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安娜·卡列尼娜 下 - 23 / 244
世界名著類 / 托爾斯泰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離婚,照我國的法律,」他說,對於本國的法律微微露出不滿的意思,「像您知道的,只有在下面的情形之下方纔可能……等一等!」他向在門口伸進頭來的助手叫着,但他還是站起來,和他說了兩三句話,然後又坐下。「在下面的情形之下:夫婦雙方生理上有缺陷,離別五年不通音訊,」他說,彎曲起他的一個長滿汗毛的短手指,「通姦(他帶著顯然很滿足的神情說出這個字眼)。細分起來就是這樣:(他繼續彎曲着他的肥大的手指,雖然這三種情形及其細別很明顯不能歸在一類,)丈夫或是妻子生理上有缺陷,丈夫或是妻子與人通姦。」因為這時他的五個手指都彎曲起來,所以他把手指伸直,繼續說下去:「這是理論上的看法;但是我想,承您下問的,是實際上的應用。所以根據先例,我不能不奉告您在實際上離婚的事件都可以歸入下面的情形:據我猜想,總不會是生理上的缺陷,也不會是別後不通音訊吧?……」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肯定地點了點頭。

「歸入下面的情形:夫妻的一方與人通姦,罪證的發覺經雙方承認,或是未經承認而系偶然發覺。我們得承認後面的情形實際上是很少見的,」律師說,然後偷看了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一眼,他沉默了下來,就像一個手槍商人在細述了每件武器的功效之後,靜候顧客選擇一樣。但是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沒有說一句話,於是律師繼續說:「我想,最普通簡單而又合理的方法,是雙方承認通姦的事實。如果是對一個沒有教養的人談話,我是不會讓自己這樣說的,」律師說,「但是我想這一點您是瞭解的。」

但是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給搞得這樣心煩意亂,他沒有立刻明白雙方承認通姦的道理,他的眼睛露出疑惑不定的神色來;但是律師立即幫助了他。

「兩個人再也不能在一起生活下去——這是事實。假如雙方都同意這點,那麼,細節和形式就無關宏旨了。同時這是最簡單最可靠的方法。」

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現在完全瞭解了。但是他有宗教上的顧慮,使他無法採納這個方案。

「在我目前的情形中這是不可能的,」他說。「只有一個辦法行得通:就是,由我獲得的幾封信證實的偶然的罪證。」

一提起信,律師就抿緊嘴唇,發聲一聲尖細的、憐憫而又輕蔑的聲音。

「請考慮考慮吧,」他開始說,「這種事情,像您知道的,是由教會來解決的;神父們對於這種事情頂喜歡盤根究底,」他含着對神父的趣味深表同情的微笑說。「信自然可以作為部分證明;但是法律上的罪證卻必須是直接的,就是必須有人證才行。實在說,如果蒙您信託,就請您聽任我去選擇應當採用的手段吧。要得到結果,就要不擇手段。」

「假如是這樣……」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開口說,突然臉色變白了;但是正在這時,律師站了起來,又走到門口去和闖進來打斷他話頭的助手說話。

「告訴她我們這裡是不還價的!」他說著,就又回到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這裡來。

在他轉來的時候,又悄悄地捉到一隻飛蛾。「到夏天我就可以有好窗帷了!」他想著,皺着眉頭。

「那麼您剛纔說……」他說。

「我寫信把我的決定通知您,」阿列克謝·亞歷山德羅維奇說,立起身來,他扶住桌子。默默地站了一會之後,他說:「從您的話裡,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就是:離婚是辦得到的。我要求您也讓我知道您的條件。」

「那是可以辦到的,假如您讓我完全行動自由的話,」律師說,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我什麼時候可以得到您的通知呢?」他問,向門口走去,他的眼睛和漆皮長靴閃閃發光。

「一個星期之內。您是否願意承辦這件事,以及您的條件怎樣,也請您把您的意思通知我。」

「好極了。」

律師恭敬地鞠了一躬,把他的委託人送出了房間,於是,一個人留下,完全沉溺在快樂的心情中了。他感到這樣快活,使得他違反了常規,給那斤斤計較的老婦人打了個折扣,而且不再去捉飛蛾了,最後他下了決心,到冬天他一定要把全部傢具都蒙上天鵝絨,像西戈寧家裡一樣。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