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斷鴻零雁記 - 1 / 17
其他類 / 蘇曼殊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第一章



百越有金甌山者,濱海之南,巍然矗立。每值天朗無雲,山麓蔥翠間,紅瓦鱗鱗,隱約可辨,蓋海云古剎在焉。相傳宋亡之際,陸秀夫既抱幼帝殉國崖山,有遺老遁跡於斯,祝髮為僧,晝夜向天呼號,冀招大行皇帝之靈。故至今日,遙望山嶺,雲氣蔥鬱;或時聞潮水悲嘶,尤使人欷-憑弔,不堪回首。今吾述剎中寶蓋金幢,俱為古物。池流清凈,松柏蔚然。住僧數十,威儀齊肅,器缽無聲。歲歲經冬傳戒,顧入山求戒者寥寥,以是山羊腸峻險,登之殊艱故也。
一日凌晨,鐘聲徐發,余倚剎角危樓,看天際沙鷗明滅。
是時已入冬令,海風逼人于千里之外。讀吾書者識之,此日為餘三戒俱足之日。計余居此,忽忽三旬,今日可下山面吾師。后此掃葉焚香,送我流年,亦復何憾!如是思維,不覺墮淚,嘆曰:「人皆謂我無母,我豈真無母耶?否否。余自養父見背,雖煢煢一身,然常于風動樹梢,零雨連綿,百靜之中,隱約微聞慈母喚我之聲。顧聲從何來,余心且不自明,恒結-凝想耳。」繼又嘆曰:「吾母生我,胡弗使我一見?亦知兒身世飄零,至於斯極耶?」
此時晴波曠邈,光景奇麗。余遂披袈裟,隨同戒者三十六人,雙手捧香魚貫而行。升大殿已,鵠立左右。四山長老雲集。《香贊》既闋,萬簌無聲。少選,有尊證-黎以悲緊之音唱曰:「求戒行人,向天三拜,以報父母養育之恩。」
余斯時淚如綆縻,莫能仰視,同戒者亦哽咽不能止。既而禮畢,諸長老一一來相勸勉曰:「善哉大德,慧根深厚,願力壯嚴。此去謹侍親師,異日靈山會上,拈花相笑。」
余聆其音,慈悲哀愍,遂頂禮受牒,收淚拜辭諸長老,徐徐下山。夾道枯柯,已無宿葉,悲涼境地,惟見樵夫出沒,然彼焉知方外之人,亦有難言之恫?此章為吾書發凡,均紀實也。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第二章



余既辭海云寺,即駐荒村靜室,經行侍師而外,日以淚珠拭面耳。吾師視餘年幼,固已憐之。顧吾師雖慈藹,不足以殺吾悲。讀者試思,余殆極人世之至戚者矣!
一日,余以師命下鄉化米,量之可十餘斤,負之行,思覓投宿之所,忽有強者自遠而來,將余米囊奪去。余付之一嘆。爾時天已薄暮,彳亍獨行,至海邊,已不辨道路。徘徊久之,就沙灘小憩,而駭浪遽起,四顧昏黑。余躊躇間,遙見海面火光如豆,知有漁舟經此,遂疾聲呼曰:「請漁翁來,余欲渡耳。」
已而火光漸大,知舟已迎面至,余心殊慰。未幾,舟果傍岸,漁人詢余何往。曰:「余為波羅村寺僧,今失道至此,幸翁助我。」
漁人搖手曰:「烏,是何言!余舟將以捕魚易利,安能載爾貧僧?」言畢,登舟駛去。
余莫審所適,悵然涕下。忽耳畔微聞犬吠聲,余念是間殆有村落,遂循草徑行。漸前,有古廟,就之,中懸漁燈,余入,蜷臥石上。俄聞戶外足音,余整衣起,瞥見一童子匆匆入。余曰:「小子何之?」童子手持竹籠數事示余曰:「吾躁業至勞,夜已深矣,吾猶匿頹垣敗壁,或幽巖密菁間,類偷兒行徑者,蓋為此唧唧者耳,不亦大可哀耶?」余曰:「少年英俊,胡為業此屑小事?」
童子太息曰:「吾家固有花圃,吾日間挑花以售富人,富人倍吝,故所入滋微,不足以養吾慈母。慈母老矣,試思吾為人子,安可勿盡心以娛其晚景?此吾所以不避艱辛,而兼業此。雖然,吾母尚不之知,否則亦必尼吾如是。吾前日見廟側有蟋蟀跨蜈蚣者,候此已兩夜,尚未得也。天乎!使此微蟲早落吾手,待鄰村墟期,必得善價,當爲慈母市羊裘一領,使老母雖于冬深之日,猶在春溫。小子之心,如是慰矣。
吾豈荒傖市儈,盡日孳孳愛錢而不愛命者耶?」
余聆小子言,不禁有所感觸,泣然淚下。童子相余頂,從容曰:「敢問師奚為露宿於是?」
余視童貌甚莊肅,一一告以所遇。童子慨然曰:「師苦矣。
寒舍尚有空闥,去此不遠,請從我歸,否則村人固兇恣,誣師為賊,且不堪也。」
余感此童誠實,諾之,遂行。俄入村,至一宅。童子辟扉,復自闔之,導余曲折度迴廊。苑內百花,暗香沁鼻。既忽微聞老人語曰:「潮兒今日歸何晚?」
余諦聽之,奇哉,奇哉,此人聲音也。乃至廳事,則赫然余侞媼在焉。
一鳴掃瞄,雪兒校對

第三章



余禮侞媼既畢,悲喜交並。媼一一究吾行止,乃命余坐,諦視余面,即以手拊額,沉思久之,悽然曰:「傷哉,三郎也!
設吾今日猶在彼家,即爾胡至淪入空界?計吾依夫人之側,不過三年,為時雖短,然夫人以慈愛為懷,視我良厚。一別夫人,悠悠十數載,乃至於今,吾每飯猶能不忘夫人愛顧之心。
先是夫人行后,彼家人雖遇我惡薄,吾但順受之,蓋吾感夫人恩德,良不忍離三郎而去。迨爾父執去世之時,吾中心慼慼,方謂三郎孤寒無依,欲馳書白夫人,使爾東歸,離彼-獠。詎料彼婦偵知,逢其蘊怒,即以藤鞭我。斯時吾亦不欲與之言人道矣!縱情撻已,即擯我歸。」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