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癌病船 - 2 / 44
推理懸疑類 / 西村壽行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夕雨子已臨近死期,她整天躺在狹窄的房間里等候死的來臨。可惜的是,夕雨子長這麼大還沒有出外旅行過,只是洗過海水澡,參加過小學校組織的春遊。她既然難免一死,不如把她送上癌病船,去看看浩瀚的大海和異國港口的綺麗飄光。
癌病船不準許患者攜帶家屬。醫生,護士和其他工作人員由各國的人員組成——當然是經過斯克德財團審定的。船上設有各種語言的同聲傳譯裝置,相互交談時不存在語言的障礙。
船長是日本人,是斯克德的老朋發,名叫白鳥鐵善。一位有資歷的人物。
癌病船——「北斗號」也是在日本建造的。
夕雨子的父母向神祈禱了之後,替孩子報了名。——申請免費上船。
夕雨子默默地望著那彷彿陌生的狹小世界,什麼也沒有說。
斯克德財團的上船通知書終於來了,並附有日本政府的複審書。
夕雨子不願去癌病船上。儘管家裡很擠,但畢竟有父母和弟弟妹妹作伴。她願意死在親人們身邊。她知道她在世的時間不會長久了,從面板的病變可以看得出,她的生命隨著時光的消逝而一天天變得淡漠了。
當然,她也知道自己不應該死在家裡,那會給父母和弟妹增添更多的煩惱。爲了她,母親已經不能再去作工了。如果她上了癌病船,家裡至少可以寬敞一些。況且又不是去住陰暗的醫院,而是去乘一條免費的、擁有最新醫療裝置的、有著高超醫療技術的醫生的癌病船。
爲了父母和弟弟妹妹,夕雨子乘上了癌病船。
「你將看到整個世界,夕雨子。還有高明的醫生。海,大海,也許它會治好你的病的……」
母親淚如泉涌,所有的話都梗塞在喉間了。
癌病船從橫濱港開航,滿載著來自世界各國的患者,於九月一日離開了喧鬧的碼頭。
第一個目的地是新加坡。
比起伊麗沙白二世號遊船還要巨大的「北斗號」,劃破碧藍的海水,乘風破浪,開始了與病魔奮戰的航程。
父母為夕雨子乘上癌病船而感到幸運,日夜向神祈禱。現在她在觀賞哪一片海域?在遊覽哪一個港口呢?他們時刻牽腸掛肚地思念著自己的女兒,越來越虔誠地向神祈禱。

第一章 處女航(2)




八月二十九日,中午。
停靠在橫濱港的巨輪「北斗號」舉行了第一次盛大招待會。船長白鳥主持了招待會。在他簡短的致詞之後,日本首相也講了話。
五百多人出席了招待會。其中有政府首腦、各國公使和領事、有金融巨頭、有醫學界、日本紅十字會和新聞界的人士。
白鳥站在宴會廳的一個角落裡。
主持招待會對於白鳥來說是一件頗為棘手的事兒。副船長羅敦倒是個社交家,他曾經在一般四萬噸級的船上工作過。他是斯克德財團總部派來的。
「北斗號」的三百五十名船員,絕大多數是斯克德財團總部派來的。而經白鳥船長任命的只有一個一等水手、一個二等水手和一個三等水手。沒等招待會結束,白鳥船長就離開了宴會廳。招待會是在 D層大廳舉行的。船長室設在 B層前端,船長室旁邊是醫院院長室。
船長剛剛回到房間,就來人了。
「電報。」一等水手竹波豪一走進來,把總部發來的電傳指令遞給了船長。
「你坐下。」白鳥船長說著看了看電傳文稿——「委託閣下研處……」
看完后,白鳥把電報放在桌子上。
「怎麼辦?」竹波看了白鳥一眼。他對財團總部的作法極為不滿。
中東某國政府正在追捕一個人,而這個人十天前突然提出要買「北斗號」上的兩間高級病房。售價一億日元的高級病房眼下只剩下兩間。這個名叫馬拉德的人愿以每間十億日元的高價買下這兩間,並且要帶自己的五個朋友上船。
馬拉德患有肝癌,當然有資格購買病房。財團總部也認為這件事並沒有什麼不妥,因為明文規定對任何國家的患者一律同等對待。不管馬拉德干過什麼事,只要他具有乘癌病船的資格就可以接受。這是癌病船的規定。
財團總部設有六人組成的最高委員會。這六個人掌握著管理癌病船的大權。當然他們也必須接受總部的監督。對於馬拉德能否上船的事,最高委員會研究過了。但還沒有做出最後決定。
馬拉德要付的十億日元,對總部是頗有誘惑力的。因為經營這條七萬二千噸級的巨輪,是要花費巨款的。
「北斗號」上裝有一座二十五萬千瓦的加壓輕水冷卻型原子爐,能放出十萬匹馬力的推動力,因此不用花燃料費。但僅乘務人員和醫護人員的工資以及醫療器械和研究費用等等,就得一筆相當可觀的開支;而且從橫濱離港時,裝載的十二萬隻雞蛋、一千五百公斤胡蘿蔔、二千公斤西紅柿、一萬五千公斤牛肉……又得付出一筆數額很大的墊款,而這麼多東西卻能供一個月使用。
財團當然另有基金用來維持癌病船。可馬拉德的十億日元,也畢竟使財團總部為之垂涎了。
但是,作為癌病船的處女航,總部還不想使其蒙上不祥的陰影。
因為馬拉德那個國家的政府,爲了處死馬拉德已出重金懸賞,而且設立了一個專門暗殺組織來追蹤他。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