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舊唐書 下 - 55 / 550
歷史類 / 劉昫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夫不可言而言者曰狂,可言而不言者曰隱。鉗舌拱默,曷通彼此之懷;括囊而處,孰啟謨明之訓?則上言者,下聽也;下言者,上用也。睿哲之言,猶天地也,人覆燾而生焉;大雅之言,猶鐘鼓也,人考擊而樂焉。作以龜鏡,姬公之言也;出為金石,曾子之言也;存其家邦,國僑之言也;立而不朽,臧孫之言也。是謂德音,詣我宗極,滿于天下,貽厥後昆。殷宗甘之於酒醴,孫卿諭之以琴瑟,闕裡重於四時,郢都輕其千乘。豈不韙哉,豈不休哉!但楙探世猷,克念丕訓,審思而應,精慮而動。謀其心以後發,擇其交以後談,不蹙趨于非黨,不屏營于詭遇。非先王之至德不敢行,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翦其諜諜之緒,撲其炎炎之勢。自然介爾景福,錫茲純嘏,則悔吝何由而生,怨惡何由而至哉?孔子曰:「終日行,不遺已患;終日言,不遺已憂。」如此乃可以言也。戒之哉,戒之哉!

神龍元年,遷太常少卿,兼修國史,以預修《則天實錄》成,封高平縣子,賜物五百段。未幾,出為衛州刺史,以善政聞,璽書勞勉。俄轉蒲州刺史,入為工部侍郎,尋除衛尉卿,兼昭文館學士。景龍三年,中宗親拜南郊,彥伯作《南郊賦》以獻,辭甚典美。景雲初,加銀青光祿大夫,遷右散騎常侍、太子賓客,仍兼昭文館學士。先天元年,以疾乞骸骨,許之。開元二年卒。彥伯事寡嫂甚謹,撫諸侄同於己子。自晚年屬文,好為強澀之體,頗為後進所效焉。有文集二十捲,行于時。

史臣曰:才出於智,行出於性。故文章巧拙,由智之深淺也;行義詭實,由性之善惡也。然則智性稟之於氣,不可使之強也。蘇味道、李嶠等,俱為輔相,各處穹崇。觀其章疏之能,非無奧贍;驗以弼諧之道,罔有貞純。故狄仁傑有言曰:「蘇、李足為文吏矣。」得非齷齪者乎!模棱之病,尤足可譏。崔融、盧藏用、徐彥伯等,文學之功,不讓蘇、李,知有守常之道,而無應變之機。規諫之深,崔比盧、徐,稍為優矣。

贊曰:房、杜、姚、宋,俱立大功。咸以二族,譚為美風。蘇、李文學,一代之雄。有慚輔弼,稱之豈同。凡人有言,未必有德。崔與盧、徐,皆攻翰墨。文雖堪尚,義無可則。備位守常,斯言罔忒。

 列傳四十五 睿宗諸子

○皇帝憲 惠莊太子捴 惠文太子范 惠宣太子業 隋王隆悌

睿宗六子:昭成順聖皇后竇氏生玄宗,肅明順聖皇后劉氏生讓皇帝,宮人柳氏生惠莊太子,崔孺人生惠文太子,王德妃生惠宣太子,後宮生隋王隆悌。

讓皇帝憲,本名成器,睿宗長子也。初封永平郡王。文明元年,立為皇太子,時年六歲。及睿宗降為皇嗣,則天冊授成器為皇孫,與諸弟同日出閣,開府置官屬。長壽二年,改封壽春郡王,仍卻入閣。長安中,累轉左贊善大夫。加銀青光祿大夫。中宗即位,改封蔡王,遷宗正員外卿,加賜實封四百戶,通舊為七百戶。成器固辭不敢當大國,依舊為壽春郡王。

唐隆元年,進封宋王。其月,睿宗踐祚,拜左衛大將軍。時將建儲貳,以成器嫡長,而玄宗有討平韋氏之功,意久不定。成器辭曰:「儲副者,天下之公器,時平則先嫡長,國難則歸有功。若失其宜,海內失望,非社稷之福。臣今敢以死請。」累日涕泣固讓,言甚切至。時諸王、公卿亦言楚王有社稷大功,合居儲位。睿宗嘉成器之意,乃許之。玄宗又以成器嫡長,再抗表固讓,睿宗不許。乃下制曰:「左衛大將軍、宋王成器,朕之元子,當踐副君。以隆基有社稷大功,人神僉屬,由是朕前懇讓,言在必行。天下至公,誠不可奪。爰符立季之典,庶協從人之願。成器可雍州牧、揚州大都督、太子太師,別加實封二千戶。賜物五千段、細馬二十匹、奴婢十房、甲第一區、良田三十頃。」其年十一月拜尚書左仆射,尋遷司徒,其太師、都督並如故。明年,表讓司徒,拜太子賓客,兼揚州大都督如故。

時太平公主陰有異圖,姚元之、宋璟等請出成器及申王成義為刺史,以絶謀者之心。由是成器以司徒兼蒲州刺史。玄宗嘗制一大被長枕,將與成器等共申友悌之好,睿宗知而大悅,累加賞嘆。

先天元年八月,進封司空。及玄宗討平蕭至忠、岑羲等,成器又進位太尉,依舊兼揚州大都督,加實封一千戶。月餘,加授開府儀同三司,其太尉、揚州大都督並停。開元初,歷岐州刺史,開府如故。四年,避昭成皇后尊號,改名憲,封為寧王,實封累至五千五百戶。又歷澤、、涇等州刺史。

初,玄宗兄弟聖歷初出閤,列第于東都積善坊,五人分院同居,號「五王宅」。大足元年,從幸西京,賜宅于興慶坊,亦號「五王宅」。及先天之後,興慶是龍潛舊邸,因以為宮。憲于勝業東南角賜宅,申王捴、岐王范于安興坊東南賜宅,薛王業于勝業西北角賜宅,邸第相望,環于宮側。玄宗于興慶宮西南置樓,西面題曰花萼相輝之樓,南面題曰勤政務本之樓。玄宗時登樓,聞諸王音樂之聲,咸召登樓同榻宴謔,或便幸其第,賜金分帛,厚其歡賞。諸王每日于側門朝見,歸宅之後,即奏樂。縱飲,擊球鬥雞,或近郊從禽,或別墅追賞,不絶于歲月矣。游踐之所,中使相望,以為天子友悌,近古無比,故人無間然。

玄宗既篤于昆季,雖有讒言交構其間,而友愛如初。憲尤恭謹畏慎,未曾干議時政及與人交結,玄宗尤加信重之。嘗與憲及岐王范等書曰:「昔魏文帝詩云:『西山一何高,高處殊無極。上有兩仙童,不飲亦不食。賜我一丸藥,光耀有五色。服藥四五日,身輕生羽翼。』朕每思服藥而求羽翼,何如骨肉兄弟天生之羽翼乎!陳思有超代之才,堪佐經綸之務,絶其朝謁,卒令憂死。魏祚未終,遭司馬宣王之奪,豈神丸之效也!虞舜至聖,拾象傲之愆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此為帝王之軌則,于今數千歲,天下歸善焉。朕未嘗不廢寢忘食欽嘆者也,頃因餘暇,妙選仙經,得此神方,古老雲『服之必驗』。今分此藥,願與兄弟等同保長齡,永無限極。」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