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基督山恩仇下 - 10 / 336
世界名著類 / 大仲馬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珠寶商接過了那只戒指,從他的口袋裏摸出了一把鋼鉗和一個銅製的小天秤,把鑽石從托子裡拿出來,仔細地稱了稱。『我給你四萬五,』他說道,『半個銅板也不能再加了,而且,這顆鑽石也只值這些錢,我身上又剛巧只帶著那個數目。』『啊,那沒關係,』卡德魯斯回答說,『其餘那五千法郎我跟你回去拿好了。』『不,』珠寶商把鑽石和戒指還給了卡德魯斯,答道,『不,再多就不值了,我已經後悔給得太多了,因為這顆鑽石裡面有一條裂紋,我剛纔沒看出來。但是,我說出的話決不反悔,我可以出四萬五。』『至少,你得把鑽石裝回到戒指上面去呀。』卡爾貢特女人厲聲說道。『啊,是的。』珠寶商回答道,於是把鑽石重新鑲好了。『沒有關係,』卡德魯斯一邊說著,一邊把那盒子放回到了他的口袋裏,『你不買別人也會買的。』『是的,』珠寶商又說,『但別人是不會象我這樣好說話的,別人是不會相信這種故事的,象你這樣的人會有這樣的一顆鑽石是不大合情理的。他會去告你的。你就不得不再去找布沙尼神甫,而把價值兩千路易的鑽石送人的神甫是不多的。法院會把它拿去,而把你關到牢裡,過三四個月再放你出來,到那時這只戒指就會不見了,或是給你一粒價值三個法郎而不是四萬五千法郎的假鑽石,不錯,它也許值五萬五,但你必須承認,做這筆交易是冒着很大的風險的呀。』卡德羅斯和他的妻子焦急地互相對看了一眼。『不,』卡德魯斯說道,『我們不是有錢人,五千法郎的虧實在是吃不起。』『你隨便吧,親愛的先生,』珠寶商說道,『你看,我是帶著亮晶晶的錢來的。』說著他便從口袋裏摸出了一把金洋,故意把錢的光射到客棧老闆那一對看花了的眼睛裡,另外一隻手則拿着一疊鈔票。

“卡德魯斯的腦子裡顯然在激烈地鬥爭着,在他看來,他拿在手裡翻來覆去的這只鮫皮小盒子,其價值顯然是不足以和那吸引他目光的那一大筆錢相匹敵的。因此他轉過去低聲問他的妻子,『你覺得這事怎麼樣?』『賣給他吧,賣給他吧!』她說道。『假如他空手回布揆耳,他會去告我們的,而正如他所說的,誰知道我們這一輩子還能不能再見到那位布沙尼神甫呢?』『好吧,那麼,我同意了!』卡德羅斯說道,『你就出四萬五千法郎買下這顆鑽石吧。但我的太太要一條金項鏈,我也要一對銀紐扣。』珠寶商從他的口袋裏摸出了一隻扁扁的長盒子來,裡面裝着幾種他們所要的東西的樣品。『喏,』他說道,『我這個人做生意非常爽快,你們自己挑吧。』那女人挑選了一條約值五個路易的金項鏈,那做丈夫的則選了一對大概可值十五法郎的紐扣。『我希望你們現在不會再抱怨了吧?』珠寶商說道,『神甫告訴我它可是值五萬法郎的。』卡德魯斯自言自語地說道。『來,來,把它給我吧!你這個人真奇怪!』珠寶商說著,一邊從他的手裡把那鑽戒拿了過來。『我給了你四萬五千法郎,也就是說,每年可有兩千五百法郎的進帳,我倒很想發這樣的一筆財,而你還不滿足!』『那四萬五千法郎在哪兒呢?』卡德魯斯用一種嘶啞的聲音問道,『來,我們先來看看錢吧!』『錢在這兒。』珠寶商回答說,於是他在桌子上數出一萬五千法郎的金洋和三萬法郎的鈔票。『等我先把燈點起來,』卡康脫女人說道,『天黑下來了,說不定會數錯的。』“的確,在他們談話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還有那半個鐘頭以來一直氣勢洶洶表示快要降臨的暴風雨也和夜晚一起來了。遠處已隱約可聽到隆隆的雷聲,但那珠寶商,卡德魯斯,或是卡康脫女人似乎都沒有去注意它,他們都象是着了魔似的。當我看到這麼多金洋和這麼多鈔票時也覺得有點入迷了,真象是在做夢,象在做夢時常常發生的情形一樣,我覺得自己已被釘在了那個地方了。卡德魯斯把金洋和鈔票連數了兩遍。在這期間,那珠寶商在燈光下查看著那顆亮晶晶的鑽石,鑽石發出來的光使他沒去注意那暴風雨的先兆已反射到了窗戶上。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