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舊唐書 下 - 8 / 550
歷史類 / 劉昫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程務挺,洺州平恩人也。父名振,大業末,仕竇建德為普樂令,甚有能名,諸賊不敢犯其境。尋棄建德歸國,高祖遙授永年令,仍令率兵經略河北。名振夜襲鄴縣,俘其男女千餘人以歸。去鄴八十里,閲婦人有乳汁者九十餘人,悉放遣之。鄴人感其仁恕,為之設齋,以報其恩。及建德敗,始之任。俄而劉黑闥陷洺州,名振復與刺史陳君賓自拔歸朝。母潘、妻李,在路為賊所掠,沒于黑闥。名振又從太宗討黑闥,時黑闥于冀、貝、滄、瀛等州水陸運糧,以拒官軍,名振率千餘人邀擊之,盡毀其舟車。黑闥聞之大怒,遂殺名振母、妻。及黑闥平,名振請手斬黑闥,以其首祭母。名振以功拜營州都督府長史,封東郡公,賜物二千段、黃金三百兩。累轉洺州刺史。太宗將征遼東,召名振問以經略之事,名振初對失旨;太宗動色詰之,名振酬對逾辯,太宗意解,謂左右曰:「房玄齡常在我前,每見別嗔餘人,猶顏色無主。名振生平不見我,向來責讓,而詞理縱橫,亦奇士也。」即日拜右驍衛將軍,授平壤道行軍總管。前後攻沙卑城,破獨山陣,皆以少擊眾,稱為名將。永徽六年,累除營州都督,兼東夷都護。又率兵破高麗于貴端水,焚其新城,殺獲甚眾。後歷晉、蒲二州刺史。龍朔二年卒,贈右衛大將軍,謚曰烈。

務挺少隨父征討,以勇力聞,遷右領軍衛中郎將。永隆中,突厥史伏念反叛,定襄道行軍總管李文暕、曹懷舜、竇義昭等相次戰敗。又詔禮部尚書裴行儉率兵討之,務挺為副將,仍檢校豐州都督。時伏念屯于金牙山,務挺與副總管唐玄表引兵先逼之。伏念懼不能支,遂間道降於行儉,許伏念以不死。中書令裴炎以伏念懼務挺等兵勢而降,非行儉之功,伏念遂伏誅。務挺以功遷右衛將軍,封平原郡公。永淳二年,綏州城平縣人白鐵余率部落稽之黨據縣城反,偽稱尊號,署百官,又進寇綏息,殺掠人吏,焚燒村落,詔務挺與夏州都督王方翼討之。務挺進攻其城,拔之,生擒白鐵余,盡平其餘黨。又以功拜左驍衛大將軍、檢校左羽林軍。嗣聖初,與右領軍大將軍、檢校右羽林軍張虔勖同受則天密旨,帥兵入殿庭,廢中宗為廬陵王,立豫王為皇帝。則天臨朝,累受賞賜,特拜其子齊之為尚乘奉禦。務挺泣請回授其弟,則天嘉之,下制褒美,乃拜其弟原州司馬務忠為太子洗馬。又明年,以務挺為左武衛大將軍、單于道安撫大使,督軍以禦突厥。務挺善於綏禦,威信大行,偏裨已下,無不儘力;突厥甚憚之,相率遁走,不敢近邊。及裴炎下獄,務挺密表申理之,由是忤旨。務挺素與唐之奇、杜求仁友善,或構言務挺與裴炎、徐敬業皆潛相應接。則天遣左鷹揚將軍裴紹業就軍斬之,籍沒其家。突厥聞務挺死,所在宴樂相慶,仍為務挺立祠,每出師攻戰,即祈禱焉。

貞觀、永徽間,軍將又有張士貴、趙道興,狀跡可錄。

張士貴者,虢州盧氏人也。本名忽峍,善騎射,膂力過人。大業末,聚眾為盜,攻剽城邑,遠近患之,號為「忽峍賊」。高祖降書招懷之,士貴以所統送款,拜右光祿大夫。累有戰功,賜爵新野縣公。從平東都,授虢州刺史。高祖謂之曰:「欲卿衣錦晝游耳。」尋入為右武候將軍。貞觀七年,破反獠而還,太宗勞之曰:「聞公親當矢石,為士卒先,雖古名將,何以加也!朕嘗聞以身報國者,不顧性命,但聞其語,未聞其實,于公見之矣。」後累遷左領軍大將軍,改封虢國公。顯慶初卒,贈荊州都督,陪葬昭陵。

趙道興者,甘州酒泉人。隋右武候大將軍才之子也。道興,貞觀初歷遷左武候中郎將,明閒宿衛,號為稱職。太宗嘗謂之曰:「卿父為隋武候將軍,甚有當官之譽。卿今克傳弓冶,可謂不墜家聲。」因授右武候將軍,賜爵天水縣子。其父時廨宇,仍舊不改,時人以為榮。道興嘗自指其事曰:「此是趙才將軍,還使趙才將軍兒坐。」為朝野所笑,傳為口實。儀鳳中,累遷左金吾衛大將軍。文明年,以老病致仕于家。子晈,亦為金吾將軍,凡三代執金吾,為時所稱。

史臣曰:孝恪機鈐果毅,協草昧之際;樹勛建策,有傑世之風。然而務奢為恆,既未盡善,舉眾失律,不其惑與!張公經略,有天然才度,務穡勸分,董和成績,惜哉中壽,其才未盡。刑國公神略翕張,雄謀戡定,輔平屯難,始終成業。疏封陟位,未暢茂典,蓋闕如也。仁貴驍悍壯勇,為一時之傑,至忠大略,勃然有立。噫,待封不協,以敗全略。孔子曰:「可與立,未可與權。」上加明命,竟致立功,知臣者君,信哉!務挺勇力驍果,固有父風,英概輔時,克繼洪烈。然而苟預廢立,竟陷讒構。古之言曰:「惡之來也,如火之燎于原,不可嚮邇。」其是之謂乎!士貴、道興,逢時立效,得盡義勇,以觀厥成;而繼父風概,三代執金,不亦美乎!

贊曰:五將雄雄,俱立邊功。張、蘇二族,功名始終。郭、薛、務挺,徼功奮命。垂則窮邊,兵無常勝。

 列傳第三十四

○劉仁軌 郝處俊 裴行儉 子光庭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