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福爾摩斯探案 - 539 / 540
文學類 / 柯南道爾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這位拳擊運動員是一個體格十分壯實的小伙子,長着一張愚蠢、任性的扁平臉。他不自然地站在門口,困惑地四下張望。福爾摩斯這種欣然親切的態度對他來說是沒有見過的新鮮事兒,雖然他模糊地意識到這是一種敵意,他卻不知道怎樣對付它。於是他就向他那位更狡黠的夥伴求救了。 

「我說伯爵,現在唱的是什麼戲?這個傢伙想幹什麼?到底出了什麼事兒?」他的嗓子低沉而沙啞。

伯爵端了端肩膀,倒是福爾摩斯答了話。 

「莫爾頓先生,要是允許我用一句話來總括一下情況的話,那叫做全露出來啦。」

拳擊運動員還是對他的同夥講話。 

「這小子是在說笑話呢,還是怎麼的?我可沒有心思取笑兒。」

「我看也是,"福爾摩斯說道,“我看我可以擔保你今天晚上會越來越不想笑。嗨,伯爵先生,我是一個忙人,我不能浪費時間。現在我進那間臥室去。我不在屋,請你們務必不要拘束客氣。你可以不必拘着我的面子,把目前情況跟你的夥伴說清楚。我去練我的小提琴,拉一支《威尼斯船伕曲》。五分鐘以後我再回這屋來聽你的最後答覆。我想你是聽明白我才說的最後選擇了吧?我們是得到你,還是得到寶石?」 

說完福爾摩斯就走了,順手從牆角拿走了小提琴。不一會兒,就從那閉着房門的臥室裡傳來了幽怨連綿的曲調。

「到底是怎麼回事?「莫爾頓沒等他朋友來得及開口就着急地問道。」莫非他知道寶石的底細啦?」 

「他掌握的實在他媽的太多了。我不敢保險他是不是全都知道了。」

「我的老天爺!」這位拳擊運動員的灰黃色的臉更蒼白了。 

「艾奇把咱們給賣了。」

「真的?真的嗎?我非宰了他不可,我豁出上絞架了!」 

「那也不頂事。咱們得趕緊決定怎麼辦。」

「等一等,「拳擊運動員懷疑地朝臥室望瞭望。」這小子是個精明鬼,得防他一手,他是不是在偷聽?」 

「他正在奏琴怎麼能偷聽呢?」

「倒也是。但也許有人藏在帘子後面偷聽呢。這屋的掛帘也實在多。」說著他向四周望瞭望。這時他第一次發現了福爾摩斯的蠟像,吃驚得伸出手來指着它,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嗐,那是蠟像!」伯爵說。

「假的?好傢伙,嚇壞了我啦。誰也看不出是假的。跟他一模一樣,還穿著睡衣哪。但是,伯爵,你看這些帘子!」 

「別管什麼帘子不帘子了!咱們正在耽誤時間,沒多少時間了。他馬上就可能為寶石的事兒把咱們給押起來。」

「他媽的這小子!」 

「但是隻要咱們告訴他寶石藏在什麼地方,他就放開手不管了。」

「怎麼!交出寶石!交出十萬鎊?」 

「兩條道兒挑一條。」

莫爾頓用手去抓自己的短頭髮的腦袋。 

「他是一個人在這兒。咱們把他幹掉吧。要是這傢伙閉上了眼,咱們就沒的怕了。」

伯爵搖了搖頭。 

「他是有槍有準備的。要是咱們開槍打死他,在這麼個熱閙地方也很難逃走。再說,很可能警察已經知道他掌握的證據。嘿!什麼聲兒?」

似乎從窗口發出一聲模糊不清的聲響。兩個人立即轉過身來,但什麼也沒有。除了那個怪像坐在那裡之外,房間是空的。 

「是街上的響聲,"莫爾頓說,“我說,掌柜的,你是有腦子的人。你當然能想出辦法來。要是動武不行,那我聽你的。」

「比他更強的人我也騙過,"伯爵答道,“寶石就在我的暗口袋裏。我不能冒險把它亂放在別處。今晚就能將它送出英國,在星期天以前就可以在阿姆斯特丹把它切成四塊了。他不知道范·塞達爾這個人。」 

「我還當塞達爾是下周才走呢。」

「本來是的。但現在他必須立即動身。你我必須有一個人帶著寶石溜到萊姆街去告訴他。」 

「但是假底座還沒做好呢。」

「那他也得就這麼帶走,冒險去辦。一分鐘也不能耽誤了。」他再一次象一個運動員本能地感到危險時那樣,狠狠地看了看窗口。不錯,剛纔的聲響確實是來自街上的。 

「至于福爾摩斯麼,"他接著說道,“我們可以很容易地騙他。知道嗎,這個笨蛋只要能拿到寶石就不逮捕咱們。那好吧,咱們答應給他寶石。咱們告訴他錯誤線索,不等他發現上當咱們就到荷蘭了。」

「這主意我贊成!」莫爾頓一邊咧嘴笑一邊喊道。 

「你去告訴荷蘭人趕緊行動起來。我來對付這個傻瓜,假裝檢討一番。我就說寶石在利物浦放著哪。媽的,這音樂真煩人!等他發現寶石不在利物浦的時候,寶石已經切成四塊啦,咱們也在大海上啦。過來,躲開門上的鑰匙孔。給你寶石。」

「你可真敢把它帶在身上。」 

「這兒不是最保險的地方嗎?既然咱們能把它拿出白金漢宮,別人也能把它從我住所拿走。」

「讓我仔細參觀參觀它。」 

伯爵不以為然地瞅了一眼他的同伴,沒理那伸過來的臟手。

「怎麼著?你當我會搶你嗎?媽的,你跟我來這一套我可受不了!」 

「行了,行了,別動火,塞姆。咱們現在可千萬不能吵架。到這邊窗口來才看得清楚。拿它對著光線,給你!」

「多謝!」 

福爾摩斯從蠟像的椅子上一躍而起,一把就搶過寶石。他一隻手攥着寶石,另一隻手用手槍指着伯爵的腦袋。這兩個流氓完全不知所措,吃驚得倒退了幾步。他們驚魂未定,福爾摩斯已經按了電鈴。

「不要動武,先生們,我求你們不要動武,看在一屋子傢具的面上!你們應當知道反抗對你們是不合適的,警察就在樓下。」 

伯爵的困惑超過了他的憤怒和恐懼。

「你是從什麼地方——?」他上豈不接下平地說著。 

「你的驚訝是可以理解的。你沒注意到,我的臥室還有一個門直通這帘子後邊。我本來想當我搬走蠟像的時候你一定聽見聲響了,但我很幸運。這樣就使我有機會來聆聽你們的生動談話,要是你們覺察我在場,那談話就沒這麼自然了。」

伯爵做了一個絶望無奈的表情。 

「真有你的,福爾摩斯。我相信你就是魔鬼撒旦本人。」

「至少離他不遠吧,」福爾摩斯謙虛地笑道。 

塞姆·莫爾頓的遲鈍頭腦半天才弄明白是怎麼回事。直到樓梯上響起沉重的腳步聲了,他才開了腔。

「沒的說!"他說道,“不過,這個拉琴聲是怎麼來的?現在還響呢!」 

「不錯,「福爾摩斯答道。」你想的很對。讓它繼續放吧!如今這唱機確是一種了不起的新發明。」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