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舊唐書 下 - 57 / 550
歷史類 / 劉昫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范好學工書,雅愛文章之士,士無貴賤,皆盡禮接待。與閻朝隱、劉庭琦、張諤、鄭繇篇題唱和,又多聚書畫古蹟,為時所稱。時上禁約王公,不令與外人交結。駙馬都尉裴虛己坐與范游宴,兼私挾讖緯之書,配徙嶺外。萬年尉劉庭琦、太祝張諤皆坐與范飲酒賦詩,黜庭琦為雅州司戶,諤為山茌丞。然上未嘗間范,恩情如初,謂左右曰:「我兄弟友愛天至,必無異意,只是趨競之輩,強相托附耳。我終不以纖芥之故責及兄弟也。」時王毛仲等本起微賤,皆崇貴傾于朝廷,諸王每相見,假立引待,獨范見之色莊。十四年,病薨。上哭之甚慟,輟朝三日,為之追福,手寫《老子經》,徹膳累旬,百僚上表勸喻,然後復常。開元十四年,命工部尚書、攝太尉盧從願冊贈王為惠文太子,陪葬橋陵。

一子瑾,封河東郡王,官至太仆卿。冒于酒色,竟暴卒,贈太子少師。

天寶三載,又以惠宣太子男略陽公珍為嗣岐王、銀青光祿大夫、宗正員外卿。上元二年,珍與硃融善。珍儀表偉如,頗類玄宗,融乃誘崔昌、趙非熊等並中官六軍人同謀逆。融謂金吾將軍邢濟曰:今城中草草,關外近寇憑凌,若何?”濟曰:「我金吾,天子押衙,死生隨之,安能自脫?」融曰:「有一人,足下見之自當知,縱不出城亦無慮。」乃引以見珍。濟奏之,乃令御史中丞敬羽訊之。珍賜死。其同謀右武衛將軍竇如玢、試都水使者崔昌、右羽林軍大將軍劉從諫、蔚州長鎮將硃融、右衛將軍胡冽、直司天台通玄院高抱素、右司禦率府率魏兆、內侍省內謁者監王道成等九人,特宜斬決。試太子洗馬兼知司天台冬官正事趙非熊、陳王府長史陳閎、楚州司馬張昂、右武衛兵曹焦自榮、前鳳翔府郿縣主簿李屺、國子監廣文進士張奐等六人,特宜決殺。駙馬都尉薛履謙預逆謀,宜賜自盡。乃以濟兼桂州都督、侍御史,充桂管防禦都使。左散騎常侍張鎬坐與交通,貶辰州司戶。鄭繇者,鄭州滎陽人,北齊吏部尚書述五代孫也。工五言詩。開元初,范為岐州刺史,繇為長史,范失白鷹,繇為《失白鷹詩》,當時以為絶唱。後為湖州刺史。子審亦善詩詠,乾元中任袁州刺史。

惠宣太子業,睿宗第五子也。本名隆業,後單名業。垂拱三年,封趙王,開府置官屬。長壽二年,隨例卻入閤,改封中山郡王,累授都水使者,尋又改封彭城郡王。神龍元年,加賜實封二百戶,通前五百戶。景龍二年,兼陳州別駕。銀青光祿大夫、太仆少卿,別駕如故。睿宗即位,進封薛王,加封滿一千戶,拜秘書監,兼右羽林大將軍。俄轉宗正卿。睿宗以業好學而授秘書監。及玄宗誅蕭至忠、岑羲等,業以翊從之功,加實封通舊為五千戶。開元初,歷太子少保、同涇豳衛虢等州刺史。八年,遷太子太保。

初,業母早終,從母賢妃親鞠養之。至是,迎賢妃出就外宅,事之甚謹。業同母妹淮陽、涼國二公主亦早卒,業撫愛其子,逾於己子。上以業孝友,特加親愛。業嘗疾病,上親為祈禱,及愈,車駕幸其第,置酒宴樂,更為初生之歡。玄宗賦詩曰:「昔見漳濱臥,言將人事違。今逢誕慶日,猶謂學仙歸。棠棣花重滿,鴒原鳥再飛。」其恩意如此。

十三年,上嘗不豫,業妃弟內直郎韋賓與殿中監皇甫恂私議休咎。事發,玄宗令杖殺韋賓,左遷皇甫恂為錦州刺史。妃惶懼,降服待罪,業亦不敢入謁。上遽令召之,業至階下,逡巡請罪。上降階就執其手曰:「吾若有心猜阻兄弟者,天地神明,所共咎罪。」乃歡宴久之。仍慰諭妃,令復其位。二十一年,業進拜司徒。二十二年正月,薨,冊贈惠宣太子,陪葬橋陵。有子十一人。

瑗樂安郡王,易宗正卿、滎陽郡王,琄封嗣薛王,珍嗣岐王。琄為金紫光祿大夫、鴻臚卿同正員。天寶五載,坐舅刑部尚書韋堅為右相李林甫所構,貶夷陵郡別駕長任。母隨琄,竟以憂死。七載,琄于夜郎安置,後移南浦郡。十四載,安祿山反,赴于西京。

隋王隆悌,睿宗第六子也。初封汝南郡王。長安初,拜尚乘直長。早薨。睿宗踐極,追封隋王,贈荊州大都督。無子。

史臣曰:夫得天下而治者,其道舒而有變;讓天下而退者,其道卷而常存。何者?飛龍在天,舒也;亢龍有悔,變也。讓皇帝守無咎于或躍,利終吉于勞謙,其用有光,其聞莫朽。惠莊、惠文、惠宣、隋王等,或守常而獲免,終保皇枝;或過望而包羞,竟塵青史。略陽公信魁偉之狀,起圖謀之心,福善禍淫,宜哉不令。

贊曰:謙而受益,讓以成賢。唐屬之美,憲得其先。長不居震,剛不乘乾。讓之大者,胡可比焉。捴、范已降,同氣連枝。性習何遠,非革即睽。有善有惡,禍福不欺。

 列偉第四十六

○姚崇 宋璟

姚崇,本名元崇,陝州硤石人也。父善意,貞觀中,任巂州都督。元崇為孝敬輓郎,應下筆成章舉,授濮州司倉,五遷夏官郎中。時契丹寇陷河北數州,兵機填委,元崇剖析若流,皆有條貫。則天甚奇之,超遷夏官侍郎,又尋同鳳閣鸞台平章事。

聖歷初,則天謂侍臣曰:「往者周興、來俊臣等推勘詔獄,朝臣遞相牽引,咸承反逆,國家有法,朕豈能違。中間疑有枉濫,更使近臣就獄親問,皆得手狀,承引不虛,朕不以為疑,即可其奏。近日周興、來俊臣死後,更無聞有反逆者,然則以前就戮者,不有冤濫耶?」元崇對曰:「自垂拱已後,被告身死破家者,皆是枉酷自誣而死。告者特以為功,天下號為羅織,甚于漢之黨錮。陛下令近臣就獄問者,近臣亦不自保,何敢輒有動搖?被問者若翻,又懼遭其毒手,將軍張虔勖、李安靜等皆是也。賴上天降靈,聖情發寤,誅鋤凶豎,朝廷乂安。今日已後,臣以微軀及一門百口保見在內外官更無反逆者。乞陛下得告狀,但收掌,不須推問。若後有徵驗,反逆有實,臣請受知而不告之罪。」則天大悅曰:「以前宰相皆順成其事,陷朕為淫刑之主。聞卿所說,甚合朕心。」其日,遣中使送銀千兩以賜元崇。

時突厥叱利元崇構逆,則天不欲元崇與之同名,乃改為元之。俄遷鳳閣侍郎,依舊知政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