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 - 8 / 64
人格修煉類 / 賈伯斯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在芒廷維尤一個名叫海爾蒂克的商店裡,堆放著很多廢棄不用的電子元器件,亂七八糟,到處都是。因為在美國矽谷,可以以任何藉口把電子元器件扔掉,比如,顏料塗得不好,出錯率太高,設計出了新的元器件。這些被扔掉的元器件往往是非常好的電子元器件,而它們時常可以在海爾蒂克商店裡找到,另外,在其他的設計室和學生作科學實驗的學校裡也能找到一些元器件。史蒂夫在上中學時,在周末總是想辦法到這些地方來做工。

當費爾南德斯給史蒂夫詳細展示他和沃茲設計的計算機時,史蒂夫已在周末到海爾蒂克商店打工了,在那裡,他對電子元器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且對於這些元器件的價格也非常熟悉,多年都不會忘懷。費爾南德斯和沃茲的設計使他非常感興趣,他以後就經常待在費爾南德斯家的車庫裡,他和沃茲之間的友誼也就這樣建立起來了。

他們之間的友誼形成的部分原因還是兩人都喜歡搞惡作劇。史蒂夫對於成為一個叛逆者有着強烈的願望,可他卻不願意付諸實際行動,沃茲則不同,他能夠把想法付諸實踐。史蒂夫和大名鼎鼎的惡作劇高手沃茲之間的這種友誼使他在同伴中贏得了威望。

16歲時,史蒂夫的頭髮就和他的兩肩齊平了,在學校裡,他的外表也變得越來越與眾不同。在行為上,他與那些機靈的嬉皮士們已相差無幾了,這些嬉皮士甚至找到了如何破解電話電報公司長途電話系統的竅門,他們模擬盜用的電話線路,採用電話公司的信號撥打長途電話,就這樣,他們掌握了「免費」打長途電話的技術。

這些嬉皮士中有一個聲名遠揚的高手,他就是約翰‧德拉浦,是IT歷史上的十大超級老牌黑客之一,綽號叫「嘎吱船長」。他發現「嘎吱嘎吱船長」牌的麥片盒裡作為獎品的哨子能夠產生2 600赫茲的音調,可以用這個哨子對著電話話筒吹聲,讓電話系統開啟一個電話呼出的「藍匣子」,以此侵入電話線路系統,用戶就可以免費打長途電話了。史蒂夫想和他見面,見識一下他的本領,於是就跟着他。最終「嘎吱船長」答應了史蒂夫和沃茲的請求,他帶著史蒂夫和沃茲這兩個新手,成功地盜用了電話線路,那天晚上,他們向世界各地撥通了長途電話!史蒂夫和沃茲還決定自己設計盜打長途電話的電子裝置來達到同樣的效果。

盜打長途電話的方法就是運用一個稱為「藍匣子」的自製裝置。沃茲在斯坦福直線加速器中心的圖書館裡作了幾次實驗性研究,當然有幾次也失敗了。他提出了一個設計方案,根據這個方案設計的「藍匣子」要比其他盜打電話高手所用的「藍匣子」好得多。其中最大的優點就是,它不需要開關,只要是有人撥打長途電話時,這個裝置就會被自動激活。這一技術上的革新讓沃茲風光了好多年。

「我們簡直入迷了,」史蒂夫說,「真是難以想象,僅僅是製作了這麼簡單的一個小匣子就能把電話打到世界各地。」當然,沒有任何一個電話盜打者認為撥打這種免費電話是一種偷盜行為,實際上,唯一受損的是電話公司,而電話公司的損失在他們這些人看來是無所謂的。還有什麼能比這樣做更讓人感覺榮耀呢?

在史蒂夫和沃茲把盜打電話的裝置給他們的朋友看時,朋友們的興趣也被激發起來。很多人都想要這麼一隻「藍匣子」,他們成了地地道道的盜打電話者了。為此,他們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

史蒂夫靠着從他父親那裡學到的說服人的本領說服了沃茲,要把他們的「藍匣子」賣掉。史蒂夫憑藉他購買電子元器件時討價還價的本領,把第一批「藍匣子」的現款價格提高到每隻40美元。沃茲隨後進入了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就讀,他在自己的宿舍裡裝配「藍匣子」,史蒂夫在自己學校裡銷售這些裝置。在那時,每個「藍匣子」他們收取150美元,但也允諾如果出了任何問題可以免費維修。後來由於這種裝置非常走俏,他們就把價格提高到300美元,當然是賣給那些能負擔得起的顧客,學生們還是按照原來的價格購買。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