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尤物 - 1 / 56
推理懸疑類 / 西村壽行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第一章 調情聖手 貴婦墮落



渡邊伸出不隱約的雙手捧住她的臉,動作溫柔得教她感到難以承受。她是沒指望或許該說不敢指望會更貼切一些,他的溫柔對待,以及他此刻凝視她的眼神,他把她拉進自己懷裡,抱著她好長好長一段時間,什麼話也沒有說。
終於,他開始吻她,整個晚上,因為過度渴望而凝聚成的硬結,此刻開始化解為緩緩的甜蜜,流過她的每一根神經和每一顆細胞,就像一條遺忘的溪流。
她剛才一邊期待這一刻的到來,但眼前所發生的一切,絕非她所曾奢望祈求的,此刻當他得抬起頭,她幾乎無法正視他,兩片眼瞼低垂著,沉重中帶著喜悅。
「你很漂亮,」他的聲音象棉絮被彈起來一般,輕飄飄地落進她的耳朵里去。
他修長的手指正從她眉梢上往下滑到她的下巴,「你真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他微笑著,手指就輕柔地拂過她的雙唇,所帶給她的觸覺恰似燃燒的小火苗。
她並沒有說話,但在月光下他那出奇的英俊美貌,她浪漫地好奇地想,為什麼過去幾小時內一直對他佯裝不知。他的臉部輪廓顯得有棱有角,流露出堅定的氣質,他的頭髮和濃眉充分散發出男性的粗獷氣息,他的眼睛靈活傳神,就像是他思緒的一面鏡子,足以正確反應出他的思想和慾望。
就像現在,眼睛告訴她,他會讓她快樂得飄飄欲仙。
不由自主的,她將手舉至他的唇邊,因為她所受到的諾言幾乎是如此令她驚駭。可是不但未將他推開,反而用纖細的手指,以所想像最性感的方式去撫摸他的嘴唇。而他則順勢吻她的手,他的舌尖舔過她的手指。經過他這種觸碰所刺激起的小震驚,就沿著她的手臂涌向全身。
「噢!」她急喘地一驚呼,立刻引起他的微笑,彷彿他也從中得到樂趣。
他重新親吻她的朱脣、下巴,然後是她的粉頸,直至她的睡衣領口,貼附在她的喉間,他的臉就貼在她的肌膚,直把她的芳唇和肉體當美酒醉飲。
「為我解開你的衣服。」他溫婉地乞求道。不過她很瞭解,現在不管他用什麼口吻說話都不重要,因為他本身的一言一行對她都具有很大的力量,足以操縱她的一切。
顫抖地,她把雙手舉至胸前,而覆蓋在她上面的他抬起頭,細看她一顆顆解開衣釦。
她在他的注視下,退下了身上唯一的遮蔽物,把自己赤裸地呈現在他的眼前。出乎意料地,她不但沒有任何羞怯,而且還感受到她的要求所帶給她的一股龐大力量,彷彿她是一股巨大生命活力的化身,正足以和他男性力量相匹配,有相等卻相反的強度。
她略微弓高脊背,好更加挺高胸部,迎接他手心的壓力。
隨著她的頭向後昂仰,他移出一隻手臂去繞過她的頸項,再攝住她另一隻肩膀。
緊接著他又開始吻她,而這一次他是真正全心全意地投入,所以他的吻才全面深入,本能反應地,她抓緊他,撫摸他,兩人身體摩擦……
她感到渾身充滿力量,沒有絲毫被動的感覺,彷彿一如他之取樂於她,他在此亦是爲了向她奉獻自己,這使她感覺到第一次似乎有權利對男人要求她所需要的一切。
當他咬吻、吸吮她的雙乳時,傳出一道極高的電流通過她,彷彿他正從她那裡吸取某種潛在滋養元素,而這種元素又正是隻有女人才能給予的。
當他撫摸她那有優美弧度的下腹時,她感到自己力量的積蓄,當他吻著她的肌膚時,她感到自己就像女神似地受到他的膜拜,透過人生的欲求,面對女人表示出一種至高無上的推崇敬意。
當他的手觸及她最隱秘處時,他的情慾立刻變得不可控制,就像急流喧鬧的瀑布一樣奔流直瀉開來。
她感到自己的深處的蓬門正為他啟開,他的熱情從四方涌向她的身子,把她的思緒給淹沒了。她不再去想什麼男人與女人,只有結合。
她開始因為全身的緊拉而發出呻吟,忘了時空的存在,也不由自己,一心只想要他所能給予她的東西。終於,他進入她的體內,令她感到無比地充實。就是因為這樣的結合,才使世界生生不息。
他可以感受到來自她內部深處的力量,而她亦能接受他的力量,歡迎它,進而配合它,期待共同創造彼此快樂的泉源。
渡邊的身體衝擊著她,歡樂襲擊著她,可她仍然強睜著眼睛,只因爲她想看著他,他們要結合爲一體,不再分彼此。
終於,當彼此達到高潮時,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涌向他們,兩人情不自禁的同時叫了出來,呻吟著,直到彼此精疲力盡,像死了一樣,只由子承受不了過度的快樂。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渡邊一覺醒來,已是上午九點,床上只留下昨夜相識的自稱裕子的身上的香水味,佳人已無影無蹤。
他回憶著昨夜在夜總會,美麗脫俗而又單身的裕子是那樣引人注目,當他們的眼光交織在一起后,就再也分不開來。12分鐘后他們雙雙來到了他所住的酒店房間。
這時電話鈴響了,原來是馬其,他們約好在下面桌球室見面。渡邊伸展了一下疲備的身體,光著身體走進浴室,沖了個冷水澡,打開衣櫃,穿好衣服才走出房間。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