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21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北史演義

第21頁 / 共142頁。

朝廷有事出師,新興每以牛馬芻糧來獻。孝文以為忠,進位將軍,敕為秀容鎮第一酋長。宮室崇大,儼如王侯之居。府庫充積,富可敵國。

麾下猛將如雲,壯士如雨。生子榮,字天寶,聰明俊偉,才氣過人,又多力善射。少時隨父入朝,武帝見而愛之,以中山王元英之妹妻之,即北鄉公主也。其後新興年老,表請傳爵于榮,明帝許之。

榮襲父爵。新興死,魏又除榮游擊將軍。榮每到春秋二時,率領眷 屬往高山大澤之處射獵為樂,故其姊妹妻女皆善騎射。有子三人,長菩提,次義羅,三文殊,年皆幼。

女二:長曰娟娟,次曰瓊娟。娟娟年十四,容顏絶世,有傾城傾國之貌。伶俐多能,性剛烈如其父。後為肅宗嬪,敬宗立,榮復納之為後,終歸高氏,為獻武帝妃也。

當是時,榮見朝政日亂,六鎮皆反,而手下士馬精強,糧儲廣有,隱有撥亂救民、化家為國之志。又宗族強盛,弟兄叔侄皆有勇略。從弟名世隆。族弟二人:一名度律,一名仲遠。兄子二人:一名兆,字萬仁;一名天光。此五人者才智兼備,武藝超群,各鎮都畏之,號曰「爾朱五虎」。而五虎之中兆尤勇猛,榮愛之如子。一日,榮召五人謂曰:「四方兵起,名都大郡皆為賊據。朝廷出師累年,敗亡相繼,賊勢益甚。我恐此間亦不得安,我欲散財發粟以招四方智勇,翦除凶暴,上為朝廷出力,下為地方保障。汝等以為何如?」眾皆曰:「主公之見是也。上報國家,下安黎庶,此不世之勛,有何不可。」榮大喜,即于秀容城上豎起招賢旗一面,上書「廣招賢智,共濟時艱」。於是四方纔勇之士,相率來投。時南秀容于乞真殺了太仆卿陸延,據城造反。榮遣爾朱兆引兵三千擒之,斬于城下,將首級封進京師。

明帝大喜,封榮博陵郡公,長子菩提世襲,賜金三十斤、綵緞百匹以榮寵之。又桑乾鎮斛津洛陽、費也頭二人作亂,榮亦起兵破之於河西,斬其首級入朝。以功進封安北將軍,都督恆、朔二州軍事。榮自是英名四布,兵威益振,豪傑歸心。

六渾之友劉貴、司馬子如、賈顯智、尉景、竇泰等皆奔秀容,投在麾下效力。榮一一收納,隨才任使。敕勒人斛律金有武干,行兵能用匈奴之法,望塵知馬步多少,嗅地知敵兵遠近。初在 懷朔鎮楊鈞手下為將,鈞死歸拔陵。

見拔陵作事無成,脫身歸於爾朱氏,榮以為別將。六渾妹夫厙狄干見北方大亂,欲攜家避入京師。雲州刺史費穆知其才勇,劫至雲州,共守城池。其時北境州縣皆沒于賊,唯雲州一城獨存,四面阻絶,糧盡矢窮,外救不至。穆知不能守,遂與厙狄干棄城南奔,投于爾朱榮。榮送費穆歸朝,留狄干為別將,甚加禮待。一日,天光領二將來見,謂榮曰:「此尖山賀拔允、賀拔岳也。」榮喜,急起握二人手曰:「將軍兄弟英雄蓋世,想慕久矣,何幸今日得遇。但聞足下在恆州把守,未識何以至此。」允曰:「允自武川失守,父被賊害,與弟岳投奔恆州,為元仆射收錄。弟勝在廣陽王麾下為將,廣陽奉召入京,勝亦來恆州相投,弟兄遂得相聚。不料廣陽去後,眾皆怨望,推鮮于修禮為主,聚眾二十萬,擁兵來寇。

元仆射使允等出戰。 哪知城中外連內應,城遂破。元仆射奔往冀州,允弟兄三人在亂軍中相失。今勝不知何往,我二人投北而行。行了兩日,無處容身,因在山前嘆息。忽逢明公之侄天光,說及明公好賢禮士,勸予來歸,故傾心至此。如蒙收錄,當效馳驅。」榮曰:「將軍此來,天作之合也。但未識令弟何往,吾當遣人覓之,使汝手足同在一處。」因皆置為將軍。榮欲觀二人武藝,一日揀選人馬,帶允、岳同往射獵。過肆州城下,肆州刺史尉慶賓忌榮之強,閉城不出迎接。榮怒曰:「豎子敢爾慢人。」以兵襲之,破關而入,執慶賓將殺之。忽報營門外有一少年將軍,自稱賀拔勝,要見主公。榮曰:「破胡來耶?」即召入。破胡進至中軍,低首下拜。榮扶起笑道:「爾來何晚也?令兄令弟皆在此,專望將軍到來同聚。」破胡道:「勝自恆州戰敗,兄弟失散,奔往肆州,蒙尉 刺史以禮相待。今聞尉公冒犯虎威,行將就誅,特來求寬其死。幸明公恕之。異日勝事明公,亦不敢忘德。」榮道:「今見將軍,如魚得水,不勝大幸,何爭殺此一人。」命即放之,破胡拜謝。

允與岳上帳相見,悲喜交集。榮即解下腰間獅蠻帶賜之,署為副將。執慶賓還秀容署。爾朱羽生為肆州刺史,榮是時目中已無魏矣。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