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復仇狂 - 2 / 48
推理懸疑類 / 西村壽行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但是仁科已去向不明,总不可能就这样永久隐瞒下去吧。大概明天就会将消息公布,定为重要参考人物,或者作为嫌疑犯发出通缉令。
仁科知道,这是非常严峻的局面。自首是不值得一提的事。警方也将相信仁科的供述,但无论怎样调查也不能证实仁科无罪,警方为了救自己,也将会牺牲仁科,草率地将仁科判刑。
报复——只有采用这个办法了。可是剥夺了自己的职务、使自己背上杀人罪名的组织在什么地方呢?
仁科等待着。
他确信,这个组织早晚是要露面的。现在要做的事是:等待,只有等待。等待来接头的人,揭露全部的秘密,然后设法证明自己清白;并对设下这个圈套的人进行报复。
第二天,朝刊上登载了此事的详细消息。
「……嫌疑犯是警视厅搜查一科的仁科草介,30岁,现正在追捕中。仁科的上司解释说:这并非说可以断定犯人就是仁科……
「根据目前搜查结果看:仁科同死者,未发现有任何联系。
「仁科草介是一个很有能力的搜查员。出生于北海道纲走支厅涌别镇,佐吕间湖附近,过去是个小小的渔村。仁科曾受过总监奖。虽然他往往无视协调性,总有点儿忧郁,但作为搜盎员来说,他具有敏锐的才干。他性格忧郁,沉默寡言……」
「忧郁,沉默寡言!?」仁科举目望望远处,自言自语地说道,收获真不小。
仁科的视线又回到了报道上。
报道里涉及平井刚一的日本铀矿公司,它于昭和三十年成立,几乎是个有名无实的公司。平井刚一被害的地方——曲町高层公寓,是这个公司的事务所。矿业专家们曾经断言,在日本无开采价值的铀矿,而发现新铀矿的可能是不会有的。
铀矿?
仁科望着远处,平井刚一尸体的僵硬感还留在手上。

3



在新宿的一家酒店里,那人看上去有三十多岁,中等身材,肩部和胸部较宽,薄薄的头发,两颌突出。
仁科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要了一杯啤酒。不一会儿,啤酒和简单菜肴都端上来了。
「怎样?」
那人爽快地将自己的酒倒给正在将空酒瓶交给柜台的仁科草介。虽然很快活,但没有笑容,使人感到一种不象做这种事的人的冷淡神态。看来拒绝是不行的,仁科只好默默地用玻璃酒杯将酒接住。
那人仍旧默默地喝着酒,看来不是个饶舌的人,仁科也不擅长毫无意义的唠叨,因此,他放心了。
八月三日,事件已过了六天。六天来,仁科都是在新宿周围度过的。那个组织并未派人来联系。无需特别留心,就能感到有人跟踪。
仁科等待着。
警察在搜捕仁科。
仁科似乎看见了被激怒的上司和同事们的面容。那有什么办法呢?他耸了耸肩:决不能成为警方的饵食,自己对警察的职务也并不留恋。
仁科当警察是事出有因的,即使豁出命来,他也要追寻三个人。而至今连这三个人的姓名、住址、相貌尚不清楚。仁科认为,要找到这三个人,只有当警察才最方便。当上警察后,仁科立即开始寻找。六年来,除了知道是三个人以外,其他仍然一无所获。然而,这三人的确与仁科有着相当大的关系。那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仁科在半月前得到了也许与那三人有关的线索,就在他要进行正式调查的关头,自己被人陷害了……
那人右手嗒嗒地敲着柜台,轻轻地,具有一定的节奏。他一边敲一边望着仁科,脸上无丝毫笑容。同起初一样,眼光冰冷。突然,仁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这个人?
现在,仁科开始感到,这人全身都带有一种冷酷感,就连那薄薄的头发也露出冷酷的色调。这个两颌突出的家伙,似乎藏着一种奸诈的、难以对付的坚强意志。
仁科不慌不忙地算了帐,离开了座位。他来到外面,朝车站走去。
「你找工作吗?」那人追上来,与仁科并肩行走。
「不。」仁科看着那人。与高大的仁科相比,那人个子并不小,但看上去似乎矮些。
「有个很赚钱的工作……」那人说,「你喜欢钱吗?」
「倒是不讨厌,不过零花钱我还有。」
「看来钱少了是诱惑不了你的呀!」那人边走边微笑着说。
「你好象知道我是谁吧?」
「嗯,因为我有能立即记住通缉令照片上人物相貌的特长。」
「是吗?」
「五万美元,怎样?」
「五万美元?」仁科低声反问道。
「预付二万,不过,你要有遇到危险的精神准备。」
「是吗?」
「所谓危险,并非任意违反国家的法律,而是指有危险的对手。当然,无论什么情况下,你都不能请求警察的保护。这方面,我们会给你一定的援助。」
「看来很有趣啊!」仁科停下脚步,点燃了香烟。
「谈妥了吗?」那人也停下来。
「说真的,逃亡用的资金倒是快花光了。」
「我想不会吧?」邓人笑着说,「那么,现在立即让你见一个人,请稍候片刻,好吗?」
那人扔下仁科,走进红色电话亭。
仁科望着那人打电话。这不象袭击自己的人,记忆中没有这种声音,骨骼形象也不同。不过,无论如何肯定是同一组织的人。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