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駐春園小史 - 3 / 31
古典小說類 / 吳航野客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愛月歸,將生外出之事對云娥說過。云娥沉吟半晌,命愛月開採花潛往鄰園一探,便知公子何人,慎勿令其瞧見。愛月領命,不數武便到駐春園,佯問墨奴道:「亭中可有人否?」墨童道:「我公子外出,獨我在家。」愛月又問道:「是何公子?」墨奴道:「是我家尚書老爺公子。」愛月道:「公子可有多少年紀?曾婚娶與否?」墨童道:「年方十六。我家公子素負大志,乃以未登科甲,欲娶無媒,加以老爺夫人早逝,是故遲延,至今孤子,尚未議婚。姐姐今日來此何干?」愛月便託詞道:「我家夫人昨日登樓,見辛夷盛開貴園,敢思一枝獻佛。」墨童見愛月如此說,便聽其直進。愛月見書窗幾上有一卷新書,面上書「駐春園新稿」五字,知是生之窗稿,遂拾置袖中,仍向亭上折辛夷一枝而歸。乃帶笑對云娥道:「今日不負此行矣。」云娥問故,愛月遂將墨童所言述了一遍,仍向袖內把藏來富稿遞與云娥。云娥遂整窗拂幾,焚香展讀。但見一卷,約五六十篇,題目下書「黃-著稿」四字。云娥看畢,只見字字金玉,篇篇錦繡,不忍釋手。愛月見云娥只管翻玩,帶笑問道:「公子肝腸,今日盡為小姐所見,畢竟實學何如?」云娥嘆息一聲,便叫愛月道:「天也!余志決矣,不必復言。」二人論了一番。
生訪歐陽生,尚未回來。歸到房中,不見幾上窗稿,忙問墨童道:「適有何人到此?」墨童俱以實告,遂將愛月討花細述一番。生知此稿恐是愛月竊去以達小姐,遂置不問

第二回 營巢招燕侶解佩情殷 閉戶斷鴻音掇梯心冷



詞曰:
梁裝玳瑁待雙棲,花外兼泥,柳外兼泥。輕羅剪掛畫樓西。神度香閨,影傍香閨。掩巢倏變武陵溪。換卻新題,出個難題。尋群無翼逐高低。空費癡迷,猶自癡迷。
右調《一剪梅》
且說云娥自得生實學后,一片憐才深心固結不解。有時挑燈獨坐,有時倚枕尋思,總在此窗稿中賞玩不已。遂自想道:「人才之遇,自古為難。或南北地天,他山遙隔;或形骸咫尺,對面乖離。即使兩美相逢,情懷備屬,而屏佳姻緣早已締結者比比。今吾有此奇逢,且在隔鄰之下,倘不及時蘿附,不亦當面錯過乎?」思相已切,願望彌深。
一日,又與愛月登樓玩景,鐵見窗前紫燕雙飛,掠簾上下。俯眺駐春園景色,不覺亦爽然。遂呼愛月道:「我昨有紅羅一幅,系臘帕一方,並那筆墨端硯,可代我取將出來。」愛月聞言,取過文具、羅帕,登樓付與云娥,仍下樓而去。云娥便將雙燕為題賦詩一首,書于帕上。書畢,將羅帕包著琥珀墜,執在手上,遠望躊躇,沉吟半晌。
正玩景間,忽聽琴聲嫋嫋,低頭一看,見生在花下端坐鼓琴。云娥此際,不禁神怡心動,遂將羅帕所題的詩拋將下去。生正在鼓琴,出於不意,見之愕然,遂停琴韻,看是何物。拾將起來展開一看,見那帕上題詩一首,上書道:
綠雲倩剪舞春衣,斜拂紅梨度翠微。
紅雨捲簾情脈脈,輕風歷檻影依依。
妝樓愛結同心夢,畫閣曾期比翼歸。
縱有煙波分去路,遲君一水伴于飛。
蕉樓曾浣雪云娥氏題
生看畢,拍案叫絕。急舉頭致謝云娥,云娥不意他舉頭瞧見,不覺臉帶微紅,掩窗而下。
及到房中,如有所失,誰是低頭弄指環耳。愛月在旁問道:「小姐對景漫吟,自舒懷抱,西鄰有宋玉,獨不知乎?」云娥聞言,只是低眉兀坐。愛月知其有所思,中途盤問。云娥不必諱,遂將擲帕之事對愛月說知。愛月道:「如今休得耽誤,小姐有心在那隔鄰公子,可急修書招之。」云娥聽了,不覺發嗔,答道:「安有此事!如彼才貌,怎不教人想慕?坐視無媒,恐為高才捷足所奪,後來追悔無益於事,故雖一時行投贈之私,實為終身訂,靡他之意。豈容弄醜,致壞芳名?且日下正值秋令,已近場期,日在樓頭纏擾,寧不亂彼精神,致荒舉業?自今以後,吾不復登樓矣。」是后與黃生遂絕訊息,並愛月亦不令其往來出入。
生一片癡情,日在樓頭佇望,竟日望餐廢寢,直至累月,不見美人影響。無間可尋,心中但有鬱悶而已。日挨一日,愈見癡迷,只剩懨懨一命。云娥與愛月以不登樓眺望,故全然不知。
生久不見,心內愈堅,日則忘食,夜則忘寢,兀坐書房中細思,無計可施。念及歐陽生與吾至交,不若和他相議,或且別有良策,得以通情。縱使玉人知道,料不怪我輕狂。但此事雖非一人可為,豈同容易?譬之飲水,冷暖只許自知,問計何益?吾之心病,必得崑崙、磨勒一流人方能醫得。歐陽生雖我同窗莫逆,茲尚未知回家,又以槐黃期近,必勸我向蠢簡埋頭。若對他說出隱情,不但不代我設謀,反有許多頭巾話,不如勿與他言是好。
又挨久之,愈無聊賴,及自忖道:「我今日為情所感,幾至殞生,若無知道,豈不誤了玉人?」算計已定,遂強勉修書一封,令墨童致於歐陽生處。
歐接書在手,便問墨童道:「汝相公在家勒修學業,定然進益。吾客楚中,昨日初返,汝相公如何得知,便致書來?」墨童道:「相公抱病月餘,心神恍惚,自言自語,不知什麼癥。今叫我送書來此。」生見書,拆開讀畢,即奔見生。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