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基督山恩仇下 - 9 / 336
世界名著類 / 大仲馬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我耐心地等候着,並不是想存心偷聽他們的談話,只是我沒什麼別的事可做,況且,這種事以前也是經常發生的。那個和卡德魯斯一起來的人顯然不是法國南部的本地人,他是個到布揆耳的集市上賣珠寶的商人,那次的集市要持續一個月,有很多從歐洲各地雲集而來的商人和顧客,一次集市,每個珠寶商人通常可以做成十萬到十五萬法郎的生意。卡德魯斯匆匆忙忙地進來,看到房間裡空空的,只有那只狗在那兒,就叫起他的老婆來。『喂,卡特娘們!』他說道,『那位可敬的神甫沒有騙我們,鑽石是真的。』於是便聽到了一聲歡呼,樓梯就在一種軟弱的腳步下格格地叫起來。『你說計麼?』他的老婆問道,臉色白得象死人一般。『我說那顆鑽石是真的,這位先生是巴黎的頭等珠寶商,他肯出五萬法郎買我們的鑽石。只是,為了想證實它真是屬於我們的,他希望你也象我那樣來講一遍,究竟那顆鑽石是怎樣不可思議地落到我們手裡的。現在請坐吧,先生,我去給你倒一杯酒來。』

「那珠寶商仔細地察看著客棧內部,看出對方顯然是窮人,而他們要賣給他的那顆鑽石,簡直象是從一位親王的珠寶箱裡弄來的似的,『講一下你們的故事吧,太太,』他說道,無疑是想利用那丈夫離開的機會,使後者無法影響他妻子的故事,看看兩篇話是否符合。『噢!』她答道,『這是天賜的禮物,我們做夢也想不到的!我的丈夫在一八一四或一八一五年的時候有一個好朋友,名叫愛德蒙·唐太斯,他是個水手。這個可憐的人,卡德魯斯已把他忘了,而他卻沒有忘記他,他臨死的時候,把這顆鑽石遺贈給了他。』『可他又是怎麼弄到的呢!』那珠寶商問道,難道『他在入獄以前就有那顆鑽石了嗎?』『不,先生,好象是他在牢裡認識了一個有錢的英國人。當那人在牢裡生病的時候,唐太斯象親兄弟般地照顧他,那英國人在被釋放的時候就把這顆鑽石送給了唐太斯,而唐太斯卻沒福氣,他死了,於是這顆鑽石就由他拜託一位好心腸的神甫轉贈給了我們,就在今天早晨才送到這兒來的。』『說得一樣!』珠寶商自言自語地說道,『這個故事最初似乎令人難以置信,但或許倒是真的。我們現在還沒有講定的只是價錢了。』『怎麼還沒有講定呢?』卡德魯斯說道。『我以為你已經同意我要的那個價錢了呢。』『我出的價錢,』珠寶商回答說,『是四萬法郎。』『四萬!』卡康脫女人大聲說道,『這個數目我們是不賣的。神甫告訴我們它值五萬,還不連那托子呢,』『那位神甫叫什麼名字?』那不怕麻煩的商人問道。『布沙尼神甫,』卡康脫女人說道。『他是個外國人嗎?』『意大利人,我想大概是從孟都亞附近來的。』『讓我再來看一下這顆鑽石,』珠寶商答道,『寶石的價值第一次看的時候常常會估錯的。』卡德魯斯從他的口袋裏摸出了一隻黑鮫皮的小盒子,打開盒子,把鑽石交給了珠寶商。一看到那顆象榛子般大的鑽石,卡康脫女人立刻顯露出貪婪的目光。」

「偷聽者,你對這個美麗的故事怎麼看?」基督山問道,「你信不信?」

「信的,大人。我並不把卡德魯斯看作是一個壞人,我以為他是不敢犯罪的,即使連偷東西的事也是不敢做的。」

「這只能證明你的心地善良,可不是證明你的閲歷深,貝爾圖喬先生。你認不認識他們所說的那個愛德蒙·唐太斯?」

「不,大人,我以前從沒聽人說起過他,後來也只聽人提起過一次,那還是我在尼姆監獄裡看到布沙尼神甫的時候他親自對我說的。」

「說下去吧。」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