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 - 7 / 64
人格修煉類 / 賈伯斯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沃茲可能具有實際的操作技術,但史蒂夫‧喬布斯卻有一往無前的勇氣。當他鎖定目標時,任何事情都無法阻擋他。這麼多年來,史蒂夫身上一直沒有改變的就是他那狂放不覊的個性、富有進取心的精神和強烈的個人願望,他希望通過自己的艱苦拚搏,能成為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和決策者。在他家搬到洛斯阿爾托斯後,史蒂夫開始了設計頻率計數器的工作,這個裝置用以跟蹤電路中的固定電子頻率。當他發現還需要其他元器件時,他就抓起電話,撥通了惠普公司的創辦人兼總裁比爾‧休利特(Bill Hewlett)的電話。「我只是在帕洛阿爾托的黃頁上看到了他的名字。」史蒂夫解釋道,「他接了電話——的確是個好人。他根本不認識我,但和我聊了差不多有20分鐘,而且最後還答應給我一些元器件。另外,他還讓我夏天去惠普工作,在裝配線上裝配頻率計數器……哦,『裝配』這個詞太大了,我只是負責擰個螺絲帽。這也無關緊要,能叫我去工作,我就高興壞了。」

但隨着史蒂夫的漸漸成熟,他開始意識到他的生活中除了電子學或許還應該有些其他的東西。「記得第一天在惠普公司裝配線上工作回來,」他深情地回憶道,「我就眉飛色舞地把我在惠普公司的快樂和幸福告訴我的學校監管,一個叫克利斯的傢伙,還告訴他在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就是電子學。我還問他最喜歡的事情是什麼,他看了我一眼,說道:『性愛!』那一年夏天我瞭解到其他很多東西。」

在中學二三年級的時候,史蒂夫第一次接觸到了大麻。同時,他也開始對一些文學作品產生濃厚的興趣。「我第一次這麼冷靜,因為我認識了莎士比亞、狄蘭‧托馬斯等古典作家。我讀了梅爾維爾的作品《白鯨》,三年級時,我還上了文學創作課。」他說。

史蒂夫就這樣一如既往地追求着自己的理想。當時美國社會的思想觀念,已從20世紀60年代的統一、順從,轉變成了70年代的個人主義思潮。史蒂夫很快地就吸收了這種反文化傳統的價值觀,他對個人主義非常嚮往,拒絶受各種規則的約束或脅迫,甚至沉迷于迷幻般的自由世界。史蒂夫努力地實現着自己的價值觀,但他並沒有那種玩世不恭的嬉皮士特徵。

霍姆斯特德中學雖然是一所很不起眼的學校,但由於它在戰後的迅速發展,它在這個地方也小有名氣。這所學校的旁邊有兩條高速公路,學校很有校園氣息,另外它還是加利福尼亞州的一所特色學校。在19689月,學校開學的時候,史蒂夫‧喬布斯和比爾‧費爾南德斯就成了這所學校的高中一年級新生。

這一對好朋友在庫比提諾中學上學時就對電子技術有着共同的愛好,但他們都感到在霍姆斯特德中學上學有一個很大的缺憾,因為他們體驗不到那種在家時的科學研究氛圍了。學校安排了電子學方面的課程—約翰‧麥科勒姆老師教的電子模擬線路,兩人都決定學習這門課程。

就這樣,他們倆成了學校的「電子迷」。這個名稱是矽谷中學給他們的電子興趣小組成員起的綽號,這個名字是很有學問的。因為這個名字是和對電子學的痴迷聯繫在一起的,從而避免了其他同學把他們看做「書獃子」。要知道,在矽谷,熱衷于電子學是很「酷」的。

早在他們進入霍姆斯特德中學前4年,沃茲就在這所學校科學系的嚴格管理和強化訓練下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他在電子學班裡屢屢獲獎,並成為了數學電子學興趣小組的組長,在科學項目比賽中他也得了獎,另外,他還負責設計了難以計數的電子線路圖。而對史蒂夫來說,這些東西激不起他的熱情,在這所學校學習的幾年時間裡,他對科學興趣不大,而對其他東西很感興趣。

在高中二年級結束的時候,14歲的史蒂夫開始了新的努力方向。這時,他好像對電子學失去了興趣,因為他在芒廷維尤海豚游泳俱樂部參加的游泳訓練占去了他很多時間,他還參加了水球訓練。但他在這方面的興趣非常短暫。他發現自己並不適合在這方面發展,因為「我不是做運動員的料」。一直在尋找能使他感興趣、能讓他全身心投入的事情。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