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 - 5 / 64
人格修煉類 / 賈伯斯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1967年,喬布斯一家搬到加利福尼亞州的洛斯阿爾托斯,在這個地方,他們忽然發現在曼哈頓計劃(Manhattan Project)實施以來,這裡竟然聚集着如此多的科技工作人員。不少電子工程師和他們的家人都住在洛斯阿爾托斯及其周圍的庫比提諾和桑尼維爾。在那時,洛克希德作為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一個主要的合作城市已經在崛起,並且成立了大批的電子公司,這主要是為了實現美國的宇宙飛船登月計劃。電子公司需要生產、應用小型電子元器件,然而在當時的美國,對這類小型電子元器件的發明與生產完全是從零開始的。從發展歷程上說,電子元器件的小型化首先得益於晶體管的發明,然後才是整合電路的發明。在這裡,史蒂夫隨時都能向學識淵博的科技人員請教各種問題,到處也都有一兩隻箱子裡裝着廢棄不用的電子元器件,史蒂夫在放學後就可以把這些元器件拆開來看個究竟。他認為,這裡和雜亂不堪的芒廷維尤相比簡直就是天堂!

史蒂夫上了庫比提諾中學,在那裡,史蒂夫結識了比爾‧費爾南德斯—一位律師的兒子。他們倆都不適合做運動員,因為他們都身材矮小、體型瘦弱,動作的協調能力也不好,但他們個性強烈而鮮明,都被同學視為不易接近之人。而對於他們兩個「局外人」來說,電子元器件是最好的玩伴。他們沒有一般青少年可能碰到的難題,比如同學的排斥、體育活動的劇烈、男女生之間的矛盾衝突等等,因為他們可以在學校附近孤零零的生產車間裡找尋到自己的快樂,躲在裏邊一玩兒就是好幾個小時。他們可能已被同學們看做是「古怪」之人,但在那時,費爾南德斯和史蒂夫已在工程師和科學家的包圍中感受到了濃濃的科學技術氛圍。

「我對史蒂夫‧喬布斯印象非常深刻。」布魯斯‧考特爾回憶道,他是史蒂夫在庫比提諾初中和霍姆斯特德高中的同學,兩人同窗6年。考特爾在高中時就被認為是「最有希望成功的學生」,而他現在也正實現着他的夢想—成為矽谷一家最成功的高級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我們一般人都習慣于穩穩當當地處理自己的事情,但史蒂夫不一樣,他緊趕時間,往往用別人一半的工夫就能把整件事做得非常漂亮。」

住在費爾南德斯家街對面的是沃茲尼亞克一家。傑裡‧沃茲尼亞克是一家之主,他是洛克西德的一名工程師,由於費爾南德斯的父母對電子學一竅不通,傑裡就成了費爾南德斯在這方面的指導專家。傑裡的兒子史蒂夫‧沃茲尼亞克也對電子學感興趣,雖然他比費爾南德斯大5歲,但有時他也會參與到費爾南德斯的科學小遊戲裡來。
年,史蒂夫‧喬布斯進入霍姆斯特德高中學習,此時,史蒂夫‧沃茲尼亞克正是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的一年級新生,他也想著能在學校做出點驚人之舉。經過反覆嘗試,這位大膽的計算機高手竟然對學校的管理部門搞起了惡作劇。在學校播出一段關於美國大選的懷舊音樂後,計算機裡突然一遍又一遍地傳出了相當不敬的聲音。很顯然這是沃茲尼亞克使出的最讓人吃驚的一著兒,如果讓校方知道了是誰幹的,這個人只能在學校裡低調地再待上一年。沒辦法,沃茲尼亞克就這樣離開了學校,他知道自己不會回來了。

雖然沃茲尼亞克在學校研究電腦或許能弄出點什麼名堂,但他媽媽卻認為他是塊「獃木頭」。因為他對女同學從來都不注意,只會挑戰自己。

「沃茲」,他上小學時就有人這樣叫他了,雖然在某些情況下會由着自己的性子來,但總的來說他還是一個很順從的年輕人。對於他感興趣的事情,他的注意力就會高度集中,有時會非常聚精會神,以至於他媽媽要想讓他注意一下別的事情,就得用一支鉛筆戳一下他的腦袋。除了電子學以及與電子學相關的基礎科學和數學外,很少有東西能引起沃茲的興趣。他可以夜以繼日地為一些小電器設計電路板,但對於一些他不感興趣的科目,比如文學和社會學,他連最簡單的家庭作業都懶得做。自古以來,大凡天才人物都有這樣的品性:在一個領域是如此輝煌,而對其他方面則不屑一顧。在他高中結束的時候,他的英語和歷史基本都不及格了。

儘管沃茲學業不怎麼樣,也愛搞點惡作劇,但他很快成為庫比提諾及其周邊最優秀的技術員,也是比爾‧費爾南德斯這些小伙伴們崇拜的偶像。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