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舊唐書 下 - 19 / 550
歷史類 / 劉昫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王道始至東都,俄有泄其謀者,洛州司馬崔日知捕獲其黨數十人。經聞重福至,王道等率眾隨重福逕取左右屯營兵作亂,將至天津橋,願從者已數百人,皆執持器仗,助其威勢。侍御史李邕先詣左掖門,令閉關拒守。又至右屯營號令云:「重福雖先帝之子,已得罪于先帝,今者無故入城,必是作亂。君等皆委質聖朝,宜盡誠節,立功立事,以取富貴。」有頃,重福果來奪右屯營,堅壁不動,營中矢射如雨。便趣大臣掖門,擬取留守,遇門閉,遂縱火以燒城門。左屯營兵又來逼之,重福度數窮,出自上東門而遁,匿于山谷間。明日,東都留守裴談等大出兵搜索,重福窘迫,自投漕河而死,磔屍三日,時年三十一。詔曰:「集州刺史譙王重福,幼則凶頑,長而險詖。幸托體于先聖,嘗通交于巨逆。子而不子,自絶于天。有國有家,莫容于代。往者頗不含忍,長令幽縶。自大行晏駕,韋氏臨朝,將肆屠滅,尤加防衛。洎天有成命,集於朕躬,永懷猶子之情,庶協先親之義。所以開置僚屬,任隆刺舉,冀其悛改,以怙恩榮。而詿誤有徒,狂狡未息。便即私出均州,詐乘驛騎,至于都下,遂逞其謀。先犯屯兵,次燒左掖,計窮力屈,投河而斃。雖人所共棄,邦有常刑,我非不慈,爾自招咎。且聞其故,有惻于懷。昔劉長既歿,楚英遂殞,以禮收葬,抑惟舊章,屈法申恩,宜仍舊寵。可以三品禮葬。」

節愍太子重俊,中宗第三子也。聖歷元年,封義興郡王。長安中,累授衛尉員外少卿。神龍初,封衛王,拜洛州牧,賜實封千戶,尋遷左衛大將軍,兼遙授揚州大都督。二年秋,立為皇太子。重俊性雖明果,未有賢師傅,舉事多不法。俄以秘書監楊璬、太常卿武崇訓併為太子賓客。璬等皆主婿年少,唯以蹴鞠猥戲取狎于重俊,竟無調護之意。左庶子姚珽數上疏諫諍,右庶子平貞慎又獻《孝經議》、《養德傳》以諷,重俊皆優納焉。

時武三思得幸中宮,深忌重俊。三思子崇訓尚安樂公主,常教公主凌忽重俊,以其非韋氏所生,常呼之為奴。或勸公主請廢重俊為王,自立為皇太女,重俊不勝忿恨。三年七月,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右羽林將軍李思沖、李承況、獨孤禕之、沙吒忠義等,矯制發左右羽林兵及千騎三百餘人,殺三思及崇訓于其第,並殺黨與十餘人。又令左金吾大將軍成王千里分兵守宮城諸門,自率兵趨肅章門,斬關而入,求韋庶人及安樂公主所在。又以昭容上官氏素與三思姦通,扣閤索之。韋庶人及公主遽擁帝馳赴玄武門樓,召左羽林將軍劉仁景等,令率留軍飛騎及百餘人于樓下列守。俄而多祚等兵至,欲突玄武門樓,宿衛者拒之;不得進。帝據檻呼多祚等所將千騎,謂曰:「汝並是我爪牙,何故作逆?若能歸順,斬多祚等,與汝富貴。」於是千騎王歡喜等倒戈,斬多祚及李承況、獨孤禕之、沙吒忠義等於樓下,餘黨遂潰散。重俊既敗,率其屬百餘騎趨肅章門,奔終南山。帝令長上果毅趙思慎率輕騎追之。重俊至雩縣西十餘里,騎不能屬,唯從奴數人。會日暮憩林下,為左右所殺。制今梟首于朝,又獻之於太廟,並以祭三思、崇訓屍柩。

睿宗即位,下制曰:「朕聞曾氏之孝也,慈親惑于疑聽;趙虜之族也,明主哀而望思。歷考前聞,率由舊典。重俊,大行之子,元良守器。往罹構間,困于讒嫉。莫顧鈇鉞,輕盜甲兵,有此誅夷,無不悲惋。今四凶咸服,十起何追,方申赤軍之冤,以紓黃泉之痛。可贈皇太子。」謚曰節愍,陪葬定陵。一子宗暉,開元初封湖陽郡王。初,重俊被害,宮府僚吏莫敢近者,永和丞甯嘉勖解衣裹重俊首號哭,時人義之。宗楚客聞而大怒,收付制獄,貶為平興丞,尋卒。睿宗踐祚,下制曰:「寧嘉勖能重名節,事高欒、向,幽涂已往,生氣凜然。靜言忠義,追存褒寵。可贈永和縣令。」宗暉,天寶中為衛尉員外卿。十一載,王鉷反,宗暉以賣宅與鉷,貶涪川郡長史,量移盧陽長史。至德元年,追赴行在所,授特進、鴻臚卿。宗暉無他才,以外族之親,受恩顧轉隆。太常員外卿卒。

殤皇帝重茂,中宗第四子也。聖歷三年,封北海王。神龍初,進封溫王,授右衛大將軍,兼遙領并州大都督,未出閤。景龍四年,中宗崩,韋庶人立重茂為帝,而自臨朝稱制。及韋氏敗,重茂遂遜位,讓叔父相王,退居別所。景雲二年,改封襄王,遷于集州,令中郎將率兵五百人守衛。開元二年,轉房州刺史。尋薨,時年十七,謚曰殤皇帝,葬于武功西原。

史臣曰:前代以嬖婦孽子破國亡家者多矣,然未如大帝、孝和之甚也。高宗八子,二王早世,為武后所斃者四人,章懷以母子之愛,穎悟之賢,猶不免于虎口。況燕、澤、素節異腹之胤乎!覆載胡心,產茲鴆毒,悲夫!孝和母囂,婦傲女暴,如置身群魅之中,安有保其終吉哉!天將滌蕩昏氛,非重茂所能枝也。

贊曰:父子天性,嬖能害正。宜臼、申生,翻為不令。唐年鈞德,章懷最仁。凶母畏明,取樂於身。

 列傳第三十七

○裴炎 劉禕之 魏玄同 李昭德

裴炎,絳州聞喜人也。少補弘文生,每遇休假,諸生多出遊,炎獨不廢業。歲余,有司將薦舉,辭以學未篤而止。在館垂十載,尤曉《春秋左氏傳》及《漢書》。擢明經第,尋為濮州司倉參軍。累歷兵部侍郎、中書門下平章事、侍中、中書令。

永淳元年,高宗幸東都,留太子哲守京師,命炎與劉仁軌、薛元超為輔。明年,高宗不豫,炎從太子赴東都侍疾。十一月,高宗疾篤,命太子監國,炎奉詔與黃門侍郎劉齊賢、中書侍郎郭正一併于東宮平章事。十二月丁巳,高宗崩,太子即位。未聽政,宰臣奏議,天后降令于門下施行。中宗既立,欲以後父韋玄貞為侍中,又欲與乳母子五品,炎固爭以為不可。中宗不悅,謂左右曰:「我讓國與玄貞豈不得,何為惜侍中耶?」炎懼,乃與則天定策廢立。炎與中書侍郎劉禕之、羽林將軍程務挺、張虔勖等勒兵入內,宣太后令,扶帝下殿。帝曰:「我有何罪?」太后報曰:「汝若將天下與韋玄貞,何得無罪!」乃廢中宗為盧陵王,立豫王旦為帝。炎以定策功,封河東縣侯。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