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漫步遐想錄 - 37 / 57
外國散文類 / 盧梭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漫步遐想錄

第37頁 / 共57頁。

從這一切思考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我這個人從來就不適合生活在這個文明社會中,這裡到處都是束縛、義務、職責,而我的天性使我不能容忍為了跟別人生活在一起而必須忍受的束縛。只要我能自由行動,我就是好人,做的都是好事;然而一旦我感到受束縛,無論是必然性加之於我的束縛也好,別人加之於我的束縛也好,我就反抗,或者說得更正確些,我就發犟脾氣:這時,我就一無是處。當我必須做出違反我自己意志的事來的時候,那就不管怎樣,我是絶不會去做的;我甚至也不去照我自己的意志行事,因為我軟弱。我避免有所行動,因為我的軟弱就表現在行動方面;我的力量屬於負數消極方面,我的全部罪過都是由於我沒去做該做的事而引起的,很少是因為我做了什麼事才產生的。我從來就認為人的自由並不在於可以做他想做的事,而在於可以不做他不想做的事;這就是我一向要求也時常保有的那種自由,唯其如此,我在同代人的心目中成了最荒謬絶倫的人。他們忙忙碌碌,東奔西跑,野心勃勃,不願看到別人享有自由,而只要他們能為所欲為,或者能操縱別人的所作所為,他們連自己有沒有自由也不在乎了;他們一生所做的事也是他們自己反感的事,但為了能凌駕于別人之上,他們什麼卑鄙的事也都幹得出來。因此,他們的過錯並不在於把我當作無用的成員而把我排斥于社會之外,而在於把我當作有害的成員而擯棄于社會之外;我承認,我做過的好事很少,但是做壞事,我一生中還從沒有過這樣的意願,同時我還懷疑世上是否還有人干的壞事會比我還要少些。

漫步遐想錄漫步之七

對長期遐想的回顧還剛開始,我就感到它已經臨近尾聲了。另外一種消遣正在接替它,吸引我的全部精力,甚至占去我進行遐想的時間。我以近乎狂熱的興緻從事這種消遣,每當我思念及此的時候,都不免啞然失笑;然而我的興緻並未稍減,因為在我所處的景況中,除了無拘無束地聽從我的天性行事以外,再也沒有其他可以遵循的行動準則。對我自己的命運,我是無可奈何,只能順從我無邪的天性;別人對我的毀譽,我一概置之度外,最明智的辦法莫過于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無論在公共場合或隻身獨處時,做我樂於去做的事,全憑我的幻想去擺佈,僅僅受我尚存的一點微薄的力量的限制。我這就以乾草作為唯一的食糧,以植物學作為唯一的消遣了。我在已進入老年時,在瑞士從狄維爾諾瓦博士那裡學到了一點植物學的皮毛,後來在飄泊期間,採集了不少標本,對植物界積累了過得去的知識。現在我已年過六旬,又住在巴黎,要大規模地採集標本,體力已經不支,而且我正為了無需從事其他工作而忙於抄寫樂譜,採集標本這種消遣也已沒有必要,早就放棄了;我把採集到的標本都賣掉了,圖書也已全部脫手,僅在散步之際以不時觀察巴黎近郊常見的植物為滿足。在這期間,我所掌握的那點知識几乎全都從腦海裡消失了,比記住這些知識要快得多。

現在我已六十有五,原有的一點記憶力和跋山涉水的氣力都已蕩然無存,既無嚮導也無圖書,既無花園也無標本集,而我卻忽然重新產生了這種狂熱,比第一次時還要強烈;我立下雄心壯志,要把穆雷的《植物界》穆雷是瑞典博物學家,是林內的著作《自然分類法》一書的出版人,併為該書用拉丁文寫了以《植物界》為題的引言。從頭背到底,要把世上所有的植物統統認全。植物學圖書已沒有條件再買,我就把借來的書抄將起來,同時決心採集比上次還要豐富的標本,要把大海和阿爾卑斯山之間所有的植物,印度所有的樹木都採集到手,先從不費錢的海絲、細葉芹、琉璃苣、千里光開始;每次碰上一種從沒見過的草,我都不免興高采烈地發出一聲讚歎:「又多了一樣植物!」

我不想為我這種異想天開辯解,反正我覺得這合情合理,因為我深信,處於我這樣的境遇,從事我感到樂在其中的消遣確係大大的明智之舉,甚至是種大大的美德:這是不讓任何報復或仇恨的種子在我心中萌發的一種辦法;而像我這樣的苦命,要對任何消遣產生愛好,確實需要心中沒有半點怒氣才行。這也是我向迫害我的人進行報復的一種辦法:我唯有不顧他們的迫害而自得其樂,才能給他們最嚴厲的懲罰。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