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海瑞傳 - 11 / 155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二賊自思:「哪裡有這等好人?我們要問他一個名姓,日後亦好報答與他。」遂復走回海瑞床前,叩了幾個頭謝道:「小人不合偷竊相公銀兩衣服,被相公拿住,以為萬死不贖。今蒙相公如此大義,釋放我等,正所謂恩同再造,德被二天。小人等雖系竊賊,亦曉得知恩報恩的,敢懇相公明示尊姓大名,俾得小人等日後銜結。」

海瑞道:“我姓海名瑞,乃瓊山縣人氏,現在睦賢鄉內居住。亦不望你等報答,但願你們改邪歸正,便似報答我一般。

請問壯士高姓尊名?”那王安道:“小人姓王名安,他名張雄,二人都是綠林中朋友。只因家貧,無可謀生,不得已而為此事。

如今蒙海相公這番恩典教訓,我們自願改邪歸正,再不做賊了。”海瑞喜道:「你等既願改邪歸正,但是無資可做營生。我當稍有相助。」隨將銀包解開,每人賞他一錠五兩重紋銀,道:「你們且拿去做個小營生,覓個餬口之計罷。」

二人看見他如此慷慨,那裡肯受,謝了說道:「蒙海相公釋放,已自感激了,還敢受賜麼?銀子是決不敢受的。如今小人們既不做賊,無處安身,情願隨海相公做個家人,執鞭隨鐙,也是好的。不知相公肯賜收錄否?」海瑞連說:「不敢,君等皆有為之士,豈可屈於我下。還是拿了銀子去找些生計餬口的是。」王安道:「小人們見了相公如此大義慷慨,那裡捨得,必要求相公收錄。」說罷,跪在地下,不住的叩頭,哀哀求懇。

海瑞見他們如此懇切,乃扶起道:「你等既欲相隨我,但我乃是一個窮秀才,如今要到省城赴科,只恐你們受不得這些苦楚呢?」二人齊道:「但得相公肯賜收錄,小人等現有米飯,還可自行預備,不須相公憂慮。」海瑞道:「這個卻不能用你的。既然如此,就要聽我的話,方纔可以相隨,不然不敢為伴了。」二人道:「相公有甚的吩咐,小人們無有不依的。求相公教誨就是。」

海瑞道:「一不許你等盜劫他人銀錢衣物,二不許貪婪,三不許飲酒滋事,四不許管人閒事,五不許賭博。兼之,朝夕俱要在我身旁,凡事俱要公道,不得一毫徇私。此數者,稍有一件不從,我亦不敢奉屈了。」二人齊聲應諾道:「相公吩咐,怎敢妄為?無不凜遵的!」海瑞即改張雄為海雄,改王安為海安。二人此後就改邪歸正,甘心服役。次日海瑞便將二人之事,對眾友說知,無不服其大義正氣,能化偷兒之頑梗。正是:只因正氣人欽服,真頑到此亦生靈。

畢竟海瑞這回赴考,可能得中否?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回  奸人際會風雲

卻說海瑞收了海安、海雄二人,會同諸友,渡過重洋,望着雷州進發,並去探望岳母張夫人並張國璧。數載重逢,訴不盡契闊的話。張夫人備了一席豐盛酒筵,一則與女婿接風,二則與女婿潤筆,席中備極親情。夫人道:「姑爺,我看你這回面上光彩,今科必定高中的。」海瑞道:「叨藉岳母福庇,倘若僥倖博得一榜歸來,亦稍酬令嬡一番酸楚矣。」夫人道:「小女三從不諳,四德未聞,幸配君子,正如蒹葭得倚玉樹,何幸如之!」海瑞道:「不是這等說。小婿家徒四壁,令嬡自到寒門,躬操井臼,備嘗艱苦,小婿甚屬過意不去。倘叨福庇,此去若得榜上有名,方不負她呢!」二人席上敘說衷腸,是夜盡歡而散,就在張家下榻。

次日,國璧又來相請過去。酒至半酣,國璧笑道:「我老矣,恐不復見妹丈飛騰雲霄也。」海瑞慰之曰:「尊舅不必過慮,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又豈人所能逆料?」相與痛飲。次日張夫人送了十兩程儀,復招往作餞。國璧亦有盤費相贈。海瑞告別,即與諸友起身,望着高州進發而去。

舟車並用,不止一日,已抵羊城,覓寓住下。考遺才,卻幸高列,在寓所靜候主考到來。是年乃是江南胡瑛為正主考,江西彭竹眉是副主考,二人都是兩榜出身,大有名望的。這胡瑛現任太常寺卿,帝甚重其為人,故特放此考差。彭竹眉原是部屬,亦為帝所素知。二人銜了恩命,即日就道。八月初二日,已抵省垣,有司迎入公署。至初六日,一同監臨提調各官入闈。

初八日,海瑞與諸友點名進院。三篇文藝,珠玉琳瑯,二場經論,三場對策,無不切中時弊,大為房師歎賞,故得首薦。至揭曉日,海瑞名字列于榜上第二十五名。此時報錄的紛紛來報,喜煞了海安、海雄二人。那些同來的朋友,沒一個中的。是年庚午科,瓊屬就是中了海瑞一人,諸友皆來稱賀。到了會宴之日,海瑞隨同諸年友詣巡撫衙門,簪花謝聖,好不閙熱。

過了幾日,海瑞就要回家。或止之曰:「兄不日就要領咨入京會試。今又遠返,豈不是耽延時日?不若莫歸,打發家人回府報喜就是。」海瑞道:「不然,古人云:‘富貴不還鄉,如衣綉夜行。」今我雖不是甚的身榮,然既僥倖得中。必要親自謁墓,少展孝意。況拙荊在家切望,豈可因往返之勞,致父母之墓不謁?拙荊倚門,不能睹丈夫新貴之榮顏耶?我決不忍為此。”聞者無不敬服。海瑞拜謝過了房師,並會過諸同年,即與諸友同伴回瓊,一路上好不歡喜,所喜得有以報命于岳母並張國璧也。

非止一日,來到雷州。海瑞便要到岳家去拜謁,恐諸友因此耽擱,便令海安持書隨諸友回家報知。自與海雄來到張府拜謁岳母。夫人看見女婿得中,喜得手舞足蹈,自不必說。即命家人備酒稱賀。海瑞道:「還有舅兄處,亦要走走。」夫人聽了,嘆口氣道:「國璧前月死了,至今停喪在家,猶未出殯。」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