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血拚 - 1 / 64
推理懸疑類 / 血拚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第一章 目標(1)



目標

1



一艘在紋別港第三號碼頭靠巖的異樣船周圍,人群激憤。五十噸的北斗丸,是一艘改造的漁船,裝備有大功率的動力機和雷達,就是斷胃的狩海獸。
津山佑介和森尾美紀在船上的操作室露面。那個緊舵盤,體形象摔跤手的老船長,沉著臉,露出雪白的牙齒。
「津山君,不會遲到吧。帶來的夥計們全在船艙下。那些照像器材的作用是不是有些言過其實啦。」
「哎,叫許多人來搬這些東西,真有些麻煩。天氣怎麼樣?」
津山邊望著自動儀表邊問。
「暴風雨嘛倒是不會有,據通訊衛星和觀測所昨晚的海洋情報,北海道沿岸的浮冰可能向海面漂去,在標的海中央,韃靼海峽附近集結冰域」。
「是嗎,那獵物呢?」
「嗯,會向那地方集合的。這類的動物在浮冰上要走動,即使在大白天里,憑本事也能找到。當然用雷達尋找是先決,不存在問題。」
同貫幸平握著舵盤笑了。
作為船長兼射手,同貫幸平責任重大。
他年齡不詳。在黑襯衫外套上較厚毛皮的高大身材,看上去像一位老練的摔跤手和裁判員。
這隻船上,除了同貫幸平以外,還有另外三名船員,在船航行時,他們是輪機員、通訊兵、甲板夫,但一到獵場全都成了射手。每人裝備了二枝步槍和足夠的于彈。
「準備完了!」
「解開纜繩!」
不久便響起了準備完了的聲音,同貫用那粗野的嗓音在回答。
「好,上船,起錨!」
北斗丸在拂曉四點離開了紋別港。
海是黑沉沉的。洶涌的浪花拍擊著正在大轉彎的船的右舷。
船右旋終止,開出碼頭。
同貫幸平在出了碼頭之後,將自動航行裝置固定在六十度線上。船的操作全自動化。除了出港和接近獵物時用人工細心操作外,自動固定航向后,可以使航行十分順利。儘管海面上不時出現大風大浪,然而船仍可以自動保持航向。同貫在航行中仍一步也不離開駕駛艙。
「啊,對不起,請為這姑娘借用一下船長室。」
「呵,她是模特兒吧,真漂亮。是發現冰島對於攝影最合適吧。」
到此,同貫用不帶絲毫慾望,充滿平靜的眼神看了一眼森尾美紀,然後手不離舵,看著前方的海面,全神貫注。
「那麼,如果到達獵場請聯絡一下,我們在底艙等待機會。」
津山帶美紀出了艙門。
掌舵的同貫是漂泊北海的人。憑津山有限的瞭解,此人的本事在日本與衆不同,別看他枯竭單薄的瘦長身子,卻主宰著大片地盤,海上的匪幫都望而生畏。
津山認識同貫幸平是在六年前,當時他的廣告代理店剛獲得會籍。作為兩小時電視劇發起人的津山,爲了在廣告中插入廣告照片,指定要找一位當代日本最後的傳奇式的漂泊獵人。
在炎熱陽光照射下的冰島雪原,漂泊獵人在靜止狀態中胸前緊抱著槍,另一支手將冰塊打碎在酒杯里,望著晚霞飲著那一天的終止的「巖石」,這是所構思的商業廣告。
「我嘛是一滴酒也不沾的,爲了使扣扳機的手不發抖,甚至把酒、女人和賭博也當違禁品,我有我的信念。」
「知道,知道,你用手擋住酒杯怎麼樣?」
這是一次次愉快的交涉,在津山細心的說服下,同貫當時勉勉強強接受了模特兒工作。由於是北海道頗有名氣的人物,地方報紙很快就採用,使之成為一種大規模的宣傳攻勢。從那時,倆人經常保持著工作上的來往。
兩週前,電視里閃出第一寶飾的黑田身影時,特別是報告了事實之後,津山立即就想起了紋別的同貫幸平。
「探到了,探到了,浮冰就解凍的四月五日,只有一隻艘寶港的漁船叫天祐丸號到北洋去捕魚。就是通常聽說的考查船,同蘇聯核潛艇時常在某地方接觸。這次也是在北緯四十八度,東經一百四十一度的地點,在大冰塊山旁作業。第一寶飾公司內估計馬上就要進新貨,不會錯的。津山君,記住是天祐丸號!」
聽了報告后的瞬間,津山之所以想到紋別的同貫幸平,理由很簡單,同貫和他的團伙持有槍支和狩獵船。
津山盤計了怎樣利用他們。
計劃很快就決定了。同紋別通了話,同貫一聽有這樣的機會就答應了。
「是什麼?可以商談嗎?」
「還是數月前的工作。不過這次模特兒帶來了美人。同貫君,那美人、攝影者和我們一行乘船到有冰島的地方,這樣的工作會打攪你嗎?」
「嗯,喜歡北方的海就好啦。津山君也好久不見,等到了浮冰解凍的地方,作為朋友——捕鯨射手取水貂鯨的尾部來款待。什麼人都可以帶上一塊兒去。」
真是充滿野性、粗心的男人!
就這樣,他受了津山等人的邀約。
約定后,月初的一個夜晚,在同貫的家裡,用剛從冰下捕獲的海產品盛情地款待了他們……
爲了擁有槍支和船,我們將背判同貫和津山。
津山下了舷梯,窺探下面的艙室。
有七個身穿登山夾克、滑雪服和防水風登山服的人,隨隨便便地躺在船艙里。這些是津山帶來的男子。他們各自抱著攝影用的照明器材。這些攝影師的才能不是亂吹的,只要津山一聲令下,任何粗暴和溫柔的事情這些男人都能做到,難怪「人間計劃」是這些攝影師的世界。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