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舊唐書 下 - 18 / 550
歷史類 / 劉昫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時正議大夫明崇儼以符劾之術為則天所任使,密稱「英王狀類太宗」。又宮人潛議雲「賢是後姊韓國夫人所生」,賢亦自疑懼。則天又嘗為賢撰《少陽政范》及《孝子傳》以賜之,仍數作書以責讓賢,賢逾不自安。調露二年,崇儼為盜所殺,則天疑賢所為。俄使人發其陰謀事,詔令中書侍郎薛元超、黃門侍郎裴炎、御史大夫高智周與法官推鞫之,于東宮馬坊搜得皁甲數百領,乃廢賢為庶人,幽于別所。永淳二年,遷于巴州。文明元年,則天臨朝,令左金吾將軍丘神勣往巴州檢校賢宅,以備外虞。神勣遂閉于別室,逼令自殺,年三十二。則天舉哀于顯福門,貶神勣為疊州刺史,追封賢為雍王。神龍初,追贈司徒,仍遣使迎其喪柩,陪葬于乾陵。睿宗踐祚,又追贈皇太子,謚曰章懷。有三子:光順、守禮、守義。

光順,大授中封安樂郡王,尋被誅。

守義,文明年封犍為郡王。垂拱四年,徙封永安郡王,病卒。

守禮本名光仁,垂拱初改名守禮,授太子洗馬,封嗣雍王。時中宗遷于房陵,睿宗雖居帝位,絶人朝謁,諸武贊成革命之計,深嫉宗枝。守禮以父得罪,與睿宗諸子同處于宮中,凡十餘年不出庭院。至聖歷元年,睿宗自皇嗣封為相王,許出外邸。睿宗諸子五子皆封郡王,與守禮始居于外。神龍元年,中宗篡位,授守禮光祿卿同正員。神龍中,遺詔進封邠王,賜實封五百戶。景雲二年,帶光祿卿,兼幽州刺史,轉左金吾衛大將軍,遙領單于大都護。先天二年,遷司空。開元初,歷虢、隴、襄、晉、滑六州刺史,非奏事及大事,並上佐知州。時寧、申、岐、薛、邠同為刺史,皆擇首僚以持綱紀。源乾曜、袁嘉祚、潘好禮皆為邠府長史兼州佐,守禮唯弋獵、伎樂、飲謔而已。九年已後,諸王並征還京師。

守禮以外枝為王,才識猥下,尤不逮岐、薛。多寵嬖,不修風教,男女六十餘人,男無中才,女負貞稱,守禮居之自若,高歌擊鼓。常帶數千貫錢債,或有諫之者曰:「王年漸高,家累甚眾,須有愛惜。」守禮曰:「豈有天子兄沒人葬?」諸王因內宴言之,以為歡笑。時積陰累日,守禮白於諸王曰:「欲晴。」果晴。愆陽涉旬,守禮曰:「即雨。」果連澍。岐王等奏之,云:「邠哥有術。」守禮曰:「臣無術也。則天時以章懷遷謫,臣幽閉宮中十餘年,每歲被敕杖數頓,見瘢痕甚厚。欲雨,臣脊上即沉悶,欲晴,即輕健,臣以此知之,非有術也。」涕泗沾襟,玄宗亦憫然。二十九年薨,年七十餘,贈太尉。

子承宏,開元初封廣武郡王,歷秘書員外監,又為宗正卿同正員。廣德元年,吐蕃凌犯上都,乘輿幸陝。蕃、渾之眾入城,吐蕃宰相馬重英立承宏為帝,以于可封、霍環等為宰相,補署百餘人。旬餘日,賊退,郭子儀率眾入城,送承宏於行在,上不之責,止於虢州。尋死。承寧,天寶初,授率更令同正員,嗣邠王。承寀,至德二載,燉封為煌郡王,加開府儀同三司。與仆固懷恩使回紇和親,因納其女為妃,冊為毗伽公主。回紇著勛,承寀甚遇恩寵。乾元元年六月卒,贈司空。

唐法,嗣郡王但加四品階,親王子例著緋。開元中,張九齡為中書令,奏請寧、薛王男並賜紫,邠王三男衣紫,余二十人衣緋,官亦不越六局郎,王府掾屬仍員外置。十五載,扈從至巴蜀,依例著紫。

中宗四男:章庶人生懿德太子重潤,後宮生庶人重福、節愍太子重俊、殤帝重茂。

懿德太子重潤,中宗長子也。本名重照,以避則天諱,故改焉。開耀二年,中宗為皇太子,生重潤于東宮內殿,高宗甚悅。及月滿,大赦天下,改元為永淳。是歲,立為皇太孫,開府置官屬。及中宗遷于房州,其府坐廢。聖歷初,中宗為皇太子,封為邵王。大足元年,為人所構,與其妹永泰郡主、婿魏王武延基等竊議張易之兄弟何得恣入宮中,則天令杖殺,時年十九。重潤風神俊朗,早以孝友知名,既死非其罪,大為當時所悼惜。中宗即位,追贈皇太子,謚曰懿德,陪葬乾陵。仍為聘國子監丞裴粹亡女為冥婚,與之合葬。又贈永泰郡主為公主,令備禮改葬,仍號其墓為陵焉。

庶人重福,中宗第二子也。初封唐昌王,聖歷三年,徙封平恩王。長安四年,進封譙王,歷遷國子祭酒、左散騎常侍。神龍初,為韋庶人所譖,雲與張易之兄弟潛構成重潤之罪,由是左授濮州員外刺史,轉均州,司防守,不許視事。景龍三年,中宗親祀南郊,大赦天下,流人並放還。重福不得歸京師,尤深鬱怏,上表自陳曰:「臣聞功同賞異,則勞臣疑;罪均刑殊,則百姓惑。伏惟陛下德侔造化,明齊日月,恩及飛鳥,惠加走獸。近者焚柴展禮,郊祀上玄,萬物沾愷悌之仁,六合承曠蕩之澤。事無輕重,咸赦除之。蒼生並得赦除,赤子偏加擯棄,皇天平分之道;固此乎?天下之人,聞者為臣流涕。況陛下慈念,豈不愍臣恓惶?伏望舍臣罪愆,許臣朝謁。儻得一仰雲陛,再睹陛聖顏,雖沒九泉,實為萬足。重投荒徼,亦所甘心。」表奏不報。

及韋庶人臨朝,遽令左屯衛大將軍趙承恩以兵五百人就均州守衛重福。俄而韋氏伏誅,睿宗即位,又轉集州刺史。未及行,洛陽人張靈均進計于重福曰:「大王地居嫡長,自合繼為天子。相王雖有討平韋氏功,安可越次而居大位!昔漢誅諸呂,猶迎代王,今東都百官士庶,皆願王來。王若潛行直詣洛陽,亦是從天上落,遣人襲殺留守,即擁兵西據陝州,東下河北,此天下可圖也。」初,景龍三年,鄭愔自吏部侍郎出為江州司馬,便道詣重福陰相結托。至是又與靈均通傳動靜,亦密遣使勸重福構逆,預推尊重福為天子,溫王重茂為皇太弟,自署為左丞相。重福乃遣家臣王道先赴東都,潛募勇敢之士,重福遽自均州詐乘驛與靈均繼進。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