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青春亡靈 - 1 / 68
推理懸疑類 / 大藪春彥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章 誤陷泥潭

 東京私立大學英語系三年級的學生石原,在故鄉——四國渡過了暑假,坐上了東海道線上的「瀨戶」特快列車的三等車廂。

 列車經過神戶時已是夜晚了,石原無聊地拿出一本小說讀起來。

 深夜,列車到達了名古屋站,坐在石原旁邊的一位中年男子下車了。這時,一位頭戴米色輕便禮帽,帽沿扣得低低的小夥子從過道對而快速走了過來,坐在空位上。

 小夥子身穿筆挺的馬海呢西裝,左手提著一隻天藍也手提皮箱,規格比石原的皮箱還大一些,他將石原的皮箱拿起來,把自己的皮箱放在石原的皮箱下面而,石原晃了一眼,沒有理他。

 石原將頭靠近車窗,從車窗玻璃上映出了石原他那瘦小的面孔。然而他的體重卻有將近七十公斤。剛才坐過來的小夥子此時正將頭靠在座椅背上,禮帽扣在臉上,好像正在睡覺。石原閉上了眼睛,也打箅睡一下。可是,今夜他總覺得有點什麼異常,自己怎麼也睡不著,他乾脆點燃一支菸吸了起來。

 列車過了安城后五、六分鐘左右,斷斷續續的汽笛聲忽然飄進了車廂,列車也意外地迅速減低了行駛速度。石原模糊地記得,這一帶不應該有特快列車的停車站呀?

 坐在旁邊的小夥子突然站了起來,蓋在臉上的禮帽在他站起的同時掉在了地板上,小夥子臉上現出了一副驚惶失措的表情。他連帽子掉在地板上也不管了,飛身撲向了視窗,想打開車窗。石原一見,忙伸手幫他一起把車窗高高拉起。一股涼風立即吹了進來,小夥子急急忙忙從窗子往外探頭。看淸了列車的行進方向后,趕緊縮回身來,放下了玻璃窗,檢起掉在地扳上的帽子,又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同學,請你幫幫忙,好嗎?」

 小夥子看著石原,壓低了聲音說道。聲調非常急切。

 「什麼事?」

 石原為他這一連串動作感到不可思議。

 「只一會兒的時間就行了,把你的皮箱和我的皮箱對換一下,行嗎?」

 小夥子的聲調愈加誠懇。

 「那怎麼行,不!」

 石原為他的話感到意外,便一口回絕了。

 「不是白幫忙。請你理解我的無理要求,我可以給你實惠的!」

 小夥子說著,從衣袋裡拿出一個裝得鼓鼓囊囊的餞包。從裡面抽出了兩張一萬日元的鈔票遞到了石原手上。

 「沒辦法,請一定幫忙,因為皮箱裡裝有重要的東西。」

 那人的聲音急切地近於哀求了。

 「因為不麻煩……,求你了!我一輩子都會記著你的好心。」

 小夥子說著,又拿出三張一萬日元的鈔票遞給石原。

 「既然這樣,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石原說著,接過五張紙幣,疊好放進衣袋裡。他想:自己皮箱裡裝的儘是些內衣和書,值不了多少錢,即使不還給自已,也不是一次壞的交易。

 小夥子又向石原問道:

 「是否能吿訴我你的姓名和住址,因為事後要馬上與你聯繫。」

 石原胡亂地說了一個假姓名和假地址給他,他暗暗笑道。

 「這個小夥子的皮箱裡多半是裝的走私煙、走私表吧!他肯定是想拿我的皮箱裡的東西給檢査官看,以便矇混過去。反正皮箱上,書上都沒有寫我的名字,真是棒極了。」

 列車在一個小小的鄉村站停了下來,從過道兩頭走過來四位一眼就能看出是刑警的人,戴禮帽的小夥子臉上一付很不自然的表情,他佯裝鎮靜地點上了一支香菸。

 「是平田嗎?」

 年紀最大的一位刑警問,然後出示了逮捕證。

 「哈哈,知道了。老爺們,你們追上我不覺得太晚了嗎?」

 小夥子目中無人地笑道。並嘲弄地伸出了雙手,讓刑警將手銬戴在自已的手腕上。一位刑警取下行李架上較大的一

 只皮箱向小夥子問道。

 「你的行李是這件吧?」

 石原在旁邊連忙撒謊說。

 「不!那是我的行李。」

 「瀨戶」號列車到達東京站已是第二天早晨。石原提著從平田那裡換來的沉重的皮箱,坐進了出租車。因為賺了五萬日元,所以沒有必要吝嗇。

 石原的公寓在關口街,是平常的木結構兩層樓房子,其中有一間面積是四張大小的榻榻米日本住房面積的計量單位,以鋪在地板上的草蓆張數計算,那就是石原的居室。

 石原取出存放在看門大娘那裡的鑰匙,一邊喊著「我回來了!」,一邊邁著沉重的步子登上了樓梯。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