三聲炮起,拔寨起兵,前面有二十萬人馬擺開陣伍,秦元帥戎裝打扮,保住了天子龍駕,底下有二十九家總兵官,多是弓上弦,刀在鞘,有文官送天子起程,回衙不表。

單講那些人馬離了長安,正往河北進發,好不威靈震赫。這些地方百姓人家,多是家家下闥戶戶關門。正是:太宗登位有三年,風調雨順國平安。康王麾下車元帥,表中差使進中原。

辱罵貞觀天子帝,今日興兵禦駕前。旗旛五色驚神鬼,劍戟毫光映日天。金盔銀鎧多威武,寶馬龍駒錦繡鞍。南來將士如神助,馬到成功定北番。

這個唐太宗人馬,旌旗招揚,正望北路進發。後有解糧駙馬小將軍,名喚薛萬徹,其人慣使雙錘,驍勇無敵,所以護送糧草來往。貞觀天子起了二十萬足數精壯人馬,前去定北平番,我且不表。

單說那北方外邦,第一關叫做白良關,卻對中原雁門關。白良關遠雁門關有二百里,多是荒山野地之處。雁門關外一百里,是中原地方;白良關外一百里,是北番地方。在此處各分疆界,若是大唐人馬到來,必須要穿過雁門關而至白良關的。

前日使臣官周綱,被太宗皇帝割去兩耳,早已回番,見過狼主,故此北番狼主傳令各關守將,日夜當心防備,又差探子遠遠在那裡打聽。那北番第一關上,有位鎮守總兵老爺,你道什麼人?他乃姓劉名方,字國貞,其人身長一丈,平頂圓頭,猶如笆斗,膊闊一庭,腰大十圍。生一張黑威威臉面,短腮闊口,兜風一雙大耳,兩眼銅鈴,硃砂濃眉,兩臂有千斤之力。他若出陣,善用一條丈八蛇矛,其人利害不過,若講到北番之將,

多是:

上山打虎敲牙齒,下水擒龍剝項鱗。

說不盡關關有好漢,寨寨有能人。此一番定北不打緊,只怕要征戰得一個:頭落猶如瓜生地,血湧還同水泛江。

當下劉國貞正在私衙與偏正牙將們講究兵法,忽有小番兒報進來了,說道:「啟上平章爺,不好了,小將打聽得南朝聖主太宗唐皇帝,禦駕親領二十萬大隊人馬,有護國公大無帥秦瓊,帶了數十員戰將,手下有合營總兵官,前來攻打白良關了。」劉國貞聞言,不覺駭然說:「唐朝天子親領人馬來了,可打聽得明白?」小番在雁門關探聽得明明白白的,故來通報。”國貞道:「既是明白的,可曉他人馬離此有多少路了?」「小番探得他此時頭站先鋒,差不多出雁門關了。」那國貞哈哈大笑道:「好好好,送死的來了。」這一班眾將連忙問道:「大老爺為何聞說南朝起兵前來,反是這等大笑?」國貞說:「諸位將軍,你們有所不知,俺們狼主千歲,欲取中原花花世界,錦繡江山,所以前日命周綱打戰書與太宗唐王。若是唐童不起兵來,到也奈何他不得。如今那唐王禦駕,親領人馬前來,也算我狼主洪福齊天,大唐的萬裡山河穩穩是我狼主的了,豈不快活。」眾將道:「大老爺,何以見得穩取中原,如此容易?」國貞道:「列位將軍,豈不曉那唐童全靠秦叔寶、尉遲恭利害。

他只道北番沒有能人,所以禦駕親自領兵前來征剿我們,他還不曉得北番狼主駕前,關關多是英雄豪傑,何懼叔寶、敬德乎?待唐兵到來,必然攻打白良關。待本鎮去活捉唐朝臣子以獻狼主,豈非本鎮之功。」諸將大喜。

叫聲:「平章爺須要小心。小將們別過了。」不表這班花知魯達們回衙,單講劉國貞吩咐把都兒,關上多加些灰瓶石子,蹋弓弩箭,若唐兵一到,速來報本鎮知道。把都兒一聲答應,自去緊守關頭,我且不表。

單講那先鋒程咬金領了一萬人馬,從河北一帶地方出了雁門關,又是兩日路程,有軍士報說:「啟上先鋒爺,前面是白良關北番地方了。”咬金道:「既到番地,吩咐安營,扣關下寨,放炮定營。」眾將一聲得令,頃刻把營盤紮住。咬金吩咐小軍打聽,大兵一到,速來報我。

軍士答應自去。如今要說到貞觀天子,統領大隊人馬,過了雁門關,一路下來。早有程咬金遠遠相接說:「元帥,小將在此候接帥爺、龍駕。前面已是白良關了,不敢抗違帥令,等候三天,一同開兵。」元帥說:“本帥自令北番早定,馬到成功。」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